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30th Sep 2004, 14:44 | 外地採訪(作品)
浸過黑泥皮膚靚靚,人靚靚,我興致勃勃來到羅馬尼亞的黑海,一心享受聞名已久的黑泥浴,誰知眼前竟是一個個脫得精光的「黑人」,定格般站在水邊曬太陽!
,黑泥浴不是浸的?
男男女女拿起大團黑泥,努力擦遍全身,單單露出一雙眼睛,似足蝙蝠俠!為曬乾黑泥,又擺出各種各樣的古怪動作,我拼命忍笑,臉都漲紅了,可是當看到一個伯伯蹲在地上揚起臀部,專心地曬屁股,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黑海向來是前蘇聯高官度假的地方,戈爾巴喬夫般的權貴也曾這樣嗎?

汽車停在黑海Eforie Nord一排荒置的廢屋前,我們懷疑地望司機。
對方肯定地點頭:「黑泥浴就在這裡。那是以前總統壽西思古專用的度假屋,非常豪華,我們要坐火車經過才能偷偷望!」
大屋塗上嬌艷的粉紅色,現在老舊斑駁滿是破洞,益發顯得潦倒。由屋前的野草堆到岸邊,不少人在曬太陽,角落一個破洞,陸陸續續有人小心地捧各種瓶瓶罐罐,裝快要滿瀉的黑泥走出來。猶疑地走進破洞,原來隔壁開了一間黑泥浴場,還分開男女專用區,一家大小有男有女,或是想省錢的,便來買黑泥在荒地曬。
我決定鑽進浴場的女賓部。

大群女人,舒服地裸身體。雖然大多上了年紀,身形富泰,但所有人都非常自在,我放膽脫下衣服。
黑海Eforie Nord旁的鹹水湖Techirghiol,鹽量比一般大海還高四倍,湖底積聚千年的黑泥,含有豐富礦物質和腐殖質,對骨骼及皮膚的疾病有特別醫治功能,當地人揚言是歐洲最具療效的泥土。
黑泥浴有條有序:首先曬半小時太陽,全身上下塗遍黑泥,完全乾透後在鹹水湖中浸泡二十分鐘,所有黑泥都洗掉後,再曬二十分鐘太陽,身體乾後兩小時始可淋浴。浴場準備了大桶黑泥任用,我抓起一大把,閉眼塗上身。
黑泥涼涼的,帶點皮蛋的味道,曾經聽說黑海泥巴滿是小蟲,還好現場沒發現。我抹遍全身,看些邊的太太連頭髮也不放過,不執輸也抓一把抹上頭頂。照照鏡子,整個人黑亮亮的竟漏了兩隻耳朵!想起日本的鬼故事,說一個禪師全身畫滿符咒,就是忘了耳朵,結果雙耳硬生生給小鬼拉下,趕緊補上黑泥。
曬乾黑泥,要等好久,好久!
不能坐又不能躺,我一時做運動,一時隨浴場播放的音樂跳舞,別的女人也笑跟我一起跳,然而泥巴仍然沒乾透,腋下、大腿內側……很多地方都不易曬到,我開始明白那位伯伯怎會蹲起曬屁股。
大半小時過去,馬馬虎虎算乾了,興沖沖走進湖裡,呀,冰水一樣冷!黑泥乾後不易洗掉,此刻的我,非常非常後悔把泥巴抹上頭髮,湖水又極鹹,一碰到眼睛,痛得睜不開。
一輪手忙腳亂,累得攤在湖邊的沙地上,但看見渾身皮膚光亮亮,滑溜溜的,我又得意起來,這種黑泥是沒有製成泡浴包裝出售的,總算不枉此行!
Eforie Nord附近也有大酒店,接駁了Techirghiol湖水,提供黑泥按摩等美容及健康治療。試過黑泥按摩,感覺和採用香薰油的分別不大,在私人浴缸內泡完黑泥,對皮膚也有幫助,卻沒露天浴場有趣。黑泥浴竟令我喜歡上和眾人一起赤身露體的感覺,不管肥瘦身形好醜,都能袒蕩蕩地面對,真是久違了的自在。


黑海面積達42.4萬平方米,通過伊斯坦堡海峽與地中海相連,但對於沿岸整個前「蘇聯帝國」如烏克蘭、喬治亞、亞美尼亞、保加利亞等,地理知識大可擱一旁,「黑海」就等於「度假」!
羅馬尼亞境內的黑海度假區,除了有黑泥浴的Eforie Nord,最受歡迎便是以海灘和遊樂場取勝的Mamaia。
這裡乍看有點土氣,老舊的遊樂場、廉價的手信檔,但熙來攘往人人一臉興奮,空氣中洋溢一片熱鬧,反而有種樸實的喜悅。小食店烤肉香氣四溢,小孩嚷買棉花糖,男孩努力轉幸福輪,要為女孩贏一個洋娃娃,海邊還可坐鴨鴨船呢!逛逛,想起小時的荔園,那份快樂是迪士尼樂園給不了的。
八十年代共產黨統治時期,羅馬尼亞人最威風便是花兩個月薪金去莫斯科旅行,到黑海則用不一個月薪金,可是如今經濟嚴重衰退,半數國民已三年沒度假,連去黑海旅行也要用上三個月薪金!有錢人紛紛出國歐遊,來黑海的,大多辛辛苦苦儲錢,才能帶孩子來玩一趟,難怪大人小孩無不「落力地」盡興。


歐洲最「青春」的地方,就在這裡——羅馬尼亞黑海北部的多瑙河三角洲(Danube Delta),是歐洲最新沖積而成的一片大陸,五萬公頃的濕地又是水又是土,每天都變樣,暫時只有百分之五的土地穩定成形。
深入濕地,河道縱橫,一時駛進大樹夾道的河溪,一時臨到無邊無際的大湖,若不是船家Ionut自小在這帶長大,根本認不得路。電動小船一駛過,大片荷花隨之盪漾,成群白鷺亦受驚飛起,我迎清風,坐在船頭欣賞這自然美景,三角洲的鳥類超過三百種,昆蟲魚類更不計其數。
Ionut閒閒地駛小船,瞧見樹上果子熟了,駛近岸邊摘下來,那水果又酸又澀,我咬了一口連忙吐出,連是蘋果還是李子也搞不清,他卻開懷大嚼,忽爾又摘下一支荷花,巧手造成一條花環!正規的生態導遊可能會大皺眉頭,但對水上人,濕地就是生活,我戴花環不禁想:終有一天這片三角洲都會化成陸地,貪婪地把眼前風光印在載。

羅馬尼亞其實亦處於劇變中。一九八九年革命爆發,總統壽西思古被槍斃,死況全球電視觀眾都看到,十五年過去,國家仍未選出真正服眾的領袖,蹣跚走來,二○○七年能否如願加入歐盟仍是未知數。
我們最後一站來到首都布加勒斯特,這裡在十九世紀刻意模仿法國,連凱旋門也建了七座,還有十四個人工湖,壽西思古當年興建的全球第二大建築更是大得嚇人!然而這城的志向比品味高出太多,淪落後更是大而無當。
壽西思古的建築變為國會大樓,三千多個房間至今還用不完,前排一列長長的噴水池並沒開動,乾透的雕花噴泉益發殘舊。
突然覺得整個國家發展停頓,不就像曬黑泥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