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27th Aug 2009, 06:21 | 採訪背後

一直不值今日社運圈子與傳媒關係之差.

九十年代初我入行時,民主派如日方中,社運主要是工運,記者和工會緊密合作,尤其是工盟,雙方熟稔如朋友.記得我第一個上司不時提起李卓人當年為了替空姐爭取權益,太太流產的事情,非常抱不平;第二個上司每周都會與劉千石喝茶.工會辦記者會,大家都會去,苦主個案報導角度有商有量.

幾年前採訪利東街,卻看到社運人士和記者幾乎怒目相向.

出了什麼事?

批評傳媒的說法很多,想從個人經驗提供另一個角度.

記者傳統上,都是左傾,新聞系比教育學院難進超過一百倍,起薪點卻少一半甚至三分一二,敢說沒有抱著丁點理想的,不會入行.現在社運界理所當然地把傳媒視為政府走狗,地產商幫兇,是錯的.

骨子裡都是追求公義的人,起碼初出道那一兩年依然天真,這已經是溝通的基礎.傳媒不是一塊鐵板,是一個個人,一個個可以影響的人.

社運界似乎不很明白傳媒的運作,早前出席自治八樓〔以視覺紀錄敍事〕講座,便有出席者不滿記者:〔我們找了一位客家口音的長者接受訪問,記者居然問有沒有能說廣東話的,你訪問彭定康也要求他說廣東話嗎?電視台連出字幕也懶?另一次記者會,我是主持坐在中間,記者居然叫我走開!〕

我入行有幸遇到同事湛國揚,他教我:錄一個sound bite要訪問三十人,當年傻瓜爪居然照做,一次採訪公屋鼠患,第一個被訪者已經埋怨多老鼠,一直問到第二十幾個,那位婆婆繪聲繪影地形容老鼠如何出沒,甚至扮老鼠叫,整理後這短短不足一分鐘的報導,幾年後上司還記得.什麼是sound bite?A minimum of sound to a maximum of sense,電視台能給一篇報導多少時間?一矢中的是必須的,若要字幕,力量便打折扣,彭定康若懂廣東話,他一定會用.社運角度:人民都有發言權,但對記者,責任報導有力,問有沒有懂廣東話的被訪者,換個角度,何嘗不是希望觀眾不必看字幕,也能即時聽進腦袋?這難道不是在幫忙嗎?

拍照也是,報紙刊位寸寸都是錢,可以出一張記者會的相片是非常難的,當然要留給當事人,要求〔主持人〕讓開令畫面更緊湊,何嘗不是嘗試令報導更有力?

有些社運界會不屑吧:記者永遠都是簡化事情,喧眾取寵.

這是傳媒的原罪,無法否認,但處境就是時間有限,版面緊張,沒可能塞得下原裝新聞稿和街坊所有發言,記者就得在最有限的空位擠最多的訊息,可以選擇繼續不屑,亦可嘗試套上對方鞋子,幫忙背後,其實也在影響對方的報導角度.

關係交惡,社運界轉移陣地,改為投稿,先是網上<獨立媒體>,然後把社會行為包裝成文化議題,攻入報紙副刊,文化版,世紀版.

問題一:香港<獨立媒體>有別於台灣<苦勞網>,評論多過報導,有助圈內人了解事情始未,但相對較難影響圈外人,那圈,壁壘分明.當然有作用,但局限也是顯而易見的.網上或獨立媒體和傳統媒體,各有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暫時不見得可以取締.〔我不用靠你!〕不想嗤之以鼻的結果,是社運與主流傳媒的嫌隙更大.

問題二:全港報章銷量大約一百二十萬份,港聞版的讀者肯定過二百萬人,副刊會有多少?星期天明報大幅篇幅當然好,但明報主要客戶是一元一份的學校訂戶,周日讀者大減.丟掉二百萬,抱著幾萬大書特書?當然影響力不能只以讀者人數計,然而副刊對草根階層的影響力,實在不如港聞版,如果希望爭取社會廣大市民支持,港聞版這塊再嫌惡也得經營.

問題三:社運界文筆好的當然很多,更不乏文化界與學者,可是投稿與報導是有分別的.除了用字太深,理論太多,搞運動應該站在最左邊,當距離最保守一方最遠時,中間落位的專業人士甚至政府,相對上便會向左走近少少.所以社運界寫文,可以有咁盡寫咁寫,但記者報導,必須能反映不同的觀點與立場.讀者看了報導,會對事情更多方面了解,但如果只讀到投稿,需要具有一定的思考能力,才不只看到事情單一甚至極端的一面.

