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8th Jul 2006, 12:00 | 外地採訪(作品)
布達拉宮不是倚山而建,布達拉宮本身便是一座山!
二十世紀初,跟隨一隊軍隊闖入雪域的英國記者如此讚嘆聖城。他看見的,是布達拉宮的建築,八座山如同蓮花環繞,宮殿金色屋頂是火焰,在無邊的藍天下燦燦生輝。
英國記者看不見的,是在西藏人心中布達拉宮何止勝過高山,甚至超越天際,因為這是觀世音化身的住所──民間唱著歌謠:殿頂升起的金色太陽是達賴喇嘛的面容,內部響起的嗩吶是達賴喇嘛的梵音,底層飄揚的五彩哈達是達賴喇嘛的法衣……
今天當拉薩由絳紅色變成紅色,當布達拉宮已經沒有了達賴喇嘛,供奉的酥油味也漸漸被其他味道蓋過,歷史的輪子不竟已轉動了多少個圈。一九八八年布達拉宮進行維修,把積聚了三百多年的垃圾運走──你得知道,布達拉宮是「神宮」,垃圾也不許外倒。布達拉宮乾淨了,可是已非神聖不可侵犯。

 

布達拉宮曾經只在雲上。
外國人嚴禁踏足拉薩,上一世紀寥寥數位能進入的,故事都不乏傳奇的金粉;西藏人要來朝聖,攀山涉水並且花上幾年時間五體投地「蓋長頭」,身軀累透倒在布達拉宮前,心卻從未如此滿足──終於來到神的宮殿!
然而如今,拉薩已是西藏境內最容易到達的城市,內地人和外國遊客坐火車、搭飛機、開越野車便闖進來。布達拉宮出現在煙盒上、汗衣上、電視廣告……甚至給壓成粗製濫造的模型;宮殿前的廣場越擴越大,上演種種政治及商業「騷」,遊客穿起西藏民族服飾,搔首弄姿。
西藏人依然滿心虔誠,到布達拉宮轉圈,搖著轉經筒,魚貫推動宮殿外牆下的金燦燦的大型轉經輪,這裡仍舊是「神宮」、是「聖殿」,但進到宮內最重要供奉的,是「魯格肖熱」。


魯格肖熱像小小的,僅僅高九十三厘米,闊十厘米,被奉為藏王松贊干布的「本尊神」。布達拉宮的雛型「頗章瑪爾布赤子」紅色王宮便是松贊干布在公元七世紀首先興建,漢族歷史家指是為迎娶文成公主。
傳說有僧侶為雕刻松贊干布的本尊像,正準備砍開一棵檀香樹時,樹開口說話了:「上師,不要動斧,我叫魯格肖熱,是藏地之王的本尊!」砍開樹皮,赫然一尊天然生成的觀音菩薩像,僧侶獻給藏王奉於王宮神壇。
歷史從來不乏這種「天降異像」,實情離不開借用神話鞏固政權,可是這事也有奇妙處:公元八世紀王宮遭電擊,隨後王族內亂宮殿被大肆破壞,九世紀中葉以後長期社會動盪,所謂王宮,淪為山上一個講經場所,種種天災人禍,魯格肖熱千年來居然安好無缺。
十七世紀中葉藏傳佛教其中一派黃教發動戰爭,為爭取蒙古支持不惜把魯格肖熱當禮物送出,可是仗沒打勝,反丟了國寶。一六四二年黃教領裡五世達賴喇嘛終於奪得攻權,決定重修王宮,動工之日,正值蒙古王妃歸還魯格肖熱。王宮正名為布達拉宮,出自藏語「普陀羅」,即普渡眾生的觀音剎土,昔日松贊干布興建的紅色宮殿只剩下「法王洞」和供奉魯格肖熱「聖觀音殿」,達賴喇嘛擴建紅宮,還加建白宮作寢宮和辦公處。
十八世紀布達拉宮因戰亂曾被搶過一次,魯格肖熱幾乎給賣去新疆,幸運地在阿里給截住。歷史輪子一直轉,西藏被英國佔領、被共產黨解放,輪子失控,達賴喇嘛出走、文化大革命大小寺院被嚴重破壞……魯格肖熱安然渡過,只是,愈來愈冷----──

