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24th Jun 2004, 18:49 | 外地採訪(作品)

發現埃賽俄比亞

 決定去埃賽俄比亞時,攝影師大皺眉頭:「去拍飢民麼?」然後不情不願地打了四支防疫針,拉著三件行李到機場,最大的一箱,塞滿了泡麵。

飛機上,埃賽俄比亞的空姐披著傳統的白衣,大眼睛、高鼻子、薄薄嘴唇,出乎意料地漂亮;到抵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機場更是美女如雲,身材高佻豐滿,攝影師看得傻眼。

這才告訴他:聖經中把所羅門王迷得神魂顛倒的示巴女王、歌劇《AIDA》的女主角阿伊達,都是埃賽俄比亞公主!這地方超過三千年歷史,是世上首批接受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之一,文化古蹟可看的多著呢。

還有──這裡的食物,非常好吃,這裡的人,最先懂得喝咖啡。

 

撰文:陳曉蕾        攝影:江永健

 

有香港人想時光倒流,回到九七回歸前嗎?

來埃賽俄比亞吧!這裡現在是一九九六年,今年九月十一日後,才進入一九九七年。

這古老國家節日歷法全有自己的一套,讓我們每天都吃一驚:十六世紀歐洲的基督教國家紛紛更新了歷法,這地還沿用埃及創立的Julian Calendar,一年有十三個月,一至十二月一律三十天,第十三個月視乎閏年與否,只有五天或六天。人們相信耶穌是在一千九百九十六年前出生,比歐洲國家數的遲七年;聖誕節是一月七日,而非十二月二十五日;九月十一日是新年元旦,因為當日施洗約翰走進荒野,準備迎接救世者。這裡亦沒有姓氏,人人冠著父親的名字。像導遊Tewodros GetnetGetnet是他父親的名字而非家族,若他有孩子,便是Xxx Tewodros,跟聖經記載祖先的方法同出一徹。

嘩啦!大家是活在同一個星球上嗎?

一個星期後,以為稍稍認識了,卻在一個小機場看到截然不同的時間:明明早上十點正,怎麼時鐘是四點半?

「我們的時間由七點開始計算,即是你的手錶七點,我們當一點,扣除時差還快六個小時。」Tewodros解釋,原來他手錶上的時間,一直和我們不同!但為什麼不是四時,而是四時半?

翌日下午再回到機場,全層三個時鐘依然指著四點半,原來壞了。

 

有吃有喝

埃賽俄比亞好大,面積等於五個英國,山丘湖泊散落在海拔二千米的高原上,鬧旱災的主要是東北部一兩個省份。蔬果種類不多,可是天然好味道,紅蘿蔔很甜,香蕉都是樹上熟的,羊肉牛肉味道濃郁,雞瘦瘦小小但全是走地雞,肉質絕非美國冰凍肥雞可比。最吸引是雞蛋,蛋黃金澄澄的,我們每天都吃上三顆香煎「太陽蛋」,可真豁了出去。

傳統食物是injera,把當地特產的穀物teff做成粉團,待上三天,發酵變酸,再在燒得火紅的鐵鍋子烙熟。味道,唔,有點像酸了的「白糖糕」,大概是「粗菜精造」的道理吧,簡單食物用上時間和心思加工,特意製造豐盛的感覺。吃時濃濃香料煮成的各式菜餚,直接鋪在一張大餅上,人人圍坐用手抓來吃,很有分享的氣氛。

喝的才講究呢,埃賽俄比亞是世上最先飲用咖啡的地方,甚至咖啡之名,也從其產地Kaffe而來。人們隆重其事訂出一套「咖啡禮儀」(coffee ceremony):即場烤咖啡、磨咖啡、煮咖啡,喝完加水再煮,喝上三輪才完事。咖啡在這裡得到最高的尊重,每一個步驟都是香氣四溢,人們享受不同層次的咖啡香,喝出不同的滋味,而傳統早晚餐全家都會一起做足整套禮儀,沒閒情哪有這份能耐。

攝影師的一箱乾糧?讓一班香港旅行團分去吃了。

 

有水有景

遊走埃賽俄比亞,坐飛機最方便。那些小飛機有螺旋槳的,停泊時,會有一條長木頭頂住機轆,親身體驗還算安全,奇妙是航機常常早到,往往吃早餐時接到航空公司通知:飛機早到了,快快到機場。

第一站,從首都飛到巴哈達爾(Bahir Dar),導遊像是來個下馬威般,帶我們去看全國最大的塔納湖(Lake Tana)。酒店窗外一片湖景,岸邊長著肥大的仙人掌樹。

