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5th Feb 2000, 14:06 | 人物訪問(作品)

擺結婚酒當天,化粧小姐來幫忙,那小姐生過「大頸泡」,一摸新娘的脖子,就說:「咦,你的甲狀腺有問題,可能是大頸泡.」那天鬧哄哄的,忙得不得了,也沒空管了.渡蜜月,開始有點不妥,感覺老是「頂著頂著」,吞東西有點困難.回來兩個星期了,突然心血來潮,非要看醫生不可,一看之下,竟然是甲狀腺癌.
做手術把甲狀腺切掉了,醫生也說這是癌病之中,最輕微的一種.想不到過了兩年,癌細胞悄悄的生到淋巴腺上,這次手術開了四刀,雖然痛苦,還是撐過去了.又過了兩年,夫婦正想要不要生小孩,要不要有新計劃,忽然發現癌細胞擴散了去肺部,整整一百多粒腫瘤,根本沒法醫治.
安妮和家華結婚八年,每一天都是和病魔搶時間,死亡的陰霾下,兩人活出了婚約的誓言:無論疾病痛苦,都不分離.當中雖然也有淚水﹑有想放棄的時刻,但更多的是歡笑,為能夠和對方一起生活歡喜快樂.

「我和你是一世的.」

安妮和家華是去旅行認識的,那種四十多人的旅行團到泰國玩.回港後,大家出來聚會,漸漸聊得投契,四十人的集會變了兩個人.拍拖三年,她愛他細心穩重,他喜歡和她談天說地,彼此都認定了對方.九一年擺結婚酒時,他二十七歲她二十四,還想好別太快有孩子,安妮要唸幾個進修課程.像一般的情侶開始,像一般的情侶發展,讓人以為也是像一般的情侶生活到老.
那想到結婚當日,一切都不同了.
家華大嚇一跳,安妮卻還不懂得怕.醫生說,甲狀腺癌有九成機會會痊癒,她想自己不過二十四歲,生活健康正常,很快便好的了.但到九三年,又是秋天,癌症擴散,她開始很不高興,又要電療又要開刀,很痛很辛苦.家華很小心的照顧太太,事事都讓著.
因為電療,安妮一直掉頭髮,家華幫她洗頭.誰知道一沖水,腦後的頭髮全掉了,他馬上把頭髮拾起來,不讓她看見.安妮奇怪,他怎麼會一直在弄什麼似的,到吹頭時她才覺得頭髮少了一大片.家華按著她的手,一直說,不用怕,不用怕,沒事的,沒事的.兩人鎮定的繼續吹頭.
家華又要上班,又要照顧安妮,有時回家路上,駕著車,一臉的淚水:「我很擔心她會擔心,怕她不開心.」淚乾了才敢回家,心只想要逗太太笑,要鼓勵她,不可以兩個人光抱在一起哭.
那時兩人只是擺了酒,本來想去了蜜月旅行就註冊,一病就擱下來了.安妮問家華:「你想一下.如果你不跟我註冊,我不會怪你的.」「黐線!當然要註冊!註冊不過是儀式吧了,我和你是一世的.」在九四年九月八日,三年前擺酒的同一天,兩人正式註冊,唸誓詞時,感受特別深,真真是共患難的夫妻了.

「每晚他都會說笑逗我.」

九六年再知道癌細胞到了肺部,安妮好生氣,大發醫生脾氣.她非常的氣餒,一百多塊惡性腫瘤,連切除也不可能,那刻真的想放棄.好幾個晚上,安妮心情沉鬱,滿腦子都是自殺的念頭,只是看著熟睡的家華,如果死了,他會怎樣?怎能丟下他!放不下他啊….
家華非常的擔心,工作時每一﹑兩個小時就打電話回家.每個晚上家華都會跟安妮聊天,一邊看電視,他一邊替她輕輕按摩,說悄悄話,非要把她逗笑了,開心了,他才能放心去睡.要離港出差,他要她發毒誓:「說,如果你自殺,我就馬上撞飛機死!」
安妮也知道對不起家華:「我死了,不過是一了百了,但他呢?如果我不在,他真的會很無助,很痛苦.」為了他,她活下去.
去年安妮病況惡化,進醫院住了一個多月,分開睡,兩個人都很痛苦.家華說:「她一個人睡在醫院,我就舒舒服服的睡在家,好難過.很想很想她回來.每次醫生說可以放一﹑兩天假回家,我都很想說,你就乾脆讓她回來吧.」
這下子安妮再也不尋死了:「其實不會自殺的,真真要死,又不捨得了.他用了這麼多心機,不離不棄的,他沒有離開我,我為什麼要離開他呢?」她很高興可以過了千禧年,現在的目標是二零零五年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她要活著去玩,和家華一起去玩.
家華也知道她的病是致命的:「也會想,但可以照顧就照顧好,始終會有一天…..盡量珍惜囉!如果不在,也沒辦法.但真的不想這麼快.」

