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10th Sep 2009, 08:31 | 人家的
文:陳雲

香港是雜然紛陳的民初中國,遇上世故老練的英國統治者,以致混雜之中有清明之秩序。混雜保其自由,清明保其理性。斯二者之角力,乃現代社會維繫動態平衡之元素。現代社會並無究竟之目的,不論是共產主義或市場自由主義,都先後證實,並非現代社會之歸宿。現代社會的歸宿,是混雜之中呈現出來的理性。欠缺混雜,欠缺自由,欠缺傻子、瘋子、淫蕩與煙酒,欠缺污穢,欠缺迴旋之餘地,現代社會便陷入專制,以理殺人。
舊時的香港,複合的社會

當民初中國及共產中國走上共和國之路,在破舊立新之際,香港竟然在英國的君主立憲的體制下,得以保舊開新。香港有五四時代的階級及思想混雜,決無五四時代的戰亂,更無共產時代的殺戮。保舊開新,乃新興民族國家現代化成功之訣要,東亞之日本,是其大者,回歸之前的香港,是其小者。香港之現代化可以大部份成功(憲政民主除外),乃歷史之偶然,香港之遺民社會遇上英國統治者,可謂千古奇緣。

英國可說是歐洲的遺民,文化主要融會盎格魯、撒克遜與諾曼法國(Norman French)三族,雜有凱爾特(Celts)及維京(Vikings)的蠻風。英文是混雜語言,源自日耳曼語系,復混雜拉丁文及法文,英國國體是聯合王國(英格蘭、蘇格蘭、北愛爾蘭及威爾斯),是融和、漸進與內斂的一路,有世族及權貴階級,整體社會和諧,卻又有評論與異端,而且學術發達。英國容許血汗工廠剝削,也容許馬克思借用博物館研究資本主義。英國人統治香港,有不急於求功、不急於求一致的耐性,甚至有欣賞文化差異與保留本土詭秘的海外殖民者癖好。香港本島的根據地、南九龍及北九龍的新割讓地、新界的租借地,乃至九龍寨城的滿清衛所的軍事保留地,雖然都在皇法之下,卻有不同的對應政策,連調景嶺、北角和土瓜灣的國共兩黨的盤據地,港英也有寬忍的政策,各安其所。港英時代的香港,不是一統(united)的香港,而是複合(composite)的香港。經濟上有重商主義傾向,卻保存中小企業的空間;社會政策在醫療、教育及公屋方面,儘管政府不予明言,已有福利主義的初階。

回歸中共之後,香港走向一統之路,除了「愛國」政治和金融經濟之外,漫無節制的都市化與士紳化,吞噬普羅工人(proletarian workers)、文化創意人、半工半農者(worker-farmer)及農民的生存空間。曾蔭權政府及香港財閥的「地產套現」術,是假設香港將是長期擁有法治、良好治安、商業道德和職業倫理的地方,吸引鄰近地區的人來置業、炒賣資產和旅遊購物,於是將香港布置成一個高速運輸系統連接的大豪宅和大商場。然而,當貧民無路可走,福利標準降低及福利污名化之後,吸毒、自殺和破壞的風氣瀰漫,香港的治安、道德和職業倫理能夠維持多久?地產套現的公式所建基的危險博弈,總有一個臨界的顛撲點(tipping point)。不過,吾人不必為財閥和高官操心,在顛撲點逐漸到臨之前,他們已套現和退休了。任由巧取豪奪,貧富懸殊,置普羅大眾之生存空間於不顧,這是香港在回歸之後,在政治經濟學上最大的不道德。

舊時的旺角,混雜的經濟

最近重溫了方育平的《半邊人》(1983),片中既有最平民日常的生活,如街市賣魚、公屋生活,西方文藝的衝擊,如搖滾樂、藝術電影,以及中國文人傳統的傳承,展示了上世紀80年代初香港文化多元混雜的一面。儘管路過香港的魯迅先生鄙夷此地的庶民文化,長期僑居此地的牟宗三先生在後來卻領會此地的奧妙。牟的香港弟子陶國璋憶述,報章訪問牟宗三先生,問其離開大陸,一個人生活在香港異地,是否感動孤獨。牟回答:「生活是孤獨但不寂寞。」他在台灣講學,許多人慕名來拜訪,要應酬,又聽京戲,生活很熱鬧,卻寫不成書;在香港,語言不通,無人認識,與社會是互不干涉。他對記者說,這種孤獨的心境最清明,家國天下全在心中,這是具體的,亦是感觸的,所以他大部份的書都是在香港寫成。〔註 1〕同期,舊文人繼續詩詞酬唱,不知現代;新哲人會通中西哲學,新文化人引進台灣文藝、存在主義、新浪潮電影等,這些舊的、半新舊的、全新的文化,都混同在庶民的粥粉麵飯和酒色財氣之中。

