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21st Jul 2001, 13:27 | 書稿節錄
(四十三)
小剛初說要去劍川,原因是「金庸也到過劍川,你們雜誌不是由他創辦的嗎?」我們沒反應,他繼續說:「劍川石寶山有個石窟,跟敦煌一樣有名!有一條村更是完完整整保留了白族建築群,你得知道白族是全中國最會蓋房子的,北京的故宮、西藏的布達拉宮,都請了白族的工匠!」我們開始心動,結果一到了劍川,都不捨得走了,硬是留多一天。

從麗江到劍川只需一個半小時車程,若介紹劍川如昔日的麗江,劍川會叫屈的!麗江不過是因茶馬古道而興起的城鎮,地震後搖身變為旅遊熱點,劍川可是沉澱了三千年的文化--——這是中國最早出現青銅製品的地區、漢唐已是重鎮、南紹國、大理國時期更是盛極一時。

(四)石鐘寺石窟
你一看石鐘寺便雙眼發亮,這地方只應在武俠小說出現:怪石嶙峋、古木參天,林谷蒸起一片霧氣,山腰伶伶掛著一間寺院,青瓦片、白牆壁,恍如水墨畫中的廖廖數筆。
沿著小徑走近,更是大吃一驚,什麼石頭生成這個樣子!灰灰紅紅的沙巖,日曬雨淋下竟擅自增生,一球球的長起來,由拳頭大小的長到今日幾個人高,用了一億七千萬年!乍看還覺鬆泡泡的,彷彿一碰就會碎開成粉,摸下去才覺堅硬無比。當地人讚嘆是「石頭開花」、又傳說是釋迦牟尼的頭顱,你卻想到蔓生的腦癌腫瘤,好不嚇人。
紅沙巖並不罕見,但就是這地區的會增生,古人以為奇蹟,於是在陰涼乾燥的底部刻滿雕像、畫滿壁畫。只見菩薩觀音衣飾如唐代美女、佛祖明王造形夾雜西藏印度泰國緬甸影響、既有南紹皇帝宮殿生活、又出現外國人蹤影、甚至佛祖也來守著女性陰部……各地文化大膽地投進熔爐,猛火一燒,展現眼前是無比的活潑斑斕。
你特地找來文物保護管理所的所長董增旭解說,小董才剛三十歲,熱情認真,說起石窟典故眉飛色舞,還把多個最精彩、一直鎖著的石窟打開給你看。
你於是知道整個石鐘山石窟包括了石鐘寺、獅子關、沙登箐,一共16窟、139造像,由晚唐南紹國開始興建,突然在宋代大理國停工,陸陸繼繼開鑿了三百多年。早在1961年便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文化大革命期間重重關起,絲毫無損,99年開放部分石窟讓公眾參觀,今年內更準備大張旗鼓,全力催谷為旅遊名勝。

(五)石窟精選
1. 甘露觀音
整個石窟最吸引的,首推六號石窟的甘露觀音。觀音正面樣貌優雅穩重,走近一看竟然是沒有鼻子的!平平的臉上僅僅劃上黑線,不同位置看過去,樣子都不同,這邊嫌胖、那邊嫌呆,就是對著印度的正面最美。
這才明白工匠為什麼選石鐘山雕像,青石白玉都造不出紅沙巖溫暖人氣的感覺,聽說下雨天巖石吸了水份,觀音會更飽滿漂亮。旅遊單張宣傳這是「東方的蒙娜麗莎」、「白族的維納斯」,不管從來沒人喚蒙娜麗莎作「西方的甘露觀音」。
(圖解)
甘露觀音的心給挖空了,傳說是村民拒絕相信,觀音於是把心掏出來給人們看。
2. 愁面觀音
聯合國早前召開中印建築研討會,宣傳品就用上這幅維摩詰造像。維摩詰在其他石窟都有出現過:敦煌莫高窟的奢華富貴、神情優雅;龍門古陽洞的精神矍鑠、蓄著美髯;唯獨劍川石鐘寺的面帶愁容、雙目微蹙。
據佛經記載,維摩詰和釋迦牟尼是同時期的人,他非常富有、妻妾成群,但精通大乘佛理,視財色為無物。他認為「心誠則靈」,釋迦牟尼多次派弟子去辯論,他索性裝病不見。
石窟中的維摩詰微向前傾,右手結印、左手持扇,兩旁是問疾的文殊師利和舍利佛,山中的孔雀、猴子、樵夫、琴師、苦行僧都吸引過來。
3.南紹王閣羅鳳出巡圖
大理國給金庸寫得出名,南紹國就是大理國之前的王朝,中原時值晚唐年代。南紹國一共傳了十三代,王室都用「冠姓」的父子聯名制:細奴邏、邏盛、盛羅皮、皮羅閣、閣羅鳳-——二號石窟就是描繪第五代王國閣羅鳳出巡,巨細無遺地反映當年的政治生活。
閣羅鳳是南紹史上最偉大的英雄,引發兩次「天寶之戰」,把唐軍打落花流水。他坐在中間,戴著豪華的圓形尖頂珠冠,雕工異常細緻。身邊是弟弟閣陂和尚,宰相反而靠邊站,可見宗教地位極高,和尚手持吐蕃特有的「扛傘」,證明西藏南紹早有邦交。前排的武士披著虎皮,肩上的虎頭、虎牙都清晰可見。
(圖解)
閣羅鳳的頭冠和《大理國描工張勝溫畫梵像》所繪的禮貞皇帝禮冠極為相似。畫卷展現了大理國最高的繪畫藝術,現藏於台灣故宮博物館。
4.阿姎白
八號石窟「阿姎白」是偌大的女性陰部,千年來信徒塗油膜拜,都黑得發亮了,兩旁還刻上阿彌陀佛和毗盧佛來守護。阿姎白是白族語的譯音,意思是「姑娘身上裂開的地方」,白族男女到今天還會來跪拜,孕婦會特地抹上香油,祈求生產順利。
這原是整個石窟的開首,經過甘露觀音、八大明王、愁面觀音、華嚴三聖、到三號石窟的地藏王菩薩,由生至死包羅盡致。南紹國第一代國王細奴邏的雕像就在對面山,遙遙對著阿姎白。
others:(圖解)
.外國人
石窟一共出現四個外國人,或作奴僕、或雕為柱腳,一號石窟的造形最飄逸:深目、高鼻、卷髮、披罽,彷彿剛從印度走過來。
.象頭神
六號石窟刻有全國獨一無二的八大明王造像,其中大聖北方步擲明王腳下出現「象首人身像」,在印度佛教這是掌管男女交歡的「歡喜天」、泰國是財神的化身,在中國卻是溫順的被踏在明王腳下。
.唐代影響
石窟造像雖然帶著不少異域風格,但豐腴的體態及精細的衣飾,都明顯受唐代影響。有說周恩來當年宣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因為泰國聲稱古代國界還包括雲南,石窟雕刻是雲南屬於中國的證據。

