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9th Jun 2001, 14:37 | 人物訪問(作品)
陳華恩二十六歲就當上了父親,從大女兒出生,感受到生命誕生的純然可喜;到小兒子在死亡門檻來回踱步,生命變得驚濤駭浪無從掌握,他深深地體會,當爸爸,不簡單。

「我一直都想要小孩,因為我有一個很好的爸爸。」華恩先說起自己的父親:「爸爸很疼很疼我們,他小時間家裡窮,賣了給人家,從小就沒有父親,所以對我們非常的好。我記得小時他總會揹我上學,幼稚園了,還是天天揹,有年給老師笑,那麼大了,還要人揹!
但有一天,那時爸爸在牛奶公司上班,要去斬一棵樹,那樹原來根部已鬆了,他一用力,就從梯子掉下來,跌了下山!他腰骨脫交,還勉強爬上馬路,但爬了大概一百公尺就不支暈倒,有人發現了他送進醫院去。公司開除了他,後來就做點小生意。
到今天他的腰還是不好。那次之後,爸爸不能再揹我了。」

女兒的快樂

因為父親作了好榜樣,兒子也很希望自己有一天,會當個好爸爸。華恩二十四歲就結婚,兩年後女兒出生,高興得不得了!「我抱著她,嘩,一個生命在我懷裡。我抱著她貼著我的心,她是那麼的需要我,從來沒有人要那樣依靠我生存下去。我的心在動,滿滿的憐憫。
小時候爸爸都會照顧我,我是很麻煩的嬰兒,一天可以換二十四條尿布。到我女兒,我會幫她換尿片﹑洗澡﹑餵奶,就是很享受地去照顧她。很快樂地看生命長大,真的很好。」
為女兒改名字也費煞思量:「她是七月七日盧溝橋事變出生,又是猴年,我想過叫陳猴七,太太當然不依!我又想最重要是她安全﹑勇敢,可以叫陳全勇,太太又不肯。最後名字是陳允祈,我們都是基督徒,應允祈禱比較是太太的心情。」
照顧女兒,讓華恩對人認識更多:「女兒很招積的,餵奶會用舌頭頂奶嘴,不肯喝。那刻我突然發覺她也是獨立的人。我只是有幸當她爸爸,但她的生命是和我截然不同的。我是在養育一個人成長!她不只是我的女兒,她還是一個人。」
祈祈是很乖的小女孩,很安靜,唸書生活都不必大人太操心,陳家三口子,過得很快樂。祈祈四歲半時,華恩又當上了爸爸。

兒子的憂心

「兒子出生時,醫院給我進產房。我是很怕血的人,又看著太太大叫生產縫針……很深刻的片段。看到是兒子,我大叫:仔呀!太太說:你還是喜歡兒子!」又一次經驗生命誕生,但這回華恩卻看到生命另外一面。
「兒子十天大就出事,肚子漲得很厲害,像青蛙。醫院把他送進深切治療部,醫生也做不了什麼,就說停止餵奶。太太坐月子,我一個人在醫院,拼命央求護士給我留下,一整個晚上我就抱著他,他餓慌了,哭得不停,我就一直抱著他,一直在房裡轉,覺得他好可憐。
第二天,他肚子小了,就出院了。
三個月大事情了。我發覺他呼吸怪怪的,肋骨附近像下去。醫生發現他腹腔內有個腫瘤,像奇異果那麼大,幾乎佔了腹腔一半位置。醫生說從來沒見過嬰兒長那麼大的腫瘤,他給了一本書我跟太太看:兒童癌症!
那真是一步一驚心!
馬上照x光,就要簽字,什麼後果自付的,看也沒細看就得簽了。超音波﹑磁力共震﹑電腦掃描……插喉灌進八安士的螢光液,小小人兒,吃奶也不過是四安士!我就是做「劊子手」,負責按著兒子,我是刻意要一起面對各式各樣的測試,希望我按著他時,起碼多點愛心陪他受苦。
抽骨髓時,我和太太都得在外面等。我們怕得要命,太太哭,我也哭,很害怕。醫生說手術是二十分鐘,結果用了四十分鐘,那多出來的二十分鐘是很長很長的日子,我們都不敢走近那病房。
如果有事的是別人,我也會安慰不要擔心,但是自己的兒子——那刻突然明白耶穌釘十字架時,為什麼父神是掩面不看,祂不忍心啊!」