混雜而互不相干,各行其是,正是香港舊時的生活特色。《半邊人》裡面的香港電影文化中心,位於缽蘭街,廁身於色情架步與棺材舖之間。我在80年代開始筆耕的文化報紙,是《年青人周報》,報社舊址設在缽蘭街十號二樓B座,乃妓院、賭館、水電裝修店林立之地。這是五四時期的各種新舊人物與文化並存的文藝復興氣氛,香港之幸運,是並無五四之運動與紛爭,並行不悖。即使我兒時居住的鄉村,小學有由本地新派的師範教師,有落難來港的大陸文人,村中有舊私塾出身的父老,這種混雜並存的文化氣氛,見證了新舊經濟、新舊建築並存的舊時香港。

在我讀初中地理學的時候,是如此介紹香港的經濟的﹕農業、漁、石礦業(quarrying)是初級產業,輕工業、航運、修船、轉口等是第二產業,旅遊、商業服務、金融等是第三產業。加上慈善團體的社會企業,形成香港當年穩健的混合經濟(mixed economy)。這些都不是天賜香港的,是政府與民間合力經營得來的。當年的經濟,是包容的(inclusion),互相補足的,不是排斥的(exclusion),彼此隔絕的。漁農業給予香港人自然感應和文化根基,令民生安穩,民心純樸,工業給予香港人企業管理和工作倫理,商業和金融保護香港人辛苦賺得的資金。混雜經濟,英國就是這樣的。這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政治經濟學常識,英國是工業革命和金融資本主義的祖宗,很早就掌握透徹,在香港實踐得輕鬆自然,以至不着痕,令香港的不易領會其神髓。回歸之後,港府發動「大都會計劃」的思維,梁錦松說要建設「曼哈頓plus」;曾蔭權要將吸納大陸新富移民,將香港人口提升到一千萬;唐英年說要深港同城化,將香港納入珠三角的一小時生活圈。由於香港與大陸有無法彌合的制度決裂和民情差異,這些建議,無疑可以取得北京中央和香港財閥的歡心,卻是將香港經濟和香港民生送入地獄。

舊時的元朗,興旺的農業

直至70年代,即使大陸積極向香港輸出廉價農產以換取外匯,港英政府依然不敢怠慢本地漁農業。上世紀50年代,大陸赤化,殖民政府為了糧食安全、撫順鄉民和安置難民,大力支援農業,修築水利,建設水塘,務求香港有三個月的糧食自給,以免被共產中國威脅。香港電台也有特別為漁民及農戶製作的節目,如《漁民一週》、《農民一週》和《農村新知》。政府協助漁民和農民組織合作社,元朗石崗菜園村、蕉徑等地的蔬菜產銷合作社(「菜站」),是在這種嘉惠漁農的政策下成立的,頗有(福利國家的)社會主義特色。前漁農處經常請農業專家介紹農產品新品種,講解西洋蔬菜試種、田地施肥、禽畜飼養及防疫的新法。早年港府非常重視漁農生計,以維繫新界鄉區的民心歸附,其中一個原因,是英軍當年在新界接收土地的時候,在錦田遭受鄉民以軍火反抗。

傳統的耕作知識,加上新來的難民勞力和政府的農學知識與基本建設資助(如修築鄉村公路和農林水利),令元朗一帶的鄉郊魚塘與菜田興旺,呈現綠油油的生機。70年代石油危機時期,頗多失業的工友下鄉,耕作為生。農業是工業社會的安全閥,半工半農、或工或農,這是目前台灣和南韓都有的生計選擇,在目前的香港則消逝了,在目前的大陸也消逝了。大陸的開放改革學香港,但學不到老港英在80年代之前的一套,反而學了港英在90年代之後的一套地產政治經濟學。