「好掛著你呀!」

結婚八年,兩人沒有吵過架.時間是一天一天騙回來的,還有什麼好吵的?安妮說,比未生病前更覺得家華好:「之前也好,但不知道,看不到他真的這樣好.他真的愛我,我是為他活下去.」家華常常和她說話,有幾句她很感動:「家華有次說:「如果可以考醫生,就可以醫你了.」嘩,好甜,好滿足!又有一次說,不後悔和我結婚,因為覺得和我好夾,一起好開心…...有時想,這對他很不公平,其實他可以找個好太太,運氣不好遇到我…..覺得對他不住.如果我死了,就可以再娶了.」
家華瞪著她:「我又沒想過….我從沒後悔過,也不覺得偉大,沒什麼特別呀.不過會有點擔心自己,萬一自己有事,那誰來照顧她呢?
很享受這幾年的時間,不覺得特別辛苦.放棄,走了去?不!…..因為錢全在她手裡!」這下論到安妮瞪著他.
現在安妮的病況算是穩定了,偶而氣促,需要用氧氣機幫助呼吸.他倆沒問醫生還有多少時間,安妮說:「有什麼好問?知道是一年,可能天天坐著不知如何,不問,可能有十年呢!」家華自己做生意,盡量抽時間和安妮一塊,有空便去旅行,說說笑笑的過日子.
一星期總有幾天,兩人會一起看掛在睡房的結婚照,那是很傳統的油畫式結婚照片.安妮說,大家會看著談天,會說:「好掛著你呀!」她指著照片,笑著說:「看,就是拍照那天發現腫瘤,這張照片還有那腫瘤呢!」
「愛,是體諒和支持.兩個人一起不簡單,要互相照顧﹑共患難,不要小小事情就分開.」安妮和家華如此說.

box
常常會想,這個世界有誰是沒有了不可呢?再難過,也不過是夜裡醒來號哭吧了.但一旦病了,感覺真真無助,總不想身邊只有紅著眼的老母親.認識安妮和家華,是因為安妮住過靈實醫院,她提名家華作「傑出照顧者」.靈實醫院把去年收集到的「傑出照顧者」故事結成書,掀開<緣途有你>,篇篇都是有血有肉感人至深的情書.
有個故事我很感動,但主角不肯接受訪問.那是一對情人,生活了十多年,但因為都經歷過不愉快的婚姻,沒有正式註冊.一直到了一天,男人忽然病得很重,看是不行了.女人盡力照顧,男人還是沒有起色.她毅然提出要結婚,她要他活下去,要他知道,無論如何她都不會離開他.男人想,也好,始終要給女人一個名份.
女人獨個兒去登記排期結婚,看到人家都是一雙一對的,不禁哭了.淚水把表格弄濕了,職員很不高興,但一知道新郎是垂死的人,馬上靜下來.
結婚真的有用,男人慢慢地好起來,註冊當日竟然可以坐著輪椅宣誓.婚禮過後回醫院,沒想到醫院舉行了慶祝會,兩人又是開心又是尷尬.
男人的病受控制了,過了一段日子可以回家.女人全心全意的照顧他,現在已經兩年多了,可能短期內男人就會完全康復.


[1]

在臨終者最後的旅程上,何止只有家人的照顧和不離不棄。舒緩病房的工作人員,義工和一班輔導員對看似沒有將來的人亦提供無私的關懷、支持和陪伴。我們中心就服務了許多靈實的末期病者,為他們及他們的家人提供個人的臨終和哀傷輔導服務,當中的故事每每觸動我們的心靈。我們很希望可讓香港市民了解這樣的服務的意義,請問我們能如何聯繫報章或電台的採訪人員呢?我們亦很歡迎你到我們中心參觀或與聆聽過來人的經驗。


[引用] | 作者 Yuki | 19th Sep 2010 00:01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Yuki

很想去你中心,
請電郵給我: leilachan@hotmail.com
謝謝

Yuki :
在臨終者最後的旅程上,何止只有家人的照顧和不離不棄。舒緩病房的工作人員,義工和一班輔導員對看似沒有將來的人亦提供無私的關懷、支持和陪伴。我們中心就服務了許多靈實的末期病者,為他們及他們的家人提供個人的臨終和哀傷輔導服務,當中的故事每每觸動我們的心靈。我們很希望可讓香港市民了解這樣的服務的意義,請問我們能如何聯繫報章或電台的採訪人員呢?我們亦很歡迎你到我們中心參觀或與聆聽過來人的經驗。


[引用] | 作者 leila | 19th Sep 2010 10:20 | [舉報垃圾留言]

[3]

曉蕾,已發電郵給你,請查收。


[引用] | 作者 Yuki | 22nd Sep 2010 11:4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