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7th Oct 2009, 12:46 | 人家的

如果體藝沒[變質],就不會有創意書院--

以下兩篇是體藝學生寫的,一篇是報紙專欄:

我相信體藝(作為一種理念)

作者:賽馬會體藝中學 05-06 年度學生會會長鄭家榆

「體藝中學的創校理念源自已故港督尤德爵士,他主張在香港成立一所不僅強調學術表現,而是更為提供學生發揮體育及視覺藝術潛能的中學。1985年11月,布政司與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達成協議,由政府與賽馬會共同出資8400萬港元在沙田建立體藝中學,並且由教育署邀請專業人士及教育工作者籌組學校管理局。體藝中學於1989年9月正式運作。」

(這篇文章並不會觸及體藝減少關注體育、藝術方面的問題,如標題引起誤會,敬請原諒。)

我有幸或不幸經歴過體藝轉變得最急促的年代,當時不僅盛傳體藝不再重視「體藝」,我認為,是體藝不再體藝(作形容詞用)。在此我僅道出我的部份經歷,以及我所關注、相信的「體藝」到底是甚麼。

「如果要生活到差不多變為一種一致的型式才去抵抗,那麼與那種型式稍有偏離就會被視為邪惡、不道德,甚至是畸形的和違背人性。在人類見不到相異的情形已有相當時間後,他們就會很快地變得不能理解還有差異的存在。」- 約翰.彌爾《論自由》

體藝人無疑都是異類,都應該是。體藝中學本身強調學術表現之餘「提供學生發揮體育及視覺藝術潛能」,在香港這個以效益為主、以量化指標-不論是薪酬抑或學業成績-為一切的社會中,注定是個異數。我說體藝人是異類,並非指我們都不容於社會,但我們的中學生涯與普遍學生不同,這確實造就了體藝人的獨特。

香港的學校大多強調集體而忽略個性發展,而體藝中學的宗旨,在我看來,是蘊涵支持學生發展其個性的,偏偏校方卻反其道而行之。若要簡述體藝近年之問題,「向主流靠攏」或是個不錯的解釋。前校長曾以「因為體藝是 Band 1 學校,外面的 Band 1 學校都是這樣」為由解釋校服為何要統一。

身為一個藝術學生,我深信發展個性之必要。要發展個性,最低限度是不該以「整齊統一」為名收緊校服儀容規定,縱使我不相信學生應該或需要依靠校服多元化去表現(表面的)個性,我更反對不加解釋地、胡亂將「統一」扣上「整齊」去強調集體,磨滅個性發展。

於我而言,體藝的藝術已經算是過於保守。如果我們被教導成不能想像打破規則之可能、不敢質疑(僅僅是質疑)規條,體藝的藝術只會更死氣沉沉。

但我在此並非要提出「藝術學生要有個性」等論點,這太容易被簡化為「藝術家/天才自有怪癖」之類的刻板印象。相反,由於我在體藝的經歷,我相信每一個學生,身為一個人,一個社會公民,就應當發展其個性。

在這個年代,或至少在香港教育界當中,「個性」以至「個人主義」,被(消費主義塑造,以及社會各界權威)視為「膚淺的自我中心、自私自利」之同義詞。就如「自由」,會因「成龍定律」而引伸為「亂」。就假設會亂吧,那麼學校的作用是甚麼?是教育抑或壓模?記得我中五那年體藝訂立了「自律」這個主題,當時已經有學生認為「體藝的學生太自由」,我認為這種論調基於校方有系統的宣傳多於實際觀察。

如果想學生自律,首要的該是讓他們知道守某些規則設立之因由,而非強調甚至收緊規條本身。此外,倘若學生從教育中學會尊重個性、尊重個體,那麼他們不僅不會變得自我中心,反而更會為他人設想。

可在我的經驗中,校方連當學生是個人都幾乎成問題。這從當年將女生可以穿褲的溫度界線由十八度降為十二度,理由竟然是「定為十八度時有太多女生穿褲,不夠整齊統一」。「整齊統一」之粗暴可見一斑。

