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5th Aug 2004, 12:43 | 外地採訪(作品)

「脫!脫!脫!」

酒吧二樓的露台擠滿了客人,男士們拿大把閃亮亮的珠鏈,不停叫嚷。一位美少女走到路中心,突然把黑色低胸上衣拉下來,露出雪白的乳房!珠鏈如落雹般撒下,所有男人發瘋似的吹口哨。女孩拾起珠鏈掛滿頸上,笑拉回上衣。

一個肥婆馬上從看熱鬧的人群走出來,嚓一聲露出一對豪乳,全場笑翻了,樓上勉強地拋下幾條珠鏈。這時竟然又有一位婆婆走來,還沒脫衣服,大家已經一片喝倒采聲,男士們急急搖頭!

這間酒吧大奏爵士樂、那間舞廳勁播搖滾樂,燈光亂閃樂聲交集,人們乾脆把大酒壺掛到脖子上,邊走邊喝。當地政府曾經有一句宣傳語:New Orleans, Proud to Call it Home!(新奧爾良,引以為傲的家!)居民和遊客見了,大開玩笑:New Orleans, Proud to Call it Hell!新奧爾良,引以為傲的地獄!)

坐完通宵巴士,再搭最早班的飛機,到達酒店馬上昏睡過去。傍晚睡眼惺忪地上街,卻見四處都是法文招牌,窄窄巷子兩列雕花鐵欄露台,燒火紅的杜鵑,算命師拿塔羅牌在眨眼——我是在美國嗎?

是餓壞了吧。我撞進一間雜貨店,居然還設有廚房,幾個紋身大漢正在吃喝,隨意向收銀員指指上的食物,未幾,送來一碗湯和一條法國麵包。那碗湯是綠色的!依稀認出有稀爛的秋葵(okra)、香腸、飯粒,不難吃,但味道非常陌生,如果以前有人說這是美國菜,我一定不相信。

新奧爾良十八世紀先後給法國和西班牙統治,印第安原住民再加上非洲勞工、意大利移民,簡直是文化大雜燴。但最大影響還是十九世紀開始的統治者美國,所有文化差異都給放大了,張揚的異國情調,我覺得,甚至到了虛張聲勢的地步。這種混雜也會有驚喜,第一杯雞尾酒便在此地調出來,而風靡全球的爵士樂,亦在這裡誕生。

雞尾酒自由行

「當年水手一下船,看到紐澳爾良這河口低窪地便衝口而出:『上帝,什麼鬼地方!』隨手拿起酒瓶定驚!
所以呢,來紐澳爾良怎能不喝酒!」「雞尾酒自由行」的導遊笑嘻嘻地拿著大杯酒說。喝酒歷史如此深遠、人們醉得如此理直氣壯,就是被譽為「美國大酒吧」的紐澳爾良,始會有這種以酒作主題的導遊團吧。
遊客區French Quarter的老酒吧少說也有上百家,每家都有自己招牌的雞尾酒,我跟著導遊逛,心想一定要把握機會試遍,誰知才進了第一間酒吧便投降。紐澳爾良的雞尾酒可不是那種小小三角杯,混一點酒、放片檸檬或加粒橄欖,而是大量烈酒、大量顏色糖水、再加入大量刨冰,根本就是大杯裝酒味思樂冰,我一個小時才喝完那一桶!
臉紅紅,醉醺醺,邊走邊聽導遊說歷史:第一杯雞尾酒是一位藥劑師調出來,說是幫助消化的,他用了雞蛋杯(法文:coquetier)裝酒,人們唸不準便成了Cocktail……很多酒吧都設有柲道,美國實施禁酒的年代,人們偷偷買酒……Antoine餐廳是城中最高級的餐廳,酒窖是全城最大的,最貴的酒一支要一百萬港元……以前打仗的男人,出發前都會到Old Absinthe House買醉,並且脫下帽子放一些錢,留待戰後回來再買酒,誰都不會碰這些錢,就是主人從此沒出現……
一度與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傳出緋聞的Jennifer Flowers,也用自己的名字在這開酒吧,招牌雞尾酒的杯子是紅唇形的,每喝一口,都像和Jennifer接吻,酒吧一開,對面馬上捉狹地開了一家雪茄店!「要不要買雪茄去找Jennifer?」導遊不懷好意地說,是酒精作祟吧,我們笑得東歪西倒,竟忘了進酒吧。

