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21st Jul 2001, 13:25 | 書稿節錄
閃電一下劃過長空,草原剎那照得通明,你快步跑進木屋,藏族女子在做晚飯,老人逗著小孩玩,你坐下,聽了一夜故事。你再出發,在劍川看到非夷所思的紅石窟、完整的白族建築群,據說麗江從前就是如此。然後你在大理交朋友,有朋友,地方就不一樣了……
去過麗江、中甸、德欽,在繼續尋找香格里拉的旅程中,明駿、劍川、大理不過是路過的地方,然而都留下深深的足印。你看到旅遊熱潮銳不可擋,無論是雀鳥天堂或是歷史名城,自然古蹟都受到沖衝,只有人,總能佔到位置。

(四十一)
「你們千萬不要賣!賣了就沒這片土地。」小剛再三叮囑。
「不賣!給多少錢都不搬。」藏族女子堅決地答。
離開木屋時,小剛滿臉無奈地對我們說﹕「他們一定會賣地,這雀鳥天堂完了。」

王曉剛是探險專家,帶人旅遊一天收費可高達一千五百元,可他這頭收了錢那邊就去保護迪慶的黑頸鶴、資助怒江的小孩上學、一連三個冬天都住在雪山裡幫助獨龍族人。他知道我們想去官方旅遊線以外的「香格里拉」:丙中洛--,馬上分文不收領我們去。
汽車離開中甸走了三個多小時,來到明駿草原時天已黑了。遠山一大片鳥雲迫近,突然一陣閃電,我們趕緊跟著小剛跑進一楝藏式屋子。

小剛拎著大袋食物,就像回到自己的家般自在,送老人兩瓶青稞酒、叫老人的女兒「妹妹」,孫子才一歲多,呆呆的掛著兩行鼻涕,小剛摟著小孩,輕輕拍拍那圓肚子:「哥哥呢?去學校了?」我們進來,一家大小都笑容滿臉,請我們坐在火爐旁的沙發,這對正活佛的照片,是專門留給貴賓的坐位。
老人的名字叫「知青」,是活佛改的,小剛笑說:「有次我到另一條村子,有人叫『電燈』呢!人人都請活佛改名字,可能就隨便了。」知青一家都吃過飯了,妹妹馬上燒水幫忙我們做晚飯。
爐灶就在屋子的中間,是唯一的燈光。這火在藏民家是神聖的,只許燒柴,不可隨便丟紙碎,而且一天燒到晚,永遠不會弄熄,灶上的大鍋有三口,一是燒開水、一是燒洗臉水,剩下一個長期煮著餵豬的飼料。下雨,一屋子的煙都散不出去,我們蹲著洗菜,眼睛還是被煙燻得通紅,終於忍不住出外廊。

閃電一下劃過草原,剎那只見連綿山巒頂著厚雲,地上大叢大叢的黃花,隱隱約約一條溪河流過。知青一家一直住在明駿草原,這裡有濕地,吸引了不少雀鳥定居,包括國家保護動物黑項鶴。兩年前有人要在這蓋大樓,小剛本是受托研究開發,結果反而去阻止計劃,硬把濕地保留下來。他和知青建立關係,不時帶旅客來住,這樣遊客可看鳥、了解藏民生活;知青多了收入,知道人們愛鳥,也會保護濕地。然而最近又有人來打主意,要蓋旅遊村,還取得鄉政府支持,官員、商家幾乎是天天來勸知青賣地。
大家互相合作,很快就做好幾個菜:火腿炒紅椒、洋蔥炒蛋、竹葉菜湯,妹妹早煮好白飯。竹葉菜是海拔三千米以上才能生長的野菜,放湯甘甜帶涼、烤了加點盬巴更是鮮嫩可口。飯後,小剛和知青喝酒,我們不懂藏語也坐著聽。
小剛不斷勸:「別把地賣了!沒有土地豬牛都養不成了。」知青沒做聲,妹妹答話:「不賣!多少錢都不賣!」「對呀!他們給你一點點錢,過幾年錢也花光了,就沒土地了」小剛反覆說。火啪啦啪啦響,知青推推柴火,說爐火作響,一定是有外人來,而且是霹靂巴喇愛說話的人。小剛開玩笑:「如果是勸你們賣地,就放狗咬他們!」大家都笑了。