〔唏,那些人什麼都不可以拆!〕不只一次聽到市民這樣說.

我相信如果更多全面,有水準的報導,社會討論會更理性,運動會更深入民心.

假如同意記者報導的功能,接著的問題便是如何取得傳媒支持?

先強調:僅僅想以例子解釋現時做去,不是全然支持或認同,更不是教人如何〔收賣〕記者! 

我覺得,地球之友的朱漢强是近年最善長傳媒策略的其中一人.〔光害〕這個冷門環保題目在他手上,在短短兩年間冒起,市民由一面倒自豪香港是光燦燦的〔東方之珠〕,到開始質疑:〔招牌咁光,光污染呀!〕.

朱漢強曾經是蘋果日報的首席記者,深明傳媒經營之道,當年轉入地球之友,凡他跟進的議題一定度靚角度搶版面,報章報導往往是全版的!

度靚角度另有學問,這篇先談朱漢強如何與記者建立合作關係,以我為例:

1.我最先是在九七前那些亂哄哄的採訪日子認識朱,不過打過招呼點過頭.零六零七年,我在明周做了好些環保專題報導<堆填紀事><魚不是雨>等等,朱以地球之友的身份,寫信給明周總編,除了點名欣賞我的報導有角度,並且大讚明周肯用篇幅報導環境題目.

編輯頗多小文人,文章永遠自己的好,身邊朋友=全港市民,沒多少能真正找讀者做focus group, 朋友一句叫好或一聲倒采,決定了版面分配,再者,報館老闆要錢,編輯要名,方便日後把名變利.這種表揚信件是編輯部最愛收到的,編輯飄飄然,記者如我便掙得更多篇幅報導環保議題.明周會開設城市建築專題版,其中一個原因也是<觀塘變臉前>得到某中大建築系教授的表揚信.

2.然後朱漢強約我吃飯.

社運界對〔吃飯〕非常鄙視:〔市建局最叻就是請記者吃飯,吃完飯,叫記者寫什麼都得!〕

你以為那飯有迷藥嗎?

記者時間表密麻麻,午飯時段相對能擠出時間,兼且可以非正式地談公事,不必有寫稿負擔.開記者會,公司不派你去採訪,便沒法去,但約飯局,不用向公司說,也不用一定要交稿.再者記者會所有消息都通天,飯局相對更多機會有獨瘃故事.

飯桌上,去哪旅遊,閒時做什麼,兒子近來如何...通通都會聊,吃過飯,就有關係,日後要問什麼,用電話便可.埋單,其實記者也會開公數結帳,當年跑政治便不時請民主派或工會人吃飯,記得有剛當選的民主黨議員甚高興:〔嘩,日日找你們開飯!〕而當時的李鵬飛,最堅持結帳:〔我不吃傳媒飯!〕(真是一語成讖~)

請那些記者吃飯?一種是大圍飯局,選五六間報館每間一人;一種是bite飯局,專請政治組所有記者;再來是請一位資深記者,帶一兩位同樣會採訪同類題目的同事來.報館人事變動多,不能只熟悉一位記者.

和朱漢強那頓飯,大家當交朋友.一年後,便有機會合作:他研究能源政策和光污染兩年,希望出書.

3.為什麼要出書?朱漢強想得很仔細,畫了一個圖表:x軸是影響力,最底最低,y軸是支持程度,最左最反對,商界有權,反對熄燈,處於左上角,受招牌影響的市民,最支持但最無力,處於右下角,然後:政府,各個政黨...相關的機構放在不同角落.畫了這麼一幅圖表,各方支持或反對的大小勢力,就心裡有數.

弱勢的聲音,可以通過出書集中起來,變成有形的力量,爭取更多群眾支持,但是強勢如商界政界,需要其他策略遊說.

出書,不只是把網上文章結集成書,搶多一個媒體.而是在整場運動中,利用書藉的特點發揮特定旳影響力,起碼要擴闊讀者群,如果出來讀者還是那一群,是浪費資源.

4,朱漢強手上已有一疊稿,依然找我幫忙,他看中我較為善長針對一般市民策劃報導角度,採訪寫文他自己也很懂.於是我幫忙策劃整本書的大網,找來出版社合作,並加上人味的訪問令事倩不只是運動.如何打動讀者,有很多技巧,一本書以什麼姿態出現,讀者翻開得到什麼印象,篇章鋪排...統統都會決定這本書的影響力.