舊時的新填地

舊時香港的都市是新舊與貧富並存的,特別是九龍一帶。即使是填海所得的新區也是貧富共享。上世紀80年代之前的九龍新填地,建設工廠大廈、平民安置區與新的街道,百業興旺,各蒙其利。現今油麻地、大角咀、深水埗、長沙灣一帶,都有舊日的填海地,滋養了幾代庶民。這些新填地都是舊有土地的自然伸延,樓房店舖很多都由舊區居民購買,與原有社區在地理、產業甚至人事上都連成一體,又鄰接商業中心,交通便利。窮人即使蝸居於寒舍陋室,也可輕易在碼頭、工廠、商店、工匠作坊與街頭檔攤尋到生計;子女若是聰明勤奮,可就近到名門學校讀書,謀生與上進之路繁多。上一代的富人可以輕易見到窮人,甚至在樓梯底就有匠人營業或窮人居住,容易有同理心,做事不會太絕。

即使不是填海的新區,舊政府在重新規劃的時候,也刻意在豪華的市中心或高尚住宅區興建若干居屋或公屋(太平山頂除外),如銅鑼灣的勵德邨和赤柱的馬坑邨,務令所有社區都混雜窮人與富人,窮人可與富人共享公共空間(如海景和海濱)及公共資源(如優秀學校及文化設施),促進機會平等及階級交流。

回歸之後,許多朝廷高官與商界鉅子,作態親民之際,都不忘在電視鏡頭前憶述當年棲身大廈閣樓、天台木屋之類的寒酸舊事,然而他們卻忘恩負義,執行新的填海與舊區重建政策,用法律強行大批徵收樓房土地,將窮人自舊區趕走,流放到天水圍之類的公屋荒原。自此,貧民與就業機會及求學上進絕緣,政府用少許福利與津貼,將貧民馴服,為都市供應恆久的下層勞動力。新的填海區,是海港私有化計劃,公有的航道收窄,高樓獨霸海景,新區用高架公路與舊區割裂,天橋只導入豪宅或商廈內層,不入街道。新樓盤的地舖也是由大地產集團的商場擁有,以統一的租賃策略和管理隊伍,維繫士紳化,令往昔街頭的混雜不再存在。

假的工作,真的銀子

城區解體,鄉社離散。漁民、農民、普羅工人、浪蕩者、游散者的生存餘地消逝之後,苦無退路,都失去了抗爭的社區資源,成為孤立無援的個體,服膺於由財閥及政府炮製的經濟和文化秩序,務求單一地、快捷地向最終的收租人(rent-seeker)進貢。

昂貴而單調的生活空間,鋪天蓋地的廣告噪音,遍地開花的大小樓盤,逼走了異質、閒散和社區。不要說文化滋養,庶民連生存都成問題了。女童賣淫(援交)、青年吸毒、壯年自殺,政府假工作,財閥真收銀。

〔註 1〕引述自陶國璋﹕〈孤獨而不寂寞〉,《信報》副刊,2009年5月28日。

[1]

陳生篇文講既現象系有d道理, 我都承認英國佬好耍家既系玩制度同政治. 不過我果d騎呢既理論都未必錯得晒架. 拿, 首先我地諗諗點解佢地要直紋呢? 咪系因為工業革命既後遺症囉, 生產過剩呀, 原料人力不足呀, 咁咪要出兵海外直紋搶野搞大個巿場燒路囉.

而家香港個樣咪系後直紋時代咁囉, 英國佬佢地以前培育咗班精英系正苦呀, 教育呀, 團體呀黎管你地, 佢地走咗之後咪留番班精英黎接佢地班囉. 呢班精英多多少少都沿襲咗直紋既價值觀同思考模式. 英國佬雖然走咗, 但系呢度有唔少野依然系受到西方既控制同搞搞震架, 皆因我地系文化上又多多少少咁延續緊佢地西方中心思想嘛.


[引用] | 作者 直紋人 | 10th Sep 2009 15:03 | [舉報垃圾留言]

[2]

果個直紋正苦都比倒d好既回憶我既, 拿,好似六七十年代果d rock n roll 呀, Elvis 呀, Beatles 呀, Peter Paul n Marry 呀, Bee Gees 呀, 滋衫四狼呀, 青春火花呀, 六水英痴呀......真系數滋不盡咁啦.