手術的折磨

「醫生都準備是癌症了,以為是腎上腺生癌。
做手術前,醫院都沒有這樣小的手術袍,披件小童衣躺在大人床,我求護士給我抱著兒子進去。在進去手術室前,我對兒子說:這一刻我陪不了你了。生命原來可以這樣無助。麻醉師來,接過兒子,說,放心吧,我們會照顧他了,嘩,這真是天使的說話!很簡單的一句話,我就像聽到天使說話。」
手術整整五個小時,有一位朋友陪著華恩和太太,不斷地禱告:「神啊,孩子就放在你的手裡了。」
手術成功,腫瘤是良性的,原來生在肝上,醫生把三分二的肝砌了。特別的是,如果醫生一早知道腫生在肝上,就會沿著肋骨開刀,疤痕會八字形,但現在在腎上腺開刀,刀疤卻是向上彎的半圓。胸部兩點加上疤痕,是個「哈哈笑」,整件事就是哈哈笑地結束了。

父親的艱難

兒子經歷這次大病,本來安穩的一家三口起了變化。女兒才四﹑五歲,沒料到弟弟出生會這麼大事情,不容易接受,又是害怕,又是有點妒嫉。華恩本來在中學教書,又去了一間學生機構當幹事,工作繁重而不穩定。他也說不出為什麼,就是女兒不乖了,自己脾氣壞了,他動手打女兒。
「我試過打她屁股,一次打了臉。之後非常非常的內咎,為什麼我這麼愛的人,我貼在心口上的一個人,我會這樣!她唸幼稚園時我們都很開心的,為什麼上了小學我們會弄成這樣?
我的怒氣就如決堤,堤壩有個位子,就算修補了,洪水一經過就在那個位置爆發,控制不了的!」祈祈七歲,就變得乖多了,華恩也沒打了,但仍然是內咎,害怕是因為自己令女兒太守規舉,不能發揮個性。華恩過去幾年兼讀了教育碩士課程,看了很多理論,唸了很多書,但用在自己孩子身上卻是不易。
今年年初,又有事了。那次是兩姐弟在商場吵架爭玩具,華恩控制不了脾氣,罵了孩子。兒子受軟不受硬,很生氣,爸爸罵完了,把他放下地時,他跳,就失去重心撞上鐵桿,登時頭破血流如泉湧!
華恩死命抱著兒子找醫院,太太一直罵,女兒嚇得一直哭。醫生不過縫了兩針,華恩很心痛:「兒子那麼漂亮,破相了!還是因為我!」每一天,華恩都會看兒子的傷口,變成疤痕,再慢慢不顯眼了,他仍然會去看:「看到這條疤痕,我告訴自己不可以再錯了,要控制脾氣。」

生命的成長

華恩已經是機構的高層人員,工作很忙,但規定自己一星期,不在家吃飯的次數,不可以多過兩個晚上,幾乎每天回到家,都會陪兒女到公園玩。就是阻礙了事業,他覺得這是應份的:「我的工作是幫助人,但沒有理由別人比身邊的兒女更重要。我做那麼多青少年工作,都知道家庭是社會的核心,不可以不負責。」
有次他要到外國公幹,早上五點就要出門。「女兒說,你叫醒我,我要送你,結果那天她起不來,說聲拜拜就繼續睡。我到了外國,一天突然想,如果我回不去了,他們就記得這一聲拜拜嗎?我的女兒,我的兒子,我的太太,突然非常失落。」華恩說那刻覺得家人很珍貴,但回來了,還會有生氣的時候,很矛盾。
問華恩,會很擔心不能當個好爸爸嗎?「我不會是好爸爸了!」他馬上答:「女兒四歲前我還竊竊自喜,覺得我當爸爸還不錯,現在知道真的不容易。」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華恩的兒子飛撲到爸爸懷裡,女兒拉著他的手,我心裡響起了那首廣告歌:唔需要偉大,唔需要有錢,唔需要名氣,唔需要好叻……都能當個好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