這湖足足三千六百平方公里,比三個香港加起來還要大,特點是湖心小島連同水岸有近三十間古老修道院,年代竟可追溯到十一至十六世紀。基督教大體可分為天主教、東正教和普遍自稱為基督教的新教徒,埃賽俄比亞教會被歸入東正教,然而文化特色和東歐一帶的截然不同,甚至有異於鄰近的埃及教會。教徒每天早上都有崇拜,每夜有查考聖經的聚會,周六周日皆是安息日,並且不吃豬肉等舊約聖經視為「不潔」的食物,小心翼翼虔誠無比,可是意外地又帶有一股活潑。我們遊湖、參觀修道院,眼前的壁畫顏色斑爛,天使聖像睜著圓眼睛,卡通公仔似地教人忍俊不禁。

塔納湖還孕育出青尼羅河(Blue Nile),使位於下遊的埃及深受惠澤。這河在埃賽俄比亞境內原是最粗野不羈的,從湖泊流進淺灘,在礁石中纏綿三十公里,然後直墜三千尺,激出全非洲第二大瀑布,水花飛淺揚起遍山煙霧!可是近年政府修建水霸,大河給橫腰打了一拳,水量大大減少,遊覽當天又久經旱季,瀑布細如銀絲,只能從壯闊的懸崖想像昔日雄風。

巴哈達爾逢周六還有大型的露天市集,數百攤檔有條有序,穀物、禽畜歸一邊,瓷器、家具又一類,衣物用品納入有蓋市場,逛著走著,對當地生活認識更多,倒也看得津津有味。好過首都阿迪斯阿貝巴那三千攤擋的大市集,賣的都是中國貨,小販見到我們大叫:「中國人,你的貨不好賣!幫我退回去!」

 

有歌有舞

越過納塔湖北部,飛抵貢德爾(Gonder),街上屋房比別處都多色彩,黃色洋房透著異國情調,原來這城市在二次大戰前,一度給意大利佔領。

意大利和埃賽俄比亞中間,早有兩根細線相連:羅馬天主教庭在四世紀便寫信來,親熱地稱呼「我的兄弟」;貢德爾咖啡店賣著意式的cappuccino espresso,周日崇拜後,男人泡在咖啡廳坐上一整天。

十七世紀時,這城曾是埃賽俄比亞的首都,可惜市中心King Fasilidas皇宮,在二次大戰給英軍炸毀,只剩一地頹圮。這是皇后的祈禱室,四面都有窗,喜歡對著城中任何一間教堂祈禱都行……這是皇帝的音樂廳……馬房……桑那浴室……導遊賣力地邊走邊介紹。忽然傳來音樂聲,原來當地居民結婚,會來這拍照!

成群伴娘伴郎圍著一對新人唱歌跳舞,兄弟們不斷嚷著‘Yahoo’替新郎打氣。埃賽俄比亞的婚禮慶祝長達七天:男家請女家、女家回禮、教堂行禮、再辦婚宴,每天都會花上兩千當地錢。當地人月薪不過三百多元,算算整場婚禮得用上一萬四千元(約一萬二千港元),雙方家庭得儲五、六年錢才能合力辦喜事。

我們還遇上一場盛宴,新娘是當地著名的女強人,擁有水泥廠及建築材料公司,婚禮大肆鋪張。晚間酒會勁歌熱舞不斷,傳統舞蹈似是模仿雀鳥發情,女子瘋狂地搖動肩膀、甩動胸部,外地人看得目瞪口呆。夜色越濃氣氛越烈,連串煙花綻放、水池噴水狂飆,攝影師急急舉起照機相,我暗笑,誰說埃賽俄比亞沒看頭?

 

旅遊資料:

健康措施:入境須有黃熱病注射證明,醫生亦會建議注射虐症、肝炎等防疫針,港口衛生處聯絡電話2961 8840。埃賽俄比亞海拔介乎二千至四千,部份人士可能會有高山反應。

地理簡介:埃賽俄比亞南部多國家公園可以觀看動物、認識少數民族文化,北部是基督教歷史重地,包括今期去的Bahir DarGonder,和下期去的LalibelaAxum

時差氣候:埃賽俄比亞比香港早五小時,全年氣候暖熱,但晚間溫度會跌近二十度。七月至九月是雨季,十月開始最宜旅遊,一月聖誕節是旺季。

機票交通:埃賽俄比亞航空公司,境內交通亦有內陸機接駁,(Alan Chan 9883 8571/2117 0233

住宿導遊:旅遊景點不乏國營酒店及小旅館,北部歷史名城的國營酒店集團為Ghion Hotels (www.ghionhotel.com.et),雙人房一間五十美元,單人價三十八美元。旅客亦可請當地旅行社設計行程,此行由Sterling旅行社安排,可上網查詢www.sterlingtravels.com


[1] 問埃塞俄比亞的問題

本人將於八月初和五個大學同學,去埃寨俄比亞探訪難民,是我們幾個同學自由組團去的自由行,從網上看到你的故事,很想問問你,有關當地的具體安全,衛生情況,希望你能給我一個電話 詳談....不知可以嗎? 我的電話是9191 3105 。謝謝你的幫助
Eliz 符同學


[引用] | 作者 eliz | 26th Jul 2007 16:1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