我負責訪問的部份有點爛尾,因為教書沒了半條人命,原本可以做更多.也沒時間看排版,那些圖片加標語,運動味道太重,應該更多人物相片,令政策進入生活.

5.朱漢強一開始便強調會支付酬金,其實不多,重要是姿態:我需要你的專業,而非〔得閒/好心幫吓手啦.〕

他也很慷慨也把我列為作者.一些團體以為用團體名義出書,表示不個人,但以團體為名的書,姿態就是官方文章,一般讀者是不會買的!再重覆一遍:如果沒有認真策劃,〔結集成書〕不如放上網算了,有書在手彷彿立此傳照可以升格,但現今人人可出書,書本愈來愈淪落,只想出書,不想如何賣書,請先種樹贖罪.

6.<夠照>出版,朱漢強在傳媒的網絡驚人地展開,新書發佈會連蘋果日報港聞版也有不算少的篇幅報導,還有相!港聞版如何出,副刊又何,教育版又用什麼角色,朱漢強都細細策劃,甚至連每一分報章的相片角度,他都會向攝記提議:那條街最光,作者站在那裡,甲報已經用了什麼角度,你可以試試這樣...光是不同類型的電台節目,朱漢強上了超過三十個.例如我有blog,他和出版社也可以找到專談blog的電台節目訪問我!

此時我是完全沾光了.但事情發展是:因為這本書,除了環保署等找我寫文,更重要是我離開報館獨立採訪後,可以拿著書證明自己不是白撞的,結果我愈來愈多時間放在環保議題.間接地,也算是推動了一些朱漢強關心的議題.

假設某社運組織要出書,著者不應以團體名義,書面應該放上編者的名字,而這編者可否是運動裡核心的成員,變相也給這成員多一個身份方便運動?比方說編輯Julian.

現在社運界還有一點令人擔心的:〔我們〕的概念好重,誰是我們的人,誰不是,那個記者是〔好人〕那個不,彷彿在看卡通片.〔我們〕出書是光榮的,賣不掉就用來籌款,因為壓根兒沒想過可以賣錢,所以版稅版權都不用談.〔你們〕要來拍攝要來報導,總放不下侵佔運動搞個人創作圖名謀利的嫌疑.

社會運動,為的是〔人們〕,怎能不善用[大眾傳媒]?


[1]

環保系應該有得搞吓既, 支持你啊!


[引用] | 作者 小草 | 29th Aug 2009 14:20 | [舉報垃圾留言]

[2]

剛離開一小小環保組織, 100%同意你的看法, 即使是ngo, 他們的"你&我"分得很清楚, 還希望學會如何"利用"記者的策略, 天啊 !


[引用] | 作者 曾經很想一世做記者 | 30th Aug 2009 0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Facebook回應

Eddie Tsang其實來來去去都三樣野 :
- 站在傳媒 / 公眾角度理解問題,
- 將原則, 理念等抽象意念實體化
- 訂定策略 / 時間表

Simon Lee很好的文章.現在進行社運活動,一定要運用傳媒的力量,才可以在社會上被廣大群眾知道.但是很多社運人士不懂這個道理,以為在傳媒當中出現,會被人認為出風頭.這是不對的.
每次進行社運,都要精心策劃.逹到宣傳目的.吸引傳媒焦點,有新聞價值,能夠出現在傳媒當中,已經成功一半.
進行社運是一場立體戰.全方位都要考慮.
所以社運份子.需要學習大眾傳播,群眾宣傳等等.

Tai Ngai Lung我想, 先前為什麼社會運動界會對傳媒有仇視是有原因的, 我想倒不是真的以為媒體不客觀或對社運不同情, 而是因為有一段時間, 社會運動就剩下媒體運動, 而忽略了更基本的工作: 基層組織及充權. 也回simon lee, 媒體策略固然重要, 但是, 如果只剩下媒體運動, 脫離了來自草根的力量, 則社會運動的推動力只會越來越弱

Simon Lee我不是不討同草根的力量,但在做草根工作時,也要注重對傳媒的策略.如果能夠爭取到大眾的認同,工作推展時,更方便,在申請資時,更容易.'

