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21st Jul 2001, 13:22 | 書稿節錄
 (三十六)
丙中洛-迪麻洛
看過喇嘛寺,還有天主堂,我們離開丙中洛去找當年宗教糾紛中的白漢洛天主教堂,這是區內最大最古老的天主堂。
雲飛揚,雨滂沛,路上不斷出現山泥傾瀉,汽車在亂石泥濘中強行前進,輪胎爆了、平衡桿斷開,我們停車,換車,沒了沒完的推車。

滇緬公路難行,這段路更難行,都是盤山路、回頭彎、路面漫積泥石。山泥傾瀉是平常事,這頭修好路,那頭又塌方,山水不絕,岩石亂墜,工人爆石修路,又引發更多的沙石傾下。

這天下大雨,修路工人都躲在工棚,睡覺、發呆、打麻將,棚頂的透明塑膠布注滿了水。我們的汽車在亂石堆中硬闖過去,前一天輪胎已不堪滿地碎石而爆裂,這時連場大雨,石頭都卡在車底,大家不斷要下去推車。
雨水湒湒,突然砰一聲,正想是不是有石頭塌下-——聲音卻是由車底傳出,平衝桿斷了!司機小聶躺修車,我們撐開傘子也沒用,地上雨水泥巴滾滾,他混身都濕透了。車子沒法修,小剛馬上跑回城鎮找人幫忙,小聶勉強把車開回去。我們下車在山崖邊等,但見車子要在窄窄的單行山路回頭,都捏一把汗,那可是架十人小巴!

好不容易汽車回頭,駛到一段路面又被困住。那路長長幾十米都是一片亂石,溪水毫不客氣地流過,輪胎給卡得死死的,車子如野獸般奮力掙扎,前衝後退都逃不掉。小聶找到個破袋子,大家一起抓泥巴做沙包,希望可以墊起車輪,但引擎一開,沙包泥土都流出來,沒用!此刻人人都濕透了,幾次推車,兩腳插入積水,連防水鞋也不管用,雨時大時小,總停不下來,谷中氣溫驟降,冷得打顫。
不知那來的霧,厚厚填滿整個山谷,層層青山添上白霧,分明如水墨畫。丙中洛本可遙望雪山,傳說有十大神山看顧,現在只見一片霧海山影。細看路邊石頭都極美麗,塊塊拿去城裡都可賣得高價,有些黑白嶙峋、有些給江水洗刷得渾圓,各有美態。

大家正在發呆,小剛回來了!他帶一群人、一架小貨車,八個男人又搬又抬,硬把汽車推出石堆。
小聶把車駛回去修理,我們擠上小貨車,繼續開去白漢洛天主教堂。小貨車走在顛簸石路,我們的頭就一直撞向車頂,可是真的累壞了,轉眼都睡得沉沉的。
這地方千年以來,只有馬幫子敢走。聽聞民國初期,一位國民黨的貢山官員要到昆明開會,走了半年才到,會議早就開完了,他領了中央一點錢說做地區發展,回程半路上就用光了,白走了一整年!中國政府後來用了九千多萬建築道路,修路費每年就六百多萬,而貢山縣每年經濟收入不過兩百多萬。

(三十七)
迪麻洛:白漢洛天主堂
小貨車在迪麻洛的草原停下,白漢洛天主堂就在山頂,離地面約五百多米高,相等於半座大霧山,海拔可是高逾二千米。山路呈之字型,拐了一彎又一彎,走來走去都走不完,雨不停地下,我又餓又濕氣喘如牛,忍不住發牢騷:「為什麼教堂不建在平原,等信徒下山崇拜?」
兩個小時後上到山頂,迎接的竟然是喧囂的美國流行曲!不知那家有錄音機安裝了大喇叭,樂聲惠及全村。教堂鎖了,我們坐在園子外等人開門,聽完美國跳舞音樂,又聽台灣張惠妹的《姐妹》,不知道該生氣還是大笑。

門鎖打開,進入園子終於看見整座教堂,教人眼前一亮:教堂撮取中法建築風格,兩邊屋檐如小鳥展翅,拱門滿是壁畫,格子門雕上小貓小鴨、花兒盛放,再寫上歌頌天主的字句。原來教堂是法國傳教士設計,再找劍川的白族工匠建造,難怪那雕刻精美如斯!白漢洛教堂靈巧,淙中教堂雄渾,是不一樣美麗。
走進教堂,布置極為用心:架子上有兩排白臘燭,祭壇掛手造的花燈,桌上放滿鮮花、塑膠花,連桌布也繡了花樣。格子窗破了用紙皮封,牆上壁畫糊了以粉筆再描、地板雖然斑駁崩裂,細心一看,是古色古香的六角形磁磚。
我們用CD機放出馬勒二號交響樂,看點點滴滴都是教徒的心思,是愛讓教堂偉大聖潔。

白漢洛天主堂曾經給燒了兩次,如今的建築是1905重建的。這條村子現有76戶336人,包括漢族、怒族、藏族、栗僳族、獨龍族,全部信俸天主教。教會的神父去世了,只靠昆明的神父一年來一次,村子今年還有兩位女子要去昆明進修道院。
教徒和迪慶高原的教堂仍有聯繫,問長老到德欽茨中教堂遠不遠?他搖頭:「不遠,才走兩、三天」我們幾乎跌倒!此行學會兩句話是信不得的:那地方一點都不遠!這酒一點都不利害!
教堂貢奉的鮮花一陣香氣,走入村子,那香氣更濃烈了,四周瀰漫一種甜醉的味道。看過教堂心平氣和,再看那山林,頓覺造物者的恩澤。