歷代達賴喇嘛進出布達拉宮,都得親自向魯格肖熱獻上白絲巾「哈達」,吉日良時在像前點一千盞油燈,還會在藏曆十月的「燃燈節」察看油燈,預言來年豐歉吉凶。如今「聖觀音殿」外,酥油燈海不見了,牆上比壁畫更觸目的是一張告示:「因為消防原因,酥油燈必須於下午五時前熄滅,盞數限於二百至五百盞以內,超過六百盞必須向辦事處通告……」
當布達拉宮淪為一所博物館,就得按一所博物館去管理。

BOX 

最傳奇 巴黎女子扮乞丐

亞歷珊卓.大衛.尼爾(Alexandra David-Neel)是近代第一位外國女子成功進入拉薩──西藏人都當她是西部達拉克的鄉下婦女,警察甚至當她是乞丐用棍驅趕。
尼爾一八六八年生於法國巴黎,二十三歲往鍚蘭和印度學佛,多次試圖進入西藏不果,終於五十五歲(一九二三年)和出生鍚金的義子藏族喇嘛庸登成行,兩人由雲南出發,扮朝聖者不斷行乞。在埃尼山口遇上兩天兩夜的大風雪,尼爾居然發功使出從西藏高曾僧學來的「拙火定」,不但自行增加體內熱力,甚至在雪山生火!
四個多月幾經艱辛才到抵拉薩。從尼爾的遊記《My Journey to Lhasa》,處處可見她的機靈:用墨塗黑頭髮,混入鳥黑的牛毛,臉上塗上可可粉和碎炭混合的粉,人們一起疑心,她馬上演起戲來,像西藏人一樣用手指擤鼻涕、學鄉下婆胡亂講價買東西。由於她熟識藏語其至地區方言,加上本身又是佛教徒,她遊了兩個月拉薩亦未給發現。


最敬誠 日本高僧死裡逃生

河口慧海生於一八六六年,二十五歲已擔任東京本所五百羅漢寺的住持。一八九八年他三十二歲,一心到西藏取經,把大乘佛教的梵語佛經原典帶回日本。他坐船先新加坡到印度,在大吉嶺學習藏文三年後,再假扮中國僧侶,從尼泊爾進入西藏,其間身陷泥沼、險遭藏民洗劫,甚至患上「雪盲」眼疼不止。
河口慧海在拉薩求法問道近兩年,考入色拉寺的佛教大學,並以漢醫身分濟世治人,由於醫術高明,遍結藏人權貴,甚至獲十三世達賴喇嘛接見。一九0二年紙包不住火,他的風頭引起當地藏醫不滿,加上有藏民曾在大吉嶺見過他,達賴喇嘛終於知道其身份下令拘捕。河口慧海以十八天的時間迅速逃到鍚金邊界,安全回到大吉嶺的住所,只是曾經與他交往的貴族和逃亡時幫過他的藏族朋友,全部受珠連,慘遭酷罰。


最血腥 英國將軍屠藏軍

縱使河口慧海一九0一年已進拉薩,但西方指其為日本人,佔冒認中國人之利,因此認定榮赫鵬(Francis Younghusband)才是近代第一位進入拉薩的「外國人」。
然而過程絕不光彩,榮赫鵬是一九0四年入侵拉薩的英國遠征軍統領,曾經下令用槍炮屠殺只有弓箭長矛的藏軍士兵。當時俄國觀覤南下印度洋,英國提出「捍衛印度」方案,希望吞併西藏作為緩沖區。
榮赫鵬生於一八六三年,是印度出生的英國人,他喜歡探險更甚於軍事,一九二一年他出任英國皇家地理學會,發起一九二一年全球首次登陸珠峰的探險活動。


最鬼祟 印度間碟潛入繪地圖

南星本是印度喜馬拉雅山腳一所小學的教師,被英國特務遊說,受訓三年繪製拉薩地圖。一八六六年春天他扮作朝聖僧侶,一步步從尼泊爾走到拉薩,每一步不多過一釐米也不少於一釐米,手上的剛好一百顆,比普通僧人的少了8顆,經筒裡沒經文,而是步距的紀錄。他在拉薩期間,白天記錄二十次太陽位置,夜間記錄十六組恆星位置。
同年四月,南星在前來接應商隊的掩護下踏上歸程,其後成爲間諜學校的教官。他通過記錄水的沸點,測定拉薩的海拔標高爲三千五百六十六米,這數目僅比現代測量儀測定的三千六百五十米低一點點;而用腳步丈量繪製出來的拉薩的地圖,僅僅比現代地圖偏差半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