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22nd Apr 2004, 19:33 | 外地採訪(作品)

走進童話裏德國巴伐利亞

  眼前景象美得難以置信:整個大湖都結了冰,月兒下,白暟暟的一片晶光。踏著厚厚積雪走過去,突然瞥見地上拳頭大的小雪人,眼睛、鼻子都是糖果紙做的,可愛極了,再看看雙腳,原來已站到湖面上。

雪山下的小城,老房子精細地繪上大幅壁畫,居民彷彿從圖畫活過來,男士穿著傳統的皮短褲、帽子插羽毛,女士蓬蓬的圓裙子,由小背心扎出腰身,大伙兒捧著啤酒大吃大喝。

而雲南女子Jennie的故事,更似是一篇童話。

  

Jennie帶我們上德國最高的雪山楚格峰(Zugspitze),纜車的影子在雪地上緩緩上升,乍看一棵棵的「小草」,原來是大松樹給埋在積雪中,僅僅露出樹尖。楚格峰高近三千米,不過是阿爾卑斯山脈其中一個山峰,在峰頂觀景臺望過去,連綿雄偉群峰,剎那間教人目眩。

「我第一次上這雪山,賴在雪地上,都不肯起來了!」Jennie笑得好甜。

  愛上雪山的女孩

Jennie剛畢業便到雲南金沙江的水壩當電腦技術員,同事中有名德國工程師,大家相處了一年多,不過是點頭之交。

「九三年他忽然問我,要不要跟他回家鄉旅遊?我以為是說笑,一下答應:好啊!反正我從來沒出國!誰知他真的替我辦手續、買機票!我對加米施.帕藤基興(Garmisch-Partenkirchen)一見鐘情,太美了!我第一次玩雪,開心得像個小孩,在森林裡,小鳥會飛到我的掌心,連動物都這樣接受你,人和大自然真真融在一起。」

九四年德國同事已經退休,Jennie再次到加米施.帕藤基興探望他,對人、對地的感情與日俱增。九五年、九六年,每年這般拿一個月假來德國,工作單位難免有意見,九七年,她終於下決心,驀然嫁來異鄉。「丈夫的朋友都問我,他真的那麼英俊嗎?我說人當然好看,但地方更美!」我們在林中散步,積雪漸漸融化,太陽照射到的草地,長出白色紫色的花兒。我開始明白Jennie

雲南不也有雪山麼?「可是人文氣息不一樣啊。」

我點點頭。雲南去過三、四次,迪慶的十三太子峰甚有氣勢,但當地連像樣的旅館也無,玉龍雪山下的麗江古城,越來越喧鬧,加米施.帕藤基興有一份優雅精緻,連瑞士的雪山小鎮也比下去。

 自豪的旅館東主

對面教堂鐘聲響起,彌撒結束,人們全湧到我們入住的旅館餐廳來。這天正好是教會成立的慶典,男士們穿戴傳統衣飾,喝啤酒、吃水煮的白香腸,好奇張望,一個男人隨即拿出本子訪問我們。原來他們每一年完了慶典,都會來這一間旅館餐廳聚會,由中午吃喝聊天至晚上,還有專人把過程記錄下來,他手上已第六本,第一本由一七七六開始記戴,現在還好好的保存在餐廳。

加米施.帕藤基興位於德國南部巴伐利亞的南端。巴伐利亞除了是德國十六個省份之一,還是自成一格的族群,在德國北部,我一提巴伐利亞,人們便藐嘴。萊比鍚的Punk頭司機,說起巴伐利亞男人的皮短褲、白長襪,滿臉不屑;波恩的公關嘲諷:「他們以為若果巴伐利亞完蛋,德國也會完蛋!」你看,南北不和,處處如是。但在加米施.帕藤基興,傳統真的極其隆重地保存,就是十六世紀的老木房子,還是粉刷一新,配上漂亮的壁畫,老人家挺直腰,體面地穿起民族服裝,人與地,如酒般越舊越純。