[引用] | 作者 頻民 | 10th Sep 2009 16:14 | [舉報垃圾留言]

[3]

七十年代我搬去黃大仙個竹園住, 果度竟然有人系度耕田種菜, 簡直系世外逃園黎, 點知幾年後比正苦摺晒黎起公路天橋, 變鬼晒石屎森林, 好核突, d人又唔知比個正苦安置晒去邊, 真系冇眼睇. 好sad.

計正正苦唔好再比d奸商起樓謀利喇, 唔系我地既下一代要訓街喇.


[引用] | 作者 農枯 | 10th Sep 2009 16:26 | [舉報垃圾留言]

[4]

茶實直紋果d人既手法好醒, 佢地想影響吓你, 同化吓你, 首先要做既就系引入佢地既風俗習慣, 跟住引入佢地既教育, 跟住引入佢地既語言, 跟住引入佢地既文字, 跟住引入佢地既......目的系等你地疏離咗自己d文化都唔知.

當然佢地梗系唔會太過糟質你地啦, 咪變咗好似67年咁日日同你地系條街度玩 war games 咁. 你唔 gui 佢地都 gui 死啦. 你估佢地真系得閒冇野做咩.

我咁講唔系話西方d野乜都系衰既, 佢地有佢地既特色同優點, 香港中西文化膠溶, 系個多元文化試管, 對中華文化創新實驗會帶黎一dd啟發, 問題系睇大家磨合成點啫.


[引用] | 作者 直紋人 | 10th Sep 2009 21:05 | [舉報垃圾留言]

[5]

西方d野系咪最好, 我諗連佢地自己都唔敢講到咁絕對囉. 嗱!, 今日咪一個特別既日子比大家機會反思吓咁囉, 911嘛, 無啦啦兩座世貿比幾個烈士對冧咗, 死成幾千人, 跟住就大布服打餐飽, 死得仲多, 仲打到布薯乾晒塘咁濟; 無啦啦姓雷果兩兄弟玩摺埋, 搞到連個個屋企都乾晒塘咁濟, 雪上加傷. 結果搞到個個對呢個自由放任既制度失晒信心, 提起就火滾.

不過我都仍然支持民主自由囉, 皆因佢能夠客觀d, 約束吓d統治既人, 唔比佢地專制獨裁亂咁黎嘛, 仲要佢地勤政愛民大公無私咁囉.


[引用] | 作者 路人 | 11th Sep 2009 09:43 | [舉報垃圾留言]

[6]

陳雲實在....很掂.

目前政府的單一經濟導向價值及政策, 在資源運用上否定社會應有的多元價值, 已經造成種種問題, 如果我們嘗試把頻生的醫療事故, 青少年毒品問題的嚴重, 菜園村的迫遷, 少女援交, 證監和金管局對銀行業監管角色的拉据......等種種看起來不相關的事件聯繫, 再檢視我們身邊人的情緒行為價值, 便不難有種香港價值正在瓦解的感覺...我無法再認同香港人是踏實, 專業, 認真, 現在大家那種工作和生活只是為hea的感覺十分重, 過去的活力不再有.


[引用] | 作者 旁觀者 | 11th Sep 2009 11:01 | [舉報垃圾留言]

[7]

今日去咗太兇館睇恐龍再生, 果d全天域電影好西利, 搞到d恐龍好似走晒出黎圍住我咁, 完全冇旁觀者既感覺, 好big真. 不過嚇到死咁濟, d恐龍你咬我我咬你成日打膠好兇殘咁, 你諗吓一條友企响個沙漠度比成班餓到流晒口水既恐龍圍住個環境, 睇吓睇吓個地方好似好熟面口咁, 哦! 咪就系好似e家香港果個生態環境咁囉.

原來隔離坐咗個西方人, 突然發覺自己原來系東方人, 不過同佢真系溝通唔倒, 皆因佢講既唔系英文, 唔知佢up乜, 傾唔埋. 恐龍就唔同, 冇分東西方恐龍, 一肚餓就食咗你落肚勒.