酒不醉人自醉
導遊團結束,酒吧雲集的Bourbon Street卻越夜越熱鬧,身邊一個男人來搭訕:「我無家可歸的,看不出吧,我很努力保持乾淨……你看,美國鬆綁了便是這樣,紐約是Big Apple,紐澳爾良是Big Easy!」聊著聊著他突然紅了眼:「你是記者,我說了這麼多,一定要付錢!」
我急急逃走,酒早醒了,頭開始痛。盛夏的紐澳爾良,溫度高達攝氐三十五度,拉車的騾仔隨處撒尿,混和了路邊的髒水,與醉漢的酒氣一蒸而上,酒吧街瀰漫大麻的氣味。人們脫衣服、拋珠鏈,玩著瘋狂的遊戲,妓女明目張膽地拉客,老樂手玩著爵士樂,手法太熟、氣氛太刻意,歐式建築佈景板似地,我的頭越來越痛。
突然一陣大雨──
人們連忙躲進騎樓下,水點發瘋地撞落地面,閃電略過,雷聲轟轟,但雨來得快,去得更快,一瞬間便停住。地面一片積水,霓虹燈的倒影隨即被踐碎,人們繼續耍樂,熱氣稍減,氣氛更高漲。
離開French Quarter走進鄰區Faubourg Marigny,當地人會去的酒吧,大多在區內的Frenchmen Street,爵士樂迷也愛聚在酒吧Snug Harbor。這夜遇上Spencer Bohren唱藍調,彈著結他,輕輕唱著自己的作品,或童年聽過的民謠,很用心,聽眾安靜如參加演奏會。翌日著名的Maurice Brown Quintet feat來演出,門票早賣光了。
一個古巴老人,坐在Frenchmen Street街頭唱歌,不乞也不討,路人經過,禁不住隨著節拍起舞,即興開起露天派對來。
雨後的夏夜,音樂在月光下旋繞,這份隨心所欲的閒情,是更醉人的Big Easy紐澳爾良。

七情上面吃龍蝦
我終於知道什麼是Gumbo,原來那綠色的濃湯,放了當地特產的香草粉‘File’。
紐澳爾良的食物相當有特色,遊客區不但有烹飪班,種類繁多的調味料是非常受歡迎的手信。我也去了烹飪學校,除了Gumbo湯,還學煮Jambalaya飯,湯湯水水香料香腸煮個稀巴爛,有點像西班牙海鮮飯,但率直的烹調手法,使濃郁味道散發出粗野的香氣。
最好玩的,是老師拿著一隻塑膠小龍蝦,七情上面地教授吃法:「別害怕,把龍蝦的頭撕下來,大力啜蝦頭的汁,然後咬實龍蝦身的肉,用力把龍蝦殼拉出!」在場的美國人都嚇住了,我強忍著笑,如果臨場再加映香港人吃賴尿蝦,這夥白人一定昏倒!
但紐澳爾良最美味的食物,就是這小龍蝦。餐廳直接把一袋袋的小龍蝦,丟到地道的cajun汁烚熟,肉質鮮甜湯汁香辣,好吃極了。頭一晚我和攝影師一人吃一袋,吃畢心思思的,第二晚索性一人兩袋開懷大嚼!
城中最受愛戴的甜品pralines可不敢恭維。話說法國本來有道小吃,是在杏仁灑糖粉,傳到紐澳爾良,杏仁換了山核桃,糖紛變了濃濃的黃糖漿,只見一堆山核桃給厚厚糖漿硬住,上面還要再加拖肥、巧克力、甚至花生碎!你看,法國落在美國手上,多麼可怕!

查理號街車

好些遊客去了紐澳爾良,便是待在French Quarter大吃大喝不離開,紐澳爾良的居民呢,也有瞧不起這區只是賣弄異國情調的主題公園,誓死不踏足,夾在French Quarter 和商業區中間的Canal Street,好比一條界線。
去St. Charles Avenue 坐電車吧。
這條電車路線可以最短時間內,瞥見紐澳爾良的其他面貌:一駛出Canal Street,商業區CBD和其他美國城市沒兩樣,玻璃外牆的寫字樓,夾雜大理石羅馬式的政府機構;倉庫區Warehouse District正逐漸翻新,畫廊林立,希望營造成新的消費區;花園區兩旁全是豪宅,紐澳爾良還有一些傳統開莊園的大家族,住在這一帶;電車還會經過Audubon Park,大人小孩在草地嬉戲……這些地區看來和French Quarter截然不同,卻奏著相同的主題旋律:各適各式。
很多美國作家住在紐澳爾良,更多作家以這地為題材,例如Jack Kerouac經典之作《On the Road》,Tennessee Williams的名劇《A Streetcar named Desire》,其中《Interview With the Vampire》的作者Ann Rice最為人樂道津津。她就住在公園區,曾經在家附近的墓園舉行自己的喪禮,說是希望生前便知道親友將如何追思自己!
我去過那墓地,紐澳爾良由於近河口土地太濕,墳墓是以大理石建在地面的!吸血鬼似乎真的會走出來,也就是這般離奇的地方,才能容得下Ann Rice的放縱吧!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