(六)小董訪問
董增旭穿著格子上衣,笑容陽光般燦爛,年青的外表怎也看不出已是石鐘山文物保護管理所的所長,對劍川千年文化如數家珍。
小董是劍川人,在大學唸公共關係,畢業進入政府給派去管文化。他小時就到過石鐘山玩,但要研究卻一點頭緒也無。他多番進修考古學,九五年特地到敦煌學習文物保護,一年半後回來,就一直住在石鐘寺埋首研究,不斷在石鐘山一帶考古。
他也是白族人,不忿云南地區長年被忽略:「劍川海門口發現有青銅遺址,證明這裡三千年前人們已使用銅器!漢唐宋明清的古墓群,幾乎是一個疊一個的建起來,到處都有文物。可是中國總以漢族文化為主流,南雲等地都貶為『西南夷』,他們沒看過少數民族的衣服有下擺,就說這些人還長尾巴,所以衣服要多出一幅布來掩藏!」
小董九八年便出書介紹石鐘山石窟,現在繼續研究:「劍川的考古,我一輩子投進去也完成不了!我很記得老師說過,考古要有成績,就要坐十年冷板凳。寫書、研究,十年後就是坐冷板凳也坐出個專家來。」他的妻子、小女兒都陪他在石鐘寺住。當年女兒出生,小董正忙著和北京大學的專家開會,半夜才把妻子送出市區臨盆,小女兒現在一歲多,剛剛會走路,名字就叫燕雲,取自雲南和北大前身的燕京大學。
石鐘寺快裝上紅外線保安系統,工程完成,所有石窟都會公開。小董認為是好事:「旅遊和文物保護是矛盾的,遊人越少越易保護,可是保護來做什麼呢?就是讓更多人知道、了解歷史文化。如果一直鎖起來,沒人看、沒人研究,存在也就沒義意了。像敦煌,也不是一味關起來,阻止遊客進去。
原則就是有效保護、合理利用,保護永遠在利用之先。」
(圖解)
小董還愛種蘭花,家裡種的都是祖上傳下的名貴品種如大雪素、小雪素、劍陽蝶、蓮瓣蘭、豆瓣荷花、紅唇虎頭蘭……不少人都專程來買,最近北京有一株「菊半」蘭花以一百萬成交,最先就是從小董處以¥180買來。他種花、賣花,所得的收入自然又是用來研究文物。

(七) 沙溪村
董增旭翌日帶我們到沙溪村,這白族村鎮歷史悠久,茶馬古道興盛之時更是繁華昌隆。小董說:「你看這四方街,比麗江的還要大,還有古戲台!一個地方的經濟要有相當發展,才能享受文化生活。」英國人還曾經在此找到英國製造的古老發電機,運返英國的博物館收藏。
村子如今殘舊破落,住的多是老人小孩,村政府根本沒錢維修,去年連最後一道城門,也因壞得搖搖欲墜拆掉了。好消息是瑞典的專家已設計出保護方案,中央政府將會撥出一億元搶救。

