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23rd Sep 2004, 19:16 | 外地採訪(作品)

羅馬尼亞  追尋吸血彊屍 

史托克的經典吸血彊屍小說《Dracula》,是真有其人的。

在羅馬尼亞如同馬蹄型的喀爾巴阡山脈中,幾千年來發生無數戰爭,每寸土地都吸飽了鮮血,其中一位殺紅了眼的,便是尼古拉王子。我們找到他七百年前出生的黃色古老大屋,下雨天,小鎮一片陰霾。穿過濃霧,深入群山,爬上崖邊的堡壘,當年他的皇后為怕落在敵人手中,在這跳河自盡。

深夜到抵所謂的「尼古拉古堡」,導遊點起臘燭走進地牢,樓梯彎彎曲曲彷彿沒盡頭。「尼古拉王子會把入侵的土耳奇人插在尖柱上,活生生流血至死,每頓飯他都要看死刑,沒遍地鮮血還吃不下……」他突然噤聲,樓梯盡頭,是一付棺材­──  

1431年,尼古拉王子在Sighisoara誕生。土耳奇大舉進攻、父親被政敵刺殺、長兄遭活埋、幼弟不斷爭權……不殺人,便被殺,他只能選擇殘酷。

尼古拉,在當地文字解作魔鬼。後來尼古拉怎麼變成吸血鬼?「真真假假,歷史和小說都混在一起了。」羅馬尼亞尼古拉學會的主席Paduraru教授邊駛著車,邊瞇著眼說。我們此行,便是跟著他進入深山。

出生地:行宮變餐廳 

隨著教授來到Sighisoara。走上鐘樓環看四周,我深深吸一口氣,真是漂亮的小鎮!一派中世紀的古雅,群山圍繞,陰霾的天色更添幾分神秘。小鎮的石子路給歲月磨得光亮亮的,在高高低低的老房子間迴繞。古城門一段路,搭了佈景版,羅馬尼亞人正在拍電影《Blood Rain》,聽片名便料到是一部恐怖片,可能又是有關吸血彊屍的故事呢。

廣場熱熱鬧鬧地正舉行一年一度的少數民族節,爭戰的日子早已過去,境內的德國人、匈牙利人、吉普賽人算是和平共處,改在舞台上各領風騷。但無論如何熙來攘往,人們一走到市中心一座黃色大屋,總會停步,指指點點竊竊私語:「這便是尼古拉出生的地方。」

我也站在大屋前,七百年前的老房子了,看起來還十分的堅固。門口的侍應使勁的招手,當年王子的行宮,如今是餐廳,汽水櫃霸氣地和介紹歷史的銅牌並列,餐牌乘機大造文章,包括有尼古拉番茄湯、尼古拉焗爐烤雞,要直登上三樓,才在牆上一角看到一幅小小的壁畫,說是尼古拉王子父親的肖像。

鎮還有一個小小的酷刑展示室,尼古拉王子只在這待到五歲,當年在這被殺的不是土耳奇人,而是七百位慘遭宗教迫害的所謂「女巫」。

「我們會兩頭分別用兩匹馬,硬生生把犯人拉斷!」教授說。

我淡然回應:「中國人會『五馬分屍』,四肢連頭顱一同拉斷!」

「我們還會把人綁住,一片片肉割下來!」「我們有『凌遲』,不割足一千片肉,不許犯人死掉!」

「你們中國人贏了!」教授終於敗下來。

我暗笑,若作家史托克知道了,吸血彊屍會否改在中國現身? 

城堡:愛妻跳崖自殺

車子繼續駛進深山,天越來越暗,雷聲大作,湖泊灰暗暗地波紋暗湧,未幾下起大雨,車外白花花什麼都看不見。教授連忙駛進一條隧道,說是晚上六點後就會關閉。隧道一點燈光也無!兩旁汽車只靠車頭燈照明,路中又有亂石堆,偶然還見避雨的吉普賽人。

好不容易穿過隧道,想不到山的另一頭居然放晴,天開了,夕陽照著山上一座倒塌的城堡Poienari。尼古拉王子在1448年至1476年間,斷斷續續統治羅馬尼亞的一個省,期間他曾在此被土耳奇人圍攻。他妻子看見底下黑壓壓的敵人,不相信能和丈夫逃得掉,縱身從城堡跳下去!