舉一個較具象徵意義的例子:衛衣。跟隨衛衣被取締的還有若干款式的冷衫,最終只剩下新校褸(多功能外衣)及V領藍色冷背心(起初只接受背心,後來容許長袖)。而本人不只一次聽到理由是以前太多太亂,不夠整齊統一。(更荒謬是禁止衛衣的理由為「校方選了藍色冷衫,衛衣灰色並不統一」,而新校褸是灰色的。)

跟隨衛衣逝去的,還有僅餘的多元及自由。

「體仁藝智」中的「智」,包括獨立思考,明辨是非之能力。如果我們的老師居然認為學生擁有其(離開學校時最終會獲得的)自由就會「亂」,於是要收緊(而非教導他們學會運用)其自由,這又如何培養出一個像樣的人?

回到歷史,當時有些人給不出像樣的(或給出不像樣的)理由去收緊校規、拒絕對話,下一步就是禁止談論:前校長在一次非上學日子時因為怕家長讀到民主牆上的文章而私下將之撕走;又或者在教統局的校外評核時怕被「外人」讀到民主牆上的文章而索性收起民主牆。

我同時相信,「仁」的教育,重點乃培養價值觀。任何一個人要成長,都得去尋找自己一套價值觀,而如果我們的教育根本就放棄討論道德規條以至社會規範、不重視辯論的價值,將難以讓學生建立整全的人格。最終他們只會零碎地遵守或違犯規條,會在背後恥笑、指責老師及校規的無聊,卻不會成長。

最後,請別再提出「體藝已經比外面其他學校自由得多」等論調(我已經聽過太多),這是可悲同時侮辱學生智慧的言論。一,按其思路,某些名校校風更為自由,那又如何;二,其他學校如何可以參考,但單單以此作為理由而徹底忽略其他理據,是講不過去的。

當年體藝的理念(在香港而言)是嶄新、獨特而可取的,現在若要放棄,不如改名。而更重要是,倘若體藝人的鮮明個性消失,無論學術成績再好,體育及藝術方面再出多少精英,皆是徒然。

後記:怕寫得太長沒有人讀,有緣再寫。本來想為自己在體藝最後幾年的文章來個總結,但實在太艱鉅,唯有轉而拋磚引玉,還望各方回應指正。

藝術和體藝中學

作為體藝中學舊生的我,看了前天一篇叫【體藝中學棄體藝?】文章,感觸良多。

香港的創意產業

在香港這個凡事都愛以金錢作為價值量度單位的地方,搞藝術不免也要被這把尺量一量。因政府發現藝術原來都可以為本土帶來潛力很大的經濟效益,亦能為自身及社會的形象帶來非常正面提升的效果,便大力推動創意產業;高調地大搞文化藝術的政策或計劃,例如藝團「霸地盤」的場地合作伙伴計劃,甚或眾所周知的西九文化區等等;努力吹谷作用下,人人一鍋蜂的關注藝術起來,亦令創意產業成為一個焦點。加上近年中國現代藝術深得藝術「炒賣界」寵愛,作品常以天價成交,於是傳媒紛紛抄作報導,畫廊行業似乎變得有點生氣,一些國際畫廊集團選擇進駐本地;商界也懂得利用藝術作為市場推廣、建立品牌形象、公共關係的一種手段;與藝術有關的進修課程愈來愈多,藝術在大學選系中,名列前矛成為最多人爭讀的其中一個學系。

其實「創意產業」一詞本身已帶着非常濃厚商業的角度和味道。感謝香港政府,成功地將藝術與金錢連上正面的關係,藝術終擺脫搵唔到食的負面形象,父母親終於較不阻止子女讀藝術系,而香港人也都開始「接受」和「認同」藝術了!

藝術有什麼價值?