沙溪村依山傍水,民屋相互毗連,沿街修建,中心廣場一端是戲台,對面是建於明代的興教寺,農民剛收了穀物,都擱在廣場上曬,有位婦人在打穀,麥穗紛飛,空中一陣香氣。
那戲台樓高三樓,建於清嘉慶年間,屋頂彎彎如小鳥振翅,想當年木雕彩漆明快艷麗,必是喜氣洋洋的。戲台現在還有演出,農曆二月初八全村齊賀太子會(佛祖誕),台上會有雲南的「神功戲」。小董說:「戲的內容都是巫婆、神祇,跳舞的老婦,動作比少女更要嫻熟,都是跳了一輩子的!」
興教寺長了多株玉蘭樹,都是百年老樹了,花朵碩大茂密,紅粉緋緋的,青綠果實落滿一地,村中老人閒坐樹下,下棋談天,陌生人走過笑笑點頭。興教寺有五百多年歷史,有面殿、心殿兩大建築,格局巧妙國內專家嘖嘖稱奇:明明外看是兩層,內裡卻是通空高頂,就如中甸中心鎮公堂般,融會中原與西藏的建築風格;柱頂建了三攢斗拱,層層疊疊如浪花,專家到現在還說不清作用。
寺內本來都是木雕塑像,但怎逃得過十年文革,早已蕩然無存,角落只剩幾塊破爛石碑,供人憑弔。

街上火雞昂然邁步,灰白斑駁的石牆貼著臭狐、淋病廣告,風吹雨打,連海報也殘破了。所有收藏家趨之若鶩的明清傢俬,這裡都不過是尋常用品,街頭一間理髮店,鏡前的是雕花扶手椅,牆角一條板凳,樣式大方雕工精巧。小董說地區政府開始以沙發換椅子,向村民收集古董傢俱,村民非常歡喜,古老傢俱又可保存下來。
走進民居,映入眼簾是精雕細琢的門樓,我們本來只覺漂亮悅目,小董一解說,不禁大為驚嘆,原來主人的姓名家族故事,都在門樓上:兩句對聯字首正是歐陽,浮雕是男耕女織,表示這歐陽家務農為生,子孫都是讀書人。門前原本還有石獅子,顯然是大戶人家。

穿過門樓原是闊大園庭,但子孫各自分家,加建石牆變成長長走廊。到了廚房才明白什麼叫「天井」,真是頭上一片天、地下一口井,廚房對面還有照壁,寫著「禮樂傳家」,白白牆壁正好反光,廚房光線充沛。
白族傳統房子就是「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三坊房子一面照壁圍成院落,四角各建「耳房」,耳房和主房交接處都有天井,外加院子中間的大天井。房間寬敞一間接一間的,我們走到樓上,穿穿進進又不知道經過多少個房間,都放著穀物雜貨,格子窗推開,空氣流通非常舒服。樓上的格子窗和地下的格子門,都有浮雕,色調暖和對比強烈,渲染出流光溢彩
整座屋子是如斯合情合理:房間四四方方大而闊落,樓上通風涼快,雜物分類擺放,廚房開揚光亮亮的,院子看見藍天白雲,草樹爭相吐艷,這才是人住的方!
小董補充雲南多地震,房子都有避震功能:樓底較低、五柱落地、土牆厚實;再者當年茶馬古道人來人往,大戶人家為防土匪,都挖了地洞收藏貴重物品,他看過兩個,都是深不見底的,不知昔日放了什麼奇珍異寶。我們看的這戶人家生活尚可,屋子大致保存下來,有些村民沒錢,屋子修補不起,就用石灰敷上,漂亮雕花都看不見了。

我們一讚木雕細緻,小董答:「還有更精采的!」他帶我們去另外一戶人家。這戶已裝修過外牆敷上磁磚,走上一樓,桌上放著平平無奇的小木櫃,屋中老人把鎖匙打開,竟是金光閃閃的佛龕。
這佛龕是一間縮小了的寺廟,單單一小方塊就有數不盡的雕刻圖案,格子門還可用指頭輕輕推開,中間貢奉著祖先神主牌。老人說這是他爸爸親手雕的,已經有六十多年歷史,他本人還懂一點雕刻,兒子已經當醫生去了。
白族如今約有一百五十萬人,在中國素以創造力見稱,族人集居的劍川被譽為「木雕之鄉」,工匠的刀痕斧跡遍及全國。當地有一首可愛的民謠:「雕得石龍騰空起、雕得石花引蝴蝶、雕得石人開口笑!」
(圖解)
村外大人小孩正圍作一圈,原來兩只甲蟲打起來了,甲蟲黑亮亮的好不漂亮,看得興起之際,甲蟲突然振翅,飛走了,人們也就散開。男孩跑回家,小女孩跟不上,嘟嚷著白語:「我叫你等,你都不等,你真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