上城堡,要爬一千四百級石階,我們一步步爬,空氣涼涼的,倒也走得輕鬆。城堡只剩下幾楝石牆,好奇走近崖邊,高得嚇人!傳說底下河邊還有一塊紅石頭,便是當年皇妃死亡的地點,我左看右看找不著,一陣冷風吹過,趕緊下山。

我們到附近一條村落借宿。屋主Joseph非常親切,把自家釀的李子酒拿出來,太太Maria炒了很多家常小菜,簡簡單單,但用的都是最新鮮的材料,好味極了,孫女Eli還帶我們去看家裡養的小豬小牛,樹上纍纍的果子。飯後Joseph突然叫我們看月亮,從沒見過這樣的紅月亮!原來初升的月亮會給浮塵染出紅暈,升至半空才變得潔白,難怪在香港從沒見過。

教授說,當年便是這條Aref村的村民,暗暗從城堡把尼古拉王子帶入深山,脫離敵人圍攻,王子後來把整片山頭都賜給村民,這裡世世代代都尊崇尼古拉,說起來,Eli才是真正的尼古拉侍女。

紅月亮緩緩升起,但覺再稀奇的事也有可能。

 古堡:荔園大酒店

羅馬尼亞在六十年代還是共產黨統治時,剛開放旅遊,想不到很多外國人都挾著一本書,充滿好奇地問:「你們真的有尼古拉伯爵嗎?」「是有一位尼古拉王子。」當地人答。「哪在喀爾巴阡山真的有尼古拉古堡?羅馬尼亞真的有吸血彊屍?」問的越是一臉緊張,答的益發一頭霧水。

直至九二年史托克的《Dracula》終於翻譯成羅馬尼亞文,當地人才恍然大悟:原來這英國作家借尼古拉王子之名,創作了吸血彊屍小說,詭秘的情節並且在羅馬尼亞山上一座古堡展開。「詢眾要求」,喀爾巴阡山上也建了一座「尼古拉古堡」酒店,美國人最愛在這開鬼節派對,我們亦去了。

酒店在七十年代建成,當年知道尼古拉小說的人還不多,若沒有吸血鬼的傳說,也不過就一間風景優美的老酒店,看見旅客排隊去按「尼古拉古堡」的印章,我有點不以為然。

導遊故作玄虛地點起臘燭,帶我走進酒店的地牢,樓梯盡頭,是一付棺材­──燭光一滅,一個男人從棺材中彈出來,我嚇得嘩嘩大叫,一轉身,戴著吸血鬼臉具的黑衣人伸手來抓,我蹲在地上死命地叫!導遊把燈亮了,連同攝影師和黑衣人,幾個男人抱著肚子笑到東歪西倒。

荔園般的橋段!

羅馬尼亞還有一座頗有特色的古堡Castle Bran,跟尼古拉王子一點關係也無,但多年來都被外國遊客硬當作是「尼古拉古堡」遊覽。裡頭有一些古董家具,亦可瞥見昔日羅馬尼亞皇室生活;附近的Brasov當年是商業重鎮,城中無數花俏的舊建築,今天洋溢一片假日氣氛。逛逛商店,到處都賣著吸血鬼的玩偶,尼古拉王子現在可成了羅馬尼亞的米奇老鼠!

 恐怖的在最後

真實的皇室給當成教虛擬的恐怖城堡,詭秘的小說情節又誕生了借題發揮的古堡酒店,尋求吸血殭屍,不過是讓想力任意飛翔的一趟旅行,一點也不死恐怖呢.

心情輕快正要離去,教授的車子快要到首到時,忽然停下:

這是茱利亞的堡壘,是Hasdeu教授和死去的女兒Julia通靈,按她的要求建的。」眼前是一座城堡模型般的大屋,心裡卻湧起一陣不安,走進去,寒氣襲人,混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屋內裝飾詭異,頂上有一個大大的黑洞,房間收集了大量的和靈界接觸的筆記,來到一個小房間,只放了幾張三角型的椅子和一幅女子的畫像,空氣異常沉重。

「我們就在這通靈。有時機Julia也會回來,她一來,所有人的腿都發冷。」教授像是平常講課般道來。

一陣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