旅館世世代代都是Fraundorfer家族開的。現任的老闆Josef Fraundorfer坐在專用的桌子,驕傲如國王。食客鬥喝啤酒、樂隊大唱民族山歌、男孩表演傳統舞蹈,全間餐廳鬧哄哄的,Josef一派自豪地靜靜坐著。問他加米施.帕藤基興有什麼好?他逐字說出來:

「高山。

藍天,白雲。

巴伐利亞的民族,我們的心,是和上帝連在一起的。」

  德國的美少年

加米施.帕藤基興還有個典故。話說這本是兩個小鎮,一九三六年舉行第四屆冬季奧運會時,才由希特拉下令合而為一,可是兩地素來互相爭競,你說你的獵物更豐、我說我的農產更美,到了今天兩邊都仍然堅持,自家房子的壁畫最美。

我這外地人,只覺喜歡體育的,會住在帕藤基興,那幾楝冬季奧運會場館實在觸目,在後花園便可看到花式跳台滑雪賽。喜歡買東西的,還是愛待在加米施的瑪利安廣場吧,那帶全是行人專人區,商鋪林立。

市郊的修道院Ettal,那裡有一家中學,是全德國最有名的學校之一,出了不少名人政要,前德國駐華大使Konrad Seitz也是舊生。

修道院開放供人參觀,好奇前往,沒想到在雪山腳下,竟有這麼一所宏偉的巴洛克式大教堂,內裡洛可可式的精美鑲金壁畫,絕對能叫人嘩一聲。但叫我看呆了的,還是那些迎面走過的德國美少年,高挑,英俊而冷酷──地靈人傑是有道理的。

校長Augelus Waldstein滿頭銀髮,在Ettal唸書、修道、還當了三十年校長,摸熟了這裡的一草一木。他說修道院「只有」六百七十四年歷史,十八世紀開始辦學,原先專門訓練武士。「我們是德國第一所學校教授地理、歷史、現代語言等新派科目,這在當時是劃時代的創舉,吸引了來自全國的學生。」校長說。

到了今天,學校仍刻意保存開放的風氣,老師學生打成一片,校長不時截停學生聊天。全校約四百六十名學生,由十歲至十九歲,學費一個月不過二十歐元,但寄宿每月要付七百歐元,不少外交人員會把孩子寄宿在這裡。

  古怪的國王

如同大鏡子打破了,碎片散落群山,阿爾卑斯山脈有無數湖泊,晶瑩發亮,其中最大的是基姆湖(Chiemsee),人們豪氣地稱為「巴伐利亞大海」。

光是看那介紹便累人:游泳、划艇、遊船河、環湖踩單車、騎馬、坐熱汽球、乘蒸汽火車、打高爾夫球、玩沙灘排球、聽水上音樂會……式式形形的活動,厚厚一本書似的,堪稱「多功能大湖」。基姆湖早已是德國人渡假的熱門地區,當地居民Corinna笑言:「夏天真是忙個不停,太多節目、太多活動了,簡直不知道要選哪樣!」

我知道,我要去看巴伐利亞國王Ludwig II的湖心皇宮HerrenchiemseeLudwig II便是新天鵝堡的興建者,性情浪漫,思想異於常人,湖心皇宮裏裏外外完全彷照法國凡爾賽宮而建,所有畫像都是歌頌法國國王路易十四。

「我們的國王,建這皇宮不是為了住,是為觀賞的。夜裡他一個個房間走去看,真的很古怪。」講解的是一位十分可愛的女孩,銀玲般的聲音說:「國王本來很英俊的,後來一直發胖,牙齒又全壞了,說話也要用手帕掩嘴,他什麼人也不想見,隨從把飯菜都放好,整張桌子便用升降機升上飯廳,讓國王自個兒吃飯。」少女惋惜的神情,令國王的生平更添傳奇,大家看著極盡豪華的裝潢,禁不住一同歎息:真是怪人。

 童話般的享受

入住的酒店正正對著基姆湖,風光如畫。

我看著太陽慢慢從水面升起,走進湖邊的熱水池。初春,地上積雪尚末融透,日出的光芒照得雪塊閃閃發亮,泡著熱湯,思緒飄到很久很久以前,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再也不願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