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1st Sep 2003, 21:05 | 人物訪問(作品)
香港電影尋父記 

「香港電影之父」黎民偉一百一十周年誕辰,電影資料館辦展覽、放電影、出版日記、舉行多場講座、帶市民實地考察、中英話劇團甚至度身定造劇目──記憶中香港從沒為個別人士舉行如斯隆重的紀念活動,連國父孫中山也未曾在這城受此禮待!

是因為香港電影如孤兒,認出了父親,即時便有歷史、有傳統?

  

余慕雲:「香港電影創始人」

本港資深電影歷史研究者余慕雲揚言:「我是第一個人叫黎民偉『香港電影之父』,在我之前,沒人知道。」他自六十年代開始研究香江電影史,在其充滿「第一」的著作《香港電影史話》中,黎民偉創辦了香港第一間電影公司「華美影片」、出產了香港第一部故事片《莊子試妻》、創辦了香第一間電影演員養成所「民新演員養成所」、第一間由港人投資興辦的新型電影院「新世界」。

余慕雲指出,縱使香港第一個電影導演梁少坡、第一部故事片是《偷燒鴨》,但那是上海亞細亞影戲公司出品,黎民偉「華美影片」出品的《莊子試妻》才是香港第一;而縱使黎民偉的兄長黎北海繼續留港從事電影業,沒跟胞弟去上海,可是最初發展的資金是黎民偉賣米後支付的,功勞依然最大。

《香港電影史話》因此稱黎民偉是「香港電影事業的創始人」。注意,這書主要羅列史料,當中並無出現「電影之父」的名號。

 羅卡:「香港電影之父」

「香港電影尋父記」或許最關鍵的一幕,由黎民偉六子黎鍚先行出場。

1981年黎鍚開始整理父親的遺物,編了兩本文集和圖片集,本意是供黎家後人閱讀。1993年黎民偉誕辰百周年,黎家在酒店開紀念會,出席者當中包括另一位香港電影學者羅卡。

「我在八十年代也聽聞過黎民偉,但這場合認識了黎鍚、看了他為父親編的書,才真正認識這位『香港電影之父』。」羅卡憶道:「我當時有份籌備香港電影節,隨即在1995年舉辦早期中國及香港電影回顧,積極推廣。」1996中華文化中心主辦「紀念香港電影之父黎民偉」展覽,羅卡其後並與黎鍚合編《黎民偉:人、時代、電影》。

羅卡眼中的黎民偉,令香港電影「從無到有」:少年時拍攝實驗電影、青年時搞獨立自立製作、新聞攝影、壯年時主持上海最有規的民新、聯華公司、抗戰烽火中冒死進行戰地攝影、又是今日所謂「民眾劇場」的活躍分子。

羅卡強調黎民偉的貢獻不只是開創,其電影製作亦是劃時代的,例如在杭州實景拍攝的《西廂記》,重新演繹男女關係,既有象徵意義、亦有浪漫的觀念;《木蘭從軍》更是在全國五省拍攝外景,動用了過千軍人協拍,這些大製作在當時實在需要非人的功力。

叫羅卡誠心推許的,還有黎民偉堅持和獨善其身的「精神」。

「黎民偉一生人都在從事電影業,並且最後選擇留在香港,既沒跟同國民黨往台灣,也沒接受北京電影洗印廠聘請為廠長。」羅卡突然有點感觸:「兩岸分隔,他兩邊都沒去,不知道晚年時是怎樣想的?我看過他的日記,勸子女別從政、別投機……還是很有尊嚴,沒有自怨自艾。我主觀上,是願望國內或是台灣研究中國電影史的學者,可以重新認識黎民偉。」

 盧偉力:「時代的兒子」

西方巴哈被稱為「音樂之父」,原因之一是他創立對位法,開創全新的音樂風格,不過對於中方,能稱為「父親」者,「風」度、人「格」似乎更必要。

在中英劇團作品《香港電影第一Take──黎民偉.開麥拉!》的導演及編劇盧偉力在短短一小時訪問中,提了不下五次:「黎民偉是時代的兒子!在革命期間掌電影作為工具,見證時代的風韻。」

黎民偉16歲參加同盟會,並走上戰場,以笨重的攝影機紀綠北伐;其後日本侵華,亦立即放下廠長職務,親自帶隊抗敵情景,拍出《國民黨革命軍海陸空大戰》、《中國國民黨全國代表大會》、《孫中心先生北上》、《黃花崗》等新聞紀錄片。

盧偉力亦是浸會大學電影及電視系助理教授,他激情洋溢地說:「之前電影只是娛樂的一種,但黎民偉投身革命,所有孫中山先生的錄像都他是拍的,拍攝本身便是革命的行為,電影亦給提升到更高的理念層面──而這麼重要的人,竟然是香港人!」

他翻開黎民偉的舊照片,指指點點:「你看這一群年青的同志,神情多麼專注,為了革命此志不渝;你看這些聯華影片的合照,黎民偉明明廠長,卻站在一角,對當時的工作人員來說,他不是老闆,而是父親的形像;你看他1953的追悼會上,掛著「國片之父」的橫額追,地位可不止是香港電影之父!」

盧偉力不諱言這次既編且導的《香港電影第一Take──黎民偉.開麥拉!》,是一次「文化再現」,希望可以「發掘一個典型」:「辛亥革命不僅僅是孫中山先生,也有黎民偉的參與,革命女性歷來像是只限秋瑾一人,但其實還有黎的妻子嚴珊珊。」說到最後,幾乎是香港文化人的自我投射:「這是一個啟示:身處邊緣地理的人也可以作開拓的事、對國家有影響力!」

 

三張賀年片

香港文化界一片熱心推廣自家的「電影之父」之際,居於廣州的香港影史研究者周承人端來一杯涼水:「香港電影工業的機緣,可說是黎民偉開創的,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份,香港的電影歷史也是中國影史的一部份,但說『國片之父』是過譽了。內地不錯是漸多學者研究黎民偉,只因過去左傾思想影響,如今才能重評價聯華影片的價值,但我相信聯華另一主持人羅明佑較為重要。

其實說對香港電影的影響,一直留港發展的黎北海,功勞更大!我想兩地的視點並不一樣。」

對於「xx之父」香港設計及文化研究所負責人趙廣超有個有趣的比喻:就像水的物理現像,總要累積到一定的水位、一定的群眾數目,才可以激起一滴水珠,成為眾人的偶像,水位一旦下降,會消失的水滴不過是潮流現像,但過後仍站立得住的,才是真正的大師。

黎民偉曾經寫過三張賀年片,文情動人,你會知道就是喧鬧過去,他永遠是香港電影界的典範。

「電影是我的生命──十九年心血灌溉,纔獲得一線光明;但容我繼續努力,也許有燦爛前程。」(中華民國廿二年元旦)「一年過去,馬齒徒增;我發覺自己太渺小,難負起電影文化動的使命;但,我自己承認是電影的忠僕,不惜為它作任何犧牲。」(中華民國廿三年元旦)「電影是文化教育偉大的武器,我們要好把握住這個武器。願從新年起,望大家注意電影文化事業;願從新年起,中國電影發揮最大的威力。」(中華民國廿四年元旦)撮自《黎民偉日記》

刊於國際藝評人協會刊物2003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