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13th May 2004, 19:30 | 外地採訪(作品)

重修舊好  前東德名城

 差點以為德雷斯頓(Dresden)和魏瑪(Weimar)給對調了。

魏瑪享盡德國的文化精粹,文人薈萃,歷史意義極其深遠,乍看可是平平的小鎮;德雷斯頓一亮相,風采非凡,舊城區滿是巴洛克和文藝復興時代的建築,當地人好不自豪:「德國南方文化之都首推慕尼黑,北方就是德雷斯頓了!」

兩個都是前東德政府管治的地方,四十年的鐵幕統治,令美玉一度蒙灰,東西德統一後,各方無不用心洗擦,怕的倒是用力猛了,反損潤澤。

  

德雷斯頓原先像是初出道的小明星,不斷拿別人往自已臉上貼光,向來被譽為「北方的翡冷翠」。

這裡曾經是日耳曼民族中,性格勇猛的撒克森人首府。十七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魅力迫人,撒克遜國王Augustus the Strong聘請意大利的工匠幫忙興建德雷斯頓,又大量購置意大利的名畫,兒子Augustus III甚至斥巨資,把大師Raffaels的《The Sistine Madonna》買回來,那兩位若有所思的小天使,吸引力不遜於《蒙羅麗莎》。

二次世界大戰,城市嚴重炸毀,其後又在共產黨政權下苟延殘喘──這下子,德雷斯頓反而發展出個性來。

  舊城電腦重建

德雷斯頓由易北河(Elba)分成新舊兩區。除四舊、貶宗教、文化大革命……這是在中國發生的事,東德共產黨執政之初便開始修復德雷斯頓舊城,希望保留傳統,尤其是森帕歌劇院Semper Opera,表現良好的工人可得到補助票欣賞歌劇。

走進舊城中心的Theaterplatz廣場,隨即置身在一片巴洛克建築,森帕歌劇院在多間博物館、教堂、宮殿中,依然相當觸目,外形比慕尼克國家劇院更有特色。外面長長人龍正預前購買冬季的節目,人們對音樂的熱愛,從沒因政局變換而更改。

劇院在戰時給炸中前廳,內裡損毀嚴重,可幸外牆基本維持原貌。前東德政府缺乏資源,復修沒法用上原本昂貴的大理石、鍍金裝飾,眼前的裝潢顯得有點粗糙,但人工重畫的壁畫一絲不扣,昔日精緻可以想像。

野心更大的,是重建河邊的Frauenkirche教堂,古時德雷斯頓的風景畫。一定少不了這教堂。一九四五年,德雷斯頓人渡過了一個憂傷的情人節,二月十三日英美聯軍展開大規劃轟炸,十五日Frauenkirche教堂倒塌。東西德統一後,隨即有人提出重建Frauenkirche。新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把整個教堂的資料輸入電腦,再由電腦監控全個重建過程,每一塊石頭,都由軟件決定擺放的位置!

如果沒有這段過去,Frauenkirche不過是歐洲其中一個美麗教堂,如今可是額外觸目。教堂僅開放地庫,每天有專人講解重建進度,七月二十二日,教堂的黃金十字架會重新安放在塔頂。兩年後德雷斯頓舉行建城八百年慶典,教堂將會隆重開幕。

  新城年青活力

過河走到新城區,導遊連忙說:「這些共產黨時代的建築,有一天都會拆掉!」

歪頭看看那些七層大廈,灰頭土臉的算不上好看,但急急拆掉,不連歷史也抹掉了麼?新城區其實別有特色,沿河一帶是商業區,一轉入Alaustr Louisenstr.兩條街,全是年青人的商鋪,有點髒、有點亂,但有趣。