Gum Gum問題一:香港<獨立媒體>有別於台灣<苦勞網>,評論多過報導,
>用字太深,理論太多,有咁盡寫咁寫(盡)
非常精警。我在社運的最後一分鐘發現了這件事:社運人的ego太大、太自戀。記得那一刻我在「台上」,為公義而唱,台下的人眼眶都紅了,自我感覺非常良好。頃刻間,我知出事了。若果真的要令社運成功,就是要爭取那些不能讓社運人convert為「基層/街坊」的市民,而謙卑地以知識為本,讓人知道、明白基本真相,是最重要的。

Gum Gum這當然是個策略問題,但更重要是個態度的問題。我發現給記者/大眾「報料」,比發表自己的立場意見重要。而這種報料者的地位要如同線人,開著射燈都反唔到光,但記著卻當你是朋友。社運人常常有個錯誤self perception,以為自己很謙卑,與「基層」同行,自己也以「基層」的方式生活,殊不知這核心的,卻是極度膨脹的自我。我幾乎有過這樣的心態,天天不忿:「為何我的想法那麼好卻不受重視?」你的世界是你自己創造出來的,當然覺得自己無限好!但你有以平等心去聆聽和尊重別人的想法嗎?這就是我當年失敗的原因。

某記者:確是說的沒錯.
好怕社運圈子的道德高地和小圈子主義.
其實許多記者與社運人大家是是認識的.
不明白如何就不能跨越一些信任的界線.

leila
[引用] | 作者 leila | 30th Aug 2009 17: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朱漢強回應

曉蕾過譽了。
Eddie是資深記者,他基本已經總結了重點。但要做好他說的幾點,要厚實的基本功。前日跟家人聚會,大家都慨嘆,很多傳媒出身的公關,根本不合格。
倒有兩點想分享:
一、一直提醒自己,我重視媒體,但重點不是出了多大的版面、有幾張報紙出了街。因為,傳媒往往不是「目的」,而是「手段」(這樣寫對傳媒並無扁意),否則,容易迷失於見報就很樂的困局;
二、社會運動一直在變,尤其是03年之後。即使是環保議題,也滲入大量的social factor,舉如維港填海、紅灣半島、菜園村等。即使做到Eddie所言,也未必能回方得了問題。有時間,應該搞個NGOs的傳媒吹水會交流心得。
PS.環保團體在一兩年前,傳搞過一次,可惜無以為繼。

leila
[引用] | 作者 leila | 1st Sep 2009 16:15 | [舉報垃圾留言]

[5]

傳媒或者有力量去改變或表達一些事情,卻很取決於在位者的態度,久不久就會爆出傳媒自我審查的事件。對於第四權力這個美譽,我覺得已是名存實忙了。有時會氣結,更多時候是失望。


[引用] | 作者 Shirley | 1st Sep 2009 18:53 | [舉報垃圾留言]

[6]

社運人士要找自己的生存空間...今日是民主派和建制是55波之爭


[引用] | 作者 小馬 | 2nd Sep 2009 10:11 | [舉報垃圾留言]

[7]

社運人士要找自己的生存空間...今日是民主派和建制是55波之爭

《我通我識》節目主持
http://lslu.wordpress.com/


[引用] | 作者 小馬 | 2nd Sep 2009 10:12 | [舉報垃圾留言]

[8]

很有意思。謝謝分享﹗

讓我想起上個月,在重慶和一個第一次見面的媒體朋友吃飯。席間他對另外一些朋友發牢騷,我理解的意思大概是︰「總是只被當成媒體,而不是一個有心一起做事的人。」他也很坦白說了自己作為媒體的利益所在。我想,他說的是對的,他當然有自己的利益需要,但同時,他也是個有心一起做事的人。

怎樣可以先看對方是個人,再看其身份和限制,是很困難的功課。尤其是對一些已有某種成見跟身的身份。


[引用] | 作者 豬肉 | 14th Sep 2009 21:57 | [舉報垃圾留言]

[9] 請問曉蕾!

請問你這篇文章有什麼目的?
效果理想嗎?


[引用] | 作者 冇氣 | 15th Sep 2009 02:12 | [舉報垃圾留言]

[10]

呢篇文章既目的咪展現緊多元思維囉. 效果咪因人而異囉. 當你响擴散性思維既狀態果陣, 乜野都好少理架啦.


[引用] | 作者 路人 | 15th Sep 2009 09:47 | [舉報垃圾留言]

[11] 觀念難改

我認為很多老一輩的社運份子觀念已經好難改,
惟有寄望新一輩能接受同適應不斷變動的傳媒環境.