教堂長老準備了食物,讓我們吃飽才下山。他太太造的是怒族粑粑,以滾油炸開,中間通空可夾入菜肉。她猛火煎了幾隻荷包蛋,香噴噴的夾入粑粑,咬下去,糖心蛋液溢出來,好好吃!又有玉米釀的水酒,放糖煮雞蛋,吃得人芬芳微醉。
吃飽喝醉,充滿力量啦!我們一股作氣走下山,上了小貨車,大家自在地攤抖,笑說若是小學作文就會寫「炊煙四起,又是回家時候」,哄笑未停忽然「彭」的一聲,汽車竟然爆胎!
司機雖有後備輪胎,卻沒有千斤頂,大家得合力抬起車子才能換輪胎。真是命苦!肚裡的粑粑酒水早給兩個小時的山路消化掉了,此時連最後一分力氣也擠乾擠盡!
返回車廂,大家連說話也沒力氣了。雨終於停了,天漆黑無星,只有車頭燈引來無數飛蛾,想起殉教的天主教徒、犧牲的飛行員、枉死的修路工人……他們都找到香格里拉了嗎?

(圖解)
谷中不時可見天主教或基督教的教堂,茶臘村教堂也有一百多年歷史,村民剛籌錢修裝,大門的門鎖刻了一個「神」字,小孩頸上都戴聖母像。

(三十八)
貢山
抱滿腹疑團來到貢山,為什麼公廁那樣豪華?交通設施那樣差勁?日後從德欽通車過來會有什麼新發展?……這些都要問負責的貢山縣旅遊局。
訪問前先在城裡逛了一夜,開始心裡有數。

貢山縣城就是一條街拉通,晚上沒什麼車,青年小孩就在馬路上溜噠溜噠,女孩大多坦胸露肩。街上多是咖啡廳、歌舞廳,也不知是潮流、是品味,全都亮暗紅燈光,架部似的。城外還有個「小香港」,流氓小偷全聚那裡,以醉酒鬧事聞名。
這地方沒出口的工業、農業,只有林業,三萬居民多是公務員、吃官俸,但去年中央下令停止伐木,就連唯一產業也停止了,眼下出路只有發展旅遊業。貢山縣旅遊局甫成立兩年,職員僅十人,但已得到中央撥款從事旅遊設施。

第一期建設項目獲得撥款二千六百萬元,去年十一月底的文件列明必須在今年五月底完成,然而我們最明顯看到的是新廁所,宗教文化觀光區如普化寺,未見改善工程。
貢山縣旅遊局副局長長胡繼才揚言公廁是最重的:「很多旅客反映衛生設施不行,開發旅遊首先就得蓋公廁。六十萬建四個公廁,就是要第一流的!也不怕影響環境,這規模是抄足了昆明博覽會的廁所。排污有沒有防污染設計?不用吧!掘起灌溉農田就可以。」
現在怒江第一灣只見一塊刻了字的大石頭,這就用了30萬元嗎?「不只!我們還會在山上建個觀景台,可以從更高的地方看怒江!從貢山駛進丙中洛,還會蓋個門樓,寫歡迎對聯,這景區入口標誌就會用10萬。」胡繼才自豪地答。

為了開發大計,旅遊局分別去了西藏、天津、北京、九寨溝考察,胡繼才說得肯定:「所有宗教文化觀光區的改造準則都是『修舊如舊』,就是不建新建築、把舊的修成舊的囉!」普化寺附近的重丁天主堂也是景點,這教堂在文革中完全毀了,1996年才新蓋的,歷史更悠久的白漢洛天主堂反而沒份。他解釋是白漢洛教堂離普化寺「太遠了」,局方考慮的是發展迪麻洛高山牧場,給遊客騎馬玩樂。
景區交通不便?這是交通局的事情。
機動100萬元?這是留作「出亂子」的。
胡繼才希望有港商來投資,待德欽通車過來,貢山的旅遊就有更大發展。他心中有個大計:「村民最好全穿上民族服飾,這才有旅遊特色,現在都穿便服簡直是視覺污染!可是民族服飾不方便啊,村民要有補貼……」

box:二千六百萬元花在哪?
(一) 前期工作50萬:
。怒江栗僳旅自治州旅遊局前期工作及項目設計費30萬元
。貢山旅遊局項目實施費20萬元
(二) 基礎建設80萬元
。景區入口標誌10萬元
。怒江第一灣觀景平台30萬元
。桃花源觀景平台20萬元
。景區道路建設20萬元
(三) 宗教觀光區建設260萬元
。普化寺改造200萬元
。重丁天主教堂改造20萬元
。雙拉基督教堂改造30萬元
。扎那桶原始宗教祭壇開發及保護10萬元
(四) 環境治理建設費60萬元
。丙中洛街道一座旅遊公廁25萬元
。重丁村一座旅遊公廁15萬元
。普化寺一座旅遊公廁15萬元
。茶臘村民居一座旅遊公廁補助5萬元
(五) 宣傳促銷費30萬元
(六) 迪馬洛高山牧場景區前期工作經費20萬元
(七) 機動1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