Kunsthof Passage原本是小型工廠區,老房子塗上斑斕色彩,加上大量想像力豐富的圖畫,改裝一新食肆和精品店林立。轉入小街小巷,現代多層大廈和十九世紀洋樓夾雜,不時有驚喜,發現一個古雅的公共泳池,竟有百多年歷史!外面又有一家「加勒比海酒吧」自製沙灘,地面全鋪上海沙。德國人不是最愛Beer garden,在公園大喝啤酒嗎?這裡有家Tea garden,售賣香草茶;區內還不少New Age店鋪,貨品古靈精怪。

共產黨統治時期,只有正式結婚才能分配房子,一些年青人和同性戀者紛紛搬到這帶來,意外地創造一股次文化。

風格懸殊的新舊城區,展示現今德雷斯頓豐富多變的新姿──小明星添了資歷、找到定位與特色,終於獨當一面。

  共產黨的博物館

論名氣,魏瑪更勝德雷斯頓:德國大文豪歌德在這生活了五十七年,哲學家尼采在此終老,音樂家巴赫、李斯持先後待過,連二十世紀初劃時代的藝術建築學校Bauhaus,也在此創立。可是眼前的小鎮,實在配不上這些響噹噹的名字,滿街十八、十九世紀的洋房,一律掃上鮮艷的顏色,也許是顏色太新、天色太暗,總嫌生硬刺眼。

這地方,怎會吸引了全國好幾代的文化精英?

時光回流到一七七二年。魏瑪公爵的妻子Anna Amalia熱愛藝術賞識文人,請來寫出德國文學史上第一部長篇啟蒙小說的Wieland,當兒子Carl August的教師。Carl August執政後,隨即聘請歌德,如同雪球越滾越大,歌德又再聚集一批文人雅士……

精英雲集在這小城發夢,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便在此成立第一個代議制的民主政體「魏瑪共和國」;然而也招來了獨裁者希特拉,一九三七年這裡市郊興建德國第一個集中營。失節的名城,在很長一段時間沒能抬起頭來。

共產黨接管後,魏瑪被視為「博物館」般看待。別的小鎮窮得掘起路面的老石頭出售,這處仍有原裝的石子路;這裏也沒所謂舊城區,離開景點雲集的市中心,附近還是相若的老房子,歷史彷彿凝住了。

  歌德的王國

人類最大願望便是有一支塗改液,讓所有不堪往事都可消失。如今魏瑪廣開旅遊之門,繞了一圈,焦點依然歸於歌德。

歌德在魏瑪簡直為所欲為,房子是自己設計的,每個房間用上不同的顏色,說要製造不同的心情,內裡放了一萬五千件藏品,由羅馬雕像、當代文學到地理化石。別墅擺放他設計的古怪家俱,作家對書桌椅子總是異常執著,歌德坐的是一張馬鞍似的高腳椅!連別墅窗口望出去的大公園,園林設計亦出自其手筆,他甚至重建魏瑪公爵的宮殿、規劃Anna Amalia的圖書館。

成名真的要趁早,歌德二十五歲已寫出潰際人口的《少年維持的煩惱》,似乎生前已料到住處有朝一日會萬人景仰,於是苦心經營。至於其設計品味,這樣說好了:歌德的偉大,還是在於文學。

市中心看過德國名作家席勒故居,到對面的Bauhaus博物館,轉進音樂家李斯故居,再找到尼采故居……魏瑪是耐看的,幾代文人留下的生活片段,或風光得意、或抱恨終生,所思所想小房子根本柵不住,急著要告訴每一位訪客。

素淨的底色,更能顯出這些耀眼的光彩吧,開始接受魏瑪的樸素和含蓄。

小鎮隱藏太多故事,臨離開又知道了一宗:原來二次大戰後,英美佔領了這兒,魏瑪本來可屬於西德的!但英美政府把魏瑪交給蘇聯,換取東柏林,歷史從此改寫。

是禍是福,誰又說得準?走在古老的石子路上,心想魏瑪若沒給鐵幕閉起四十年,這裡可能早已商業化,全是手信鋪、快餐店,今天也留不住那份文人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