[引用] | 作者 鄉港人 | 11th Sep 2009 17:46 | [舉報垃圾留言]

[8]

有時我都唔知自己系乜野人架. 個軀體系中國人, 個心好似英國人, 講中文好呢定系講英文好呢, 都要諗餐死. 睇番周圍d魯友, 外表系中國人, 裏面其實系扮緊中國人; 有d外表中國人, 裏面其實系疑似中國人; 有d外表系中國人, 裏面其實系超中國人...... 總之好混沌.

成農大哥以前拍咗套"我是誰", 好似幾有意思, 不過我冇睇過, 皆因佢d戲好多動作, 跳黎跳去, 眼都花埋. 不過我諗香港人中意睇"莫問我是誰"掛, 皆因香港人覺得呢個問題真系好鬼煩囉, 遲d有時間拍番套震興吓香港既電影業先.


[引用] | 作者 psycho | 11th Sep 2009 17:58 | [舉報垃圾留言]

[9]

文化研究都算系幾新鮮既科目, 大學叫文化研究, 中學類似既科目就系"通識"或者系"綜合人文"科咁啦.

佢既特色就系可以跨越學科既界線黎學習, 又能夠接合各種研究既方法, 令到學習好有彈性, 融會貫通, 冇乜框框, 咁樣探討社會問題就可以多角度思考同分析.

文化研究包含既科目系有經濟學, 社會學, 政治學, 哲學, 歷史同文學批評, 所以研究主題所涵蓋既範圍可以好廣闊. 而文化研究既批判精神永遠系重點所在黎.


[引用] | 作者 文化研究 | 12th Sep 2009 09:21 | [舉報垃圾留言]

[10]

等我豆正吓理地個錯茂觀念啦, 而家個問題系如果d細路仲未學識基礎知識d概念, 咁佢地又點樣去用唔同科既概念去融會貫通呀, 批判出黎既野咪冇晒質素, 冇晒保證囉, 咁同吹水又有乜分別呀?


[引用] | 作者 路人 | 12th Sep 2009 12:51 | [舉報垃圾留言]

[11]

冇錯, 文化學者話文化研究由於系好自由, 好靈活咁研究, 範圍亦好廣, 未必會好專. 佢仲有個特點, 就系從黎未以一門"客觀學問"黎自居, 相反, 佢地系一門非常接受"主觀分析"同"主觀批評"既學問, 不過就會強調立論有據咁啫.

從政治既角度黎睇, d學者認為文化研究具批判精神既跨學科研究方式, 正系當今社會對政治感到無力既一個良方黎. 佢地承認文化研究帶有政治立場, 期待既系改變現存世界, 比人明白呢個世界並唔系固定咗咁, 而系可以改變吓佢咁. 仲話文化研究秉持住根深柢固既批評精神, 會為人類社會注入一股思想上既新力量咁話.


[引用] | 作者 文化研究 | 12th Sep 2009 14:46 | [舉報垃圾留言]

[12] Re: psycho
psycho :
有時我都唔知自己系乜野人架. 個軀體系中國人, 個心好似英國人, 講中文好呢定系講英文好呢, 都要諗餐死. 睇番周圍d魯友, 外表系中國人, 裏面其實系扮緊中國人; 有d外表中國人, 裏面其實系疑似中國人; 有d外表系中國人, 裏面其實系超中國人...... 總之好混沌.
成農大哥以前拍咗套"我是誰", 好似幾有意思, 不過我冇睇過, 皆因佢d戲好多動作, 跳黎跳去, 眼都花埋. 不過我諗香港人...

你地香港人唔洗諗喇, 國際學者都話凡系比人殖民過既地方都好難搵番原本文化架啦. 當初佢地殖入黎果陣, 第一步唔系融入你地既文化, 而系改造你地, 洗你地成為宗主國既縮影. 佢地美其名話改造吓你地, 荼實系否定同取消殖民地原本既文化, 方便佢地統治嘛.

仲有, 根據侯米巴巴既混種說理論話, 响二次大戰之後, 殖民地紛紛宣告獨立, 但系新政府發現原來經過殖民統治幾代之後, 要搵番未殖民之前既文化黎重建國家認同系幾乎冇可能既. 雖然失去咗既文化仲未比西方國家連根拔除, 但系已經恢復唔倒未殖民之前果個樣喎. 咁你地仲諗咁多做乜丫.