前兩天和一位體藝師兄聊天,他說現在還有畫畫,除了他的太太明白和支持外,其他身邊的人都只覺得奇怪,有些甚至會問:為什麼要做埋呢D咁浪費時間嘅嘢(指畫畫)?我以前也曾經被人這樣問過,那時沒有深究問題背後的意思,只輕輕地回答了因為我喜歡。今次再聽到這個問題,令我光火。有些人就是這樣,他們對別人投入做,而自己覺得沒有價值的事情,就冠以「浪費時間」的結論。若現在有人再問,我大概會反問:「為什麼要晚晚去bar劈酒劈天光?為什麼要唱卡拉OK唱通宵?為什麼要晚晚看4個鐘電視劇?咁浪費時間。」這些事情不見得比畫畫更有意義和價值。

每次看一套Julia Roberts 演,叫Mona Lisa Smile (蒙羅麗莎的微笑)的電影,總是會哭。那齣戲非常出色地道出我心目中認為「藝術有什麼價值?」這問題的答案。故事背景是50年代的美國,一名剛在加州柏克萊大學畢業的藝術歷史系老師Ms Watson,到美國著名的衛斯理女子大學任教藝術歷史。衛斯理女子大學的學生皆是非常優秀的學生;第一天上課的時候,學生都已把整個學期的課程讀得滾瓜爛熟;但她們求學不為興趣,只為能否嫁到一個好丈夫。透過藝術歷史課,Ms Watson 廣闊了她們的思想、視野和價值觀,對社會文化生活種種,以不同角度觀點作分析、討論和思考,才作出適合自己的選擇。

藝術和創意

對我來說,藝術吸引之處和帶給我生命的最大得着,是啟發思考和訓練我對事情不斷考量反思和自省:無論是一幅畫,一首樂曲,一段文字或是任何其他藝術形式,都應是一連串緊密思考過程的段落/總結的展現。創意,我不認為是叫人包拗頸,無中生有,無嗰樣整嗰樣,或是為求新而新,而應是凡事經過思想的過程和沈澱,反覆以不同方式角度考究,從而做/告訴人一些前人沒有如此想過嘗試過沒有注意過的東西。有創意的藝術或其他東西,都應能啟發靈感,能告訴別人:原來一件事情或什麼也好,是可以這樣想/這樣看。因此,看到一些好的畫/廣告/表演,聽到一些好的音樂,心裡一定會讚嘆:「嘩!係喎!原來咁都得嫁喎!」但可惜的是,可能是世界太昇平舒適了吧,人心散渙,愈來愈多藝術不是為與別不同標奇立異而做,就是有趣/漂亮但卻不inspiring的消閒式/輕鬆式藝術。

題外話:香港人不是沒有創意,但若事情不能與金錢或其他因素有直接或間接的得益,反應和態度便變得冷淡和負面。與其說港人金錢主義,不如功利主義更貼切。

體藝中學的命運

總覺得,在香港這地方能有體藝這間中學,已是一個奇蹟。早在張校長轉會時就知道,體藝中學遲早淪為一般中學。這不和香港/傳統中國社會的價值觀,和如何看待藝術這回事有關。就連在學校裡任教的老師(董事會方面我不知道)也不支持和力行學校的辦學宗旨;家長願意把子女送進體藝讀書的原因是因為體藝是名校,而不是體藝能給予子女他們認同的價值觀、或給予子女一個另纇學習機會的地方。家長和社會只是單一的接受讀書成績好便等於一切,成績不好的人不被認同和重視;體藝辨校宗旨愿景再大再強,終敵不過現實日夜蠶蝕,終在種種壓力下漸漸自我一般化/正規化。去年年尾回到學校參觀,得知以前陪過我不少日子的攝影室黑房已荒廢多年,很心痛。

傷感的是,這個曾經給我豐富學習和建立現在人生觀的地方,已名存實亡;很希望香港這個教育制度一塌胡塗,毫無生氣的城市,能有一個或許能為學生帶來透氣/選擇/活力/曙光的地方,卻每況愈下。每次跟體藝人聚舊,人人皆唏噓。