這夜我們就在知青家外的草地露營,小剛準備了爬山隊用的帳棚,非常堅固保暖。鳥雲給風一吹,露出成千上萬的星星,草原上有十多頭牛,牛的眼睛在夜裡閃閃發綠,天上地下都在眨眼似的。牛頸上的銅鈴響個不停,遠遠近近的鈴聲中,我們進入夢鄉。
翌日醒來,從沒見過這樣綠的草地!小草掛滿露水,鑽石般發亮。知青的屋子這時才看清楚:底層養豬牛、樓上住人、閣樓曬穀物,屋外還繪上白蓮花,簡樸地美麗。
妹妹已做好早點,還為我們打酥油茶。小剛說:「妹妹的酥油茶最好喝了!她會少放點酥油,知青為了表示熱情會加倍的放,我們都喝不慣。」果然這酥油茶比在德欽喝到的易入口。早點非常地道:水熬粑粑又軟又香、酸奶味道原始濃郁、奶渣灑了白糖,還是酸得令人一下子醒過來。

小剛帶我們到濕地。眼看就是知青屋子外面,走起來才覺草原比想像的遼闊,走了十多公鐘,腳下草地漸濕,終於是一片泥濘,到處都有小青蛙,野花漫生。我們幾乎整隻腳都沒入瘀泥。小剛手一指:「這就是我們去年建的水壩。下大雨我們都渾身濕透了,一人扛根木頭填下去,整整八天才填出二米深的水壩。保著濕地,雀鳥馬上多了。」水面都是蘆葦,只聽得吱吱雀聲。兩年前小剛還在雀鳥下蛋時來守著,鳥的數目增加到二百多隻,但去年他沒來,鳥蛋又給村民扒走。
「知青的兒子一定會把地賣掉。現在人們出十五萬不賣,二十萬就賣了。唉,我們兩年來的努力白費了。」小剛夢想成立旅遊保護區,每天限制遊客數目不超過十位,收入可請部分村民管理濕地、記錄雀鳥數目:「這山後就有一條麻瘋村,住了二十多個家庭,那些病人長年都困在村子,家裡還掛著毛語錄,也不知道當家的已換上江澤民。可是他們的小孩都非常漂亮,一點事都沒有,如果有保護區,就可把他們拉出來!」
大家聽了都沒做聲,泥濘地似乎更難行了。

知青其他的孫子都從學校回來了,蹦蹦跳的,我們拿出即影即有相機,都樂了,妹妹馬上替他們換上好衣服。借宿一宵,小剛只讓我們付五、六十塊錢,就怕給多了,會過份影響這家人的生活。
臨走再看看屋子,赫然發現角落放著電視機、洗衣機,而明駿還沒有電源!

(四十二)小剛和伊莎
「我幾乎死在獨龍江!那裡冬天總會大雪封山,半年沒路可進。剛春天路還沒通我就出來,結果迷了路,在大雪紛飛的原始森林過了八天。我身上手錶、指南針全給了獨龍人,住了半年身體又弱,未經發起高燒。有棵樹著火了我還貪暖和,昏睡在樹底,睡著睡著,我忽然清醒,馬上翻身,剛離開那樹幹就塌下來!
後來遇上幾個採藥材的湖南人,他們馬上熬藥,又大把大把的辣椒水灌我喝,我一陣冷、一陣熱,好不容易把寒氣迫出來,性命算是拾回來了,不過我從此不肯吃辣!」小剛滿肚子都是故事,說話七情上臉指手劃腳,遇險經歷聽得人目瞪口呆。他是東北人,剛三十歲,本來在長春當搶手的工業設計師,可是為了尋找設計意念,迷上旅遊,九八年更放棄一切,孤身走到雲南,甚至深入中國最原始地區之一的獨龍江。獨龍族在中國五十六個民族中,人數排行末二。
九八年他在獨龍江一住半年,決心要為獨龍族做點事:「那地方實在太窮了,人們又愛喝酒,連小孩也喝得醉醺醺,母親沒奶水,嬰兒都像小貓似的,死亡率非常高。政府曾經分配十二位知識青年進去,結果兩個逃跑、五個女生輪流出來墮胎、五個男生墮落得不像話。」
九九年初他到昆明的旅遊公司工作,認識了法國女子依莎(Isa Daronnat)。依莎也是厭了法國的生活,獨個兒在東南亞旅行,來到梅里雪山就愛上了,留在昆明學中文。兩人一拍即合,隨即成立專門的旅遊組織Startrekking,旨在促進綠色生態旅遊,安排探險、徒步旅遊,為專家組織考察團,並提供英語、法語傳譯。
二千年小剛和依莎正式成立Eco(Ecology & Culture Organization),開展一系列的扶貧、助學計劃,組織雖然在法國註冊,但沒有和任何志願組織有定期的聯繫,資金也主要靠Startrekking的收入,目前成員共有四名。

Startrekking網址: www. Startrekking.org
Eco聯絡電郵:ecoyunnan@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