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14th Jul 2001, 13:01 | 書稿節錄

去年第一次到雲南前,心裏不很安穩。創作陷於低潮,家事紛擾不休,開始明白有些結一輩子也不會打開,有些負擔只能揹下去。有點覺得費盡氣力才活到三十歲,未來年月還不知道要遇上多少厄運惡疾。
聽見「香格里拉」,眉頭一皺,人間真有天堂嗎?

甫出發便受涼了,抱病上雪山,沿途咳嗽嘔吐大作,什麼漂亮風景都沒看到,最後卻是人,讓我睜開眼睛。王曉剛,三十歲,從東北跑來雲南保護環境;董增旭,三十歲,埋首劍川石窟研究考古;劉曉峰,三十歲,為了愛情留在大理開書店;還有剛三十出頭的中甸副縣長陳俊明、昆明新貴族聶榮慶……三十歲,可跨越地域、可超越時空,可在各式範疇領風騷──為什麼我的世界那麼窄?
回來後,為貢山縣的學校籌款,兩個月後重訪山區,從教育問題瞥見山裏人的困局;今年二月採訪劍川太子會,見證旅遊業如何席捲古城;下個月,又會帶同讀者捐款,跟進山區教育,我們還成立了一所小學,叫「明天小學」。
但覺力氣慢慢回來。人不能做什麼,但總能做點什麼。
寫這本書,從不甘心只是一本旅遊指南,這是一次尋找的旅程,在找尋新中國的途中,找尋自己。
從沒有指明「香格里拉」到底在哪,斬釘截鐵地指一處,換來的可能只是一聲「嘩」或者「噓」,人人心中自有追求,請讓我們帶你一路看,一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