今年是體藝的二十週年,這篇文章是一份很好的禮物。期望體藝將來能再從新返回正軌,繼續為熱愛體育和藝術的學生,提供一個可讓他們無憂無慮發展的空間。

賽馬會體藝中學網站: http://www.tic.edu.hk/

【體藝中學棄體藝?】﹣左丁山 蘋果日報2009年06月12日

香港成日話搞創意產業,西九龍話建設成為藝術區,北九龍裁判法院舊址會演化成為美國式設計學院,教育局宣傳在新學制下的視覺藝術科課程將一改過往側重「創作」嘅傳統,強調「創作」與「評賞」兼備。

講「評賞」,並非咁簡單,學生要讀吓中西藝術史,多啲去藝術博物館,仲要老師教導美學與鑑賞標準,唔係話咁易。藝術 B教過好多年藝術史、油畫、設計等等,年年都為學生發愁,唔知點樣拉佢哋「上樹」。佢話以前有一間中學自中一開始已教藝術史,帶學生參觀畫展,故此學生嘅評賞底子唔錯。但那是以前噃,並非現在!

最近有人話畀左丁山聽,有賽馬會體藝中學校友發起,要求母校注重傳統藝術教育,不要放棄。點解呀?聽講在三三四學制下,體藝中學比較強調「四加二」即四科必修科,中英數通識之外,加多兩科,或有叻學生可以「四加三」,咁搞法,即係學生被迫放棄選修藝術科,理科生必選物理化學生物電腦之類。文科生選地理歷史西史之類,希望爭取入大學其他系吖嘛!選修藝術科可能只會佔少數。

呢間體藝中學據講係尤德爵士與夫人嘅構思,得到馬會大力支持撥款興建校舍,校內藝術課室特多,當年由教育署負責藝術教育嘅楊懷奉(楊懷康阿哥)負責,為咗建立一流藝術教學,楊老兄到外國搜購最新設備。有人曾經講過:「體藝中學入面嘅 studio設備,可能靚過中文大學藝術系!」好嘞,學校建成後,馬會又交低幾千萬元辦學基金,畀校董會運用,當年藝術界人士對之寄予厚望,張灼祥係創校校長,更有鴻圖大志。

哎吔吔,轉眼二十年,體藝中學傳聞不再重視體藝,要變身成為一間普通英文中學,與沙田區內名校競爭。孫明揚局長唔知會唔會打個電話去問一聲:「曾特首猛咁推動創意產業,你哋唔好放棄藝術噃!」呢間學校的藝術科成績好巴閉,據教育界人士講,會考藝術科與高考藝術科之優良級,該校學生佔咗五成以上。不過,學校校董會可能有唔同睇法,認為會考整體成績要緊,體育藝術第二,辦傳統文法中學勝於辦體藝。馬會啲錢好易使嘅,取之無妨。

原文: http://savagemanman.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html


[1]

印象中左丁山以前係體藝家長


[引用] | 作者 euyak | 7th Oct 2009 22: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而我相信,體藝變不變質,和有沒有創意書院,
是完全兩碼子的事--為什麼要否定我們不能同時存在兩間這樣的學校?

雖然,不禁承認,體藝的確變質。

於我來說,體藝還有值得愛的地方,還有特別的地方,
也沒必要以哀悼的角度去看它,
只是,我們需要做些事。


[引用] | 作者 方成 | 7th Oct 2009 22:21 | [舉報垃圾留言]

那句說話,曾經出自創意書院高層口中.
當然支持香港有更多元化學校,例如像台灣開平高中,全間都是廚藝訓練,或者像內地的中專,高中學生也可以專攻地質學.
把問題點出來,已經在做事.
最怕無聲無息變了也當沒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leila | 8th Oct 2009 15:39

[3]

请問體藝这所學校平日功课和测驗多嗎?學生讀得開心嗎?藝術培養能助學生吗?師资如何?有爱心嗎?校風好吗?有什麽不好?一年有幾次试?二零一二年入大學機会如何?


[引用] | 作者 美極 | 28th Jun 2013 09: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