[引用] | 作者 香港仔 | 12th Sep 2009 15:12 | [舉報垃圾留言]

[13]

文化研究呢科同其他科系唔同既, 咪系因為佢地研究緊既系文化囉, 即系d人既日常生活經驗黎, 不斷咁改變緊架.

文化研究系會出現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既現象架, 冇絕對是非標準囉, d人類既文化系會隨住時間同空間轉變, d人既集體生活經驗又不斷咁改變, 所以d標準都會不斷咁變緊囉.

文化d理論都唔可以一成不變啦, 今日既論點可能唔岩聽日用, 聽日個論點又唔岩後日用, 咁咪出現結構主義呀, 後結構主義呀既更替或者系共用既現象咁囉. 吹吓水咪算囉, 做人既野洗乜咁認真丫.


[引用] | 作者 文化研究 | 13th Sep 2009 09:38 | [舉報垃圾留言]

[14]

既然文化探討既議題都冇絕對既標準答案, 咁中學既通識就唔應該計分同考試啦, 搞到d學生同老師鬼咁大壓力, 仲話要必修, 仲話要將通識推埋落初中度搞大佢, 迫其他基礎知識既科讓路, 咁會搞到d細路乜野都學唔倒架, 究竟你地識唔識教育架, 下一代點算好呀, 唔通日日淨系掛住吹水乜都唔洗理咩.


[引用] | 作者 路人 | 13th Sep 2009 10:51 | [舉報垃圾留言]

[15]

系呀, 文化研究都有佢既窘境架. 好似果個全世界第一所文化研究中心响2002年比白明罕大學摺埋咗, 好慘. 佢咪系伯明罕當代文化研究中心囉. 據聞果個英國官方評估話佢只系得果3a分, 學術水平真系好一般, 唔應該攞咁多撥款咁話.

有d人就話文化研究既議題涵蓋範圍太過廣闊, 失去咗焦點. 又話佢地同傳統一d科目重疊得好西利, 嚴重浪費資源咁話, 所以咪摺埋佢囉. 英國政府都有佢既道理架.


[引用] | 作者 lsteacher | 13th Sep 2009 11:03 | [舉報垃圾留言]

[16]

作為香港人, 我都好明白香港d精英既心情ge. 佢地對前宗主國多多少少都懷住一種幾矛盾既情感囉. 佢地一方面心底又幾反抗宗主國既統治, 家陣回歸咗勒, 另一方面又懷念宗主國既統治, 唔多唔少都有傾慕宗主國d文化咁囉. 怪唔得葉麗儀响回歸果日系濛濛細雨下唱番首好有feel 既 Memory 黎回味吓咁囉.


[引用] | 作者 hk people | 13th Sep 2009 11:17 | [舉報垃圾留言]

[17]

培養d細路有獨立思考, 批判精神唔系唔好, 但系最閉就系放緃咗佢地去養成一種得個講字, 得個鬧字既壞習慣, 乜都唔識做, 冇建設性, 對個社會冇益.

拿, 呢個商人就唔同, 佢間野外判出咗事, 拿拿聲每個受害者都得到百萬蚊幫吓佢地屋企人, 仲話盡力幫埋解決佢地日後家庭既生活問題, 包括對佢地d仔女供書教學咁話, 好有 heart, 實牙實齒, 唔系吹水. 佢真系我地香港商人同政客既好榜樣黎, 好有承擔, 愛心爆棚, 身體力行, 服務社會. 服務社會唔系高高在上好似响個象牙塔度得個講字架.


[引用] | 作者 身體力行 | 14th Sep 2009 08:57 | [舉報垃圾留言]

[18]

睇見呢家個社會既品德, 只有一個字: 鞋! 令我好敢蓋e家細風日下, 道德輪亡. 古語有云, 大學之道, 在明明德, 在親民, 在止於至善. 古人講既野, 唔系叫你地跟住佢講吓就算, 唔系叫你地整個牌出黎裝飾吓就算, 而系叫你地去實踐出黎. 家陣 d 人就講到自己好德, 實際表現就唔系好德, 比個社會笑佢地淨系識吹水自己都唔知囉.


[引用] | 作者 品得 | 14th Sep 2009 11:4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