[引用] | 作者 KevinLi | 15th Sep 2009 10:01 | [舉報垃圾留言]

[12] 十一點有關多元思維的推論

看完文章和大家的回應, 只感到大家都有點太偏蓋全了。

1)做大眾傳媒的有很多種人,
做社會運動的也有很多種人,
社會運動也有很多類別, 有些議題較接近主流邏輯就較容易獲得大眾的同情, 如紥鐵;環保;
有些議題較接近主流污名化(或乾脆當作不存在)的弱勢社群, 如新移民, 綜援人士,爭取居留權人士,南亞矞, 同志, 某部份的青少年議題等, 就更難講到簡單的soundbite。
至於所謂的泛民, 最已不被許多社運份子當一份子了。

2)又回kevin, 在我見到的情況中, 我見到老一輩深信傳媒有用的社運份子顯然比年青一輩多, 如果你我都無觀察錯誤又無講大話, 就只證實一點: 就是社運界真係有好多不同人不同工作, 不能簡單幾句而論。

3)又或者, 有些社運份子會揀選過, 如果態度良好有心的記者, 可能會接觸; 如果態度不良對街坊粗聲粗氣呼來喝去, 為何還要街坊/工友/同志們, 去受氣?
實在,是有好多社運的朋友, 受過壓迫的街坊/工友等, 都受過好多傳媒的氣, 被傳媒老屈一些他們沒有講過的話,或者歪曲他們所講的話---所謂的怒目相視, 就算街坊/工友/社運份子要負一些責任, 但難道只是社運份子的問題?

4) 記者都係普通人, 即係普通人有的偏見他們大多數都有, 我們不能忽略意識形態的確存在的事實; 他們都會選擇自己相信係事實的東西, 或者係不容易lai野的東西來報

5) 不斷變換的傳媒環境, 不錯, 是不斷變換。但是, 早已不是那些作者所謂的[左傾]啦(如果只是有理想就叫左傾,這真是一個很錯的定義--假如有個全心擁護資本主義但也深信簡單普遍人權的記者, 絕不能叫做左傾哦!)如果大家現在去學院認識一下d所謂初出茅廬的同學, 就不會這麼容易講這樣浪漫的話!

6) 現在的傳理,傳播學, 已很大程度在培養做廣告和公關的人--原因和大學以至中學, 整體的教育政策有直接的關係;

7)好了, 來到這裡, 大概已有很多人會認為筆者是一個[頑固守舊]的社運份子吧!不要緊, 但可以想想點解會咁容易落到呢個位?因為篇文帶出的正是這樣被簡化了的二元對立感: 有心的記者有很多限制, 社運份子不理解, 只是不屑, 從不會穿對方的鞋子去想。我想, 穿對方的鞋子, 從體諒對方出發,是可以的, 但只是「出發」而已, 結論不等於就會同意對方的做法, 或者覺得對方值得體諒。如果體諒就等於同意,這樣也就太簡單了吧!?

8) 想[別人]體諒,包容是可以的, 但不需要先將[別人]這樣地[他者化]或[矮化]。

9) 很同意豬肉的講法:「怎樣可以先看對方是個人,再看其身份和限制,是很困難的功課。尤其是對一些已有某種成見跟身的身份。」然而,這句勸喻, 套用在陳的文章的批判也一樣行得通吧。

10)左翼傳播和新聞學(如果真的想談左翼), 談的正是傳播的目的正是如何達致社會在結構上(結構上是重點)更公平/正義,這也包含了讓弱勢者如可認識在社會結構中自己為何是弱勢。在這種想法中,傳播媒體是運動的一部份, 而不是[社運份子]以外的另一些[有心的記者]。

11)如果真的是在談多元思維, 又怎麼看不見這些眾多的差異和複雜的不同元素互動,而只是一味埋怨別人不合作、不體諒呢?


[引用] | 作者 不慎路過的白痴 | 16th Sep 2009 00:13 | [舉報垃圾留言]

[13] 上述第4點漏了最後一句

上述第4點漏了最後一句, 是:〔這才是吃飯的功用,你明白嗎?〕


[引用] | 作者 不慎路過的白痴 | 16th Sep 2009 00:15 | [舉報垃圾留言]

[14] 希望不會還須要回應[客觀中立]論

希望不會還須要回應[客觀中立]論,
如果咁都要討論, 我諗係難以討論的了


[引用] | 作者 不慎路過的白痴 | 16th Sep 2009 00:1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