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25th Oct 2003, 17:51 | 人物訪問(作品)
錢耀昌二十多年沒開飛機、很多年不在香港。今年初他在港偶爾看見雜誌訪問飛行總會,心血來潮寫電郵給素不相識的會長,對方馬上回覆:「錢氐兄弟!你們終於回來了!」
飛行總會總部擠得滿滿的,人們爭相來握手:「我當年學開飛機,就因為你!」錢耀昌也很激動,然後他看到窗外的啟德機場──眼淚直直流下。
「啟德居然淪為停車場……香港的飛行事業落到如斯田地……」眼前的他突然語塞,就在訪問中途哭紅了眼。

 

錢耀昌六月見過飛行總會的人,隨即發起「救救啟德」運動,製作網頁、致函港府。人人潑冷水,說這樣的政府不會聽意見,他還是滿腔熱誠給特首董建華寫信,長長七頁紙。不久,收到特首秘書的客套的覆文:「謝謝你的信……我們收到了……有關部門會考慮……」他氣得再寫信給特首:「你應該是救香港和啟德的白武士,怎麼只找你助手的助手的助手回覆?」神舟五號升空,他又再致函,促請保留啟德機場鼓勵航天文化,認真鍥而不捨。

啟德長大的男孩
啟德機場一直是錢耀昌的夢幻國度。
他小學、中學,每天上學下課都坐巴士經過啟德機場,看盡飛機升升降降。十六歲那年突然看見機場掛出一塊牌:「Learn to FLY」,他急急跳下車,跑進飛行總會剛巧遇上會長xx。對方即興地讓這少年人坐上小型飛機,錢耀昌不知就裏還坐進駕駛員的位置。鐵鳥起飛,越過維港、淺水灣、赤柱,xx問:「靚唔靚?」「靚!」錢耀昌興奮大叫。
飛機下降時,xx詐作放手:「你自己來下降吧!」錢耀昌嚇一跳,雖然看到會長其實暗暗拉把手,感覺仍然非常刺激。「好不好玩?」「好玩!」「那你去找經理辦手續吧!」錢耀昌從此開始了下課去車房兼職、上學前學開飛機的日子,十七歲他還不足年齡考車牌,已領到了飛機牌。
錢家不過尋常家庭,七子一女擠在一屋,後來男孩們夾份開車房,生意不俗。錢耀昌排第六,衝上雲霄後乎所有兄弟都隨之迷,老大、老二、老四、老七都先後拿到飛機牌,老二尤其喜歡花式飛行,於是幾兄弟湊了三千五百英鎊,往英國購買可玩花式的「小獵犬」飛機。廿二歲的錢耀昌和哥哥駕當時紀錄中最小的飛機,從英國飛越十四個國家返到啟德機場,真是一時創舉。

中國人當不上飛機師
三十多年前的冒險事蹟仍為飛行界津津樂道,錢耀昌淡然回應:「大概是代表中國人,做了一些吐氣揚眉的事吧。」
那個年代,當上職業飛機司的都是外國人,錢耀昌試過申請輔助空軍,一起學開飛機的外藉少年都入選,獨他沒回音。他也沒想過去爭取:「飛機場上,中國人總是做抹油、維修的工作,我才不要做苦力!」
錢耀昌意外替朋友代課,因緣際會畢業後到了聾啞兒童學校任教,其後自費往澳洲進修聽覺學,他曾到過傷殘志願機構工作,亦在教育學院任教十年,專門培養聾啞學校的老師。八十年代他移民澳洲,開始向中國大陸推薦「電子耳蝸」,聾子裝了便可聽見,幾年來坐民航機走遍內地,開飛機的嗜好反丟下了。
九九年因希望孩子多學點中文,他回流香港。但見民用飛行空間越縮越窄,赤角機場不容私人小型飛機升降,仍在啟德機場的飛行總會,只可停泊直昇機,小型飛機僅僅在解放軍開恩下,瑟縮在石崗軍用機場──他心如刀割:「我離開這麼年,為移民、為搵食,現在是時候為香港飛行文化出點力。」

形容徐嘉慎「古怪」
發展民用航空,機場需要維修人員增加就職位;培養更多飛行愛好者,航空公司便不必斥巨資派不懂飛行的人員往澳紐受訓;啟德機場之升降艱難世界聞名,有歷史價值保留下來;年青人接受飛行訓練,可增添國防能力;大陸亦開放私人飛機管制,香怎地走回頭路?……動之以情、說之以利,錢耀昌口中民用航空樣樣好,唯恨特區政府沒遠見。
他曾經很想和反對維港填海的徐嘉慎合作,希望保留機場跑道不填海,但主動傳了幾次電郵,對方完全沒回覆,托中間人遊說,徐嘉一聽便答:飛機有噪音!收線。「徐嘉慎很奇怪,只看中環灣仔那片填海,東南九龍更大型的填海計劃,理也不理。」
錢耀昌堅聲小型民機沒噪音:「我是聽覺師,最有資格說:小型飛機起飛的噪音不過八十分貝,而且每升高一呎便可減五分貝,市民根本不會聽到噪音!而且飛機師也不會在民居上加油,我覺得駕飛機的,個個都是俠士,有良心的!」
何等耳熟,徐嘉慎也曾說過:「律師不會講大話」。

box:英港飛行歷險記
「我最美好的一次飛行,是一九七一年越過菲律賓上空,海底全是不同顏色的珊瑚礁,飛機的影子還有一圈彩虹!」
那年,錢耀昌和比他大十二歲的哥哥錢耀宗開一架小獵犬型(Beagle Pup B-121)飛機英國飛到香港。那飛機不過一百馬力,單引擎,二十四加侖油箱,機上無線,只有五、六十哩傳播距離,要飛越一三千八百四十五哩,簡直是開舢皮橫越大平洋,更何況旅途要經過大海和沙漠,途中十四個國家:中東有動亂、印度和巴基斯坦開戰……所有人都覺得這兩兄弟瘋了。
錢耀昌卻嫌香港悶人:「大陸、台灣都不許飛,來來去去都是在香港,我們不知多響往這次越野飛行,只要計劃周詳,其實也不是這樣危險。」
由七一年十二月九日至翌年一月八日,這三十天是意想不到的旅程,不斷遇上阻滯、不時緊急降落,但更令人意外,是各地人們的情誼。因天氣影響迫非法降落尼斯機場,那機場主任由神色嚴峻到語調漸漸柔和:「我年輕時,也曾想駕飛機到遠東。」橫越沙漠,人們好奇圍觀,甚至有人義務幫助改裝小飛機;經過印巴戰地,險象棋生,多番遭拘留;待到東南亞,兩兄弟歸家越近越擔心出錯,當地傳媒卻不斷加油……原先不過兩個小伙子不識天高地厚的探險,最後觸動了無數心靈對飛行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