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17th Aug 2009, 14:28 | 採訪背後

讀到張炳玲在〔我要回家運動〕鬧的風波,頗為不安.報導中提及的名字,都是認識的,亦是我城少數的有心人,怎會弄成這樣?

三項指責:私吞捐款.以我認識的阿炳,重視名聲多過金錢,相信不會.

第二三項:侵犯權版和收了錢沒交稿,卻值得所有記者三思:到底我們寫的,版權屬於誰?

 

以我所知,香港所有記者簽約,公司都會要求在職期間所有作品,無論上班時或下班後,版權都屬於公司.但在台灣,版權是原創人的,即是記者和攝記,要求版權的條文會被視為非法.

這對香港記者非常不公平.

假如你跟了醫療事故三年,想出書,不可以,因為版權是屬於公司的,就算很多採訪是下班後自己追的,那也是公司的資產;攝影記者下班後,拍了一批貓貓的相片,理論上版權也是公司的.

現在記者出書,公司一般是基於人情去批,或者扮作隻眼開隻眼閉.

如果你跟公司鬧翻了,他們可以什麼都不讓你出.

反過來,公司把你的文章出版,分文都不必支付.我在明周出過好幾本書,都是沒錢的,再版多少次,都不會分給我.因為你出薪嘛--可是同樣替明周寫專欄,作者收了專欄的錢,出書卻會另有收入.

這次〔我要回家〕,作者蔡淑芳和麥燕庭都說版權是屬於〔運動〕的,都幾得人驚,除非是寫書時說好,收了酬金賣斷了版權,否則,怎可能理所當然地說〔從沒想過擁有版權〕?

另一種令人難堪的,是當影子作者,這在大學最常見:教授出書,實際寫的的學生,這是欺凌行為;但教授出書,請寫手大執呢?學術界最重名,作者名字一定咬住不放,可是那些研究文章根本不是一般普羅大眾能閱讀的.把研究報告甚至訪問transcript整理成可讀的完整的文章,所有次序佈局都要細想,需要的功夫不會比翻譯少.

但寫手,通常只會悄悄被放進編輯一欄,還不如譯者可以打正旗號登在封面.

我要回家運動」指摘翻印等三宗罪

【明報專訊】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張炳玲為六四20周年紀念工作,一度出任「我要回家運動」的義務總幹事,詎料捲入「三宗罪」,包括被指未經「運動」授權,私下向外募捐,並捐款者將錢直接存入其私人戶口,然後以「運動」的名義發出收據,但「運動」卻聲言至今從未收過她轉交的捐款,而經了解事件後,發現私下募捐並非單一事件,認為事態嚴重,已中止她的職務。

張炳玲卻再三澄清,當初是「運動」主席朱耀明開口說缺錢,她才出手募捐,又聲言已將款項交予朱耀明。

曾任「我要回家運動」(下稱「運動」)義務總幹事的香港記者協會前主席張炳玲,不單被指涉及侵犯版權,翻印紀念六四20周年的《回家》一書出售,同時更以「運動」名義私下募捐,並捐款者將錢直接存入其私人戶口,涉及款項以萬元計。「運動」已發律師信追究版權問題,並中止張的職務,並已發信給海外民運人士澄清事件。

「運動」的社團註冊法定成員張文光(相關)證實事件,承認見過張炳玲發出的捐款「收據」,認為事態嚴重,所以年初已中止其義務總幹事職務。張文光稱,原希望張炳玲「回頭是岸」,但當他們知悉上月仍有海外民運人士獲贈盜版書,便認為是時候來個了斷,「好擔心她以此(盜版書)證明她的位置(義務總幹事),『代表』我們去募捐」。

張文光承認,早前獲悉事件並沒有即時引爆,是考慮到六四20周年前夕,不想影響社會的討論焦點,因此「運動」的行動限於發出律師信。

綜合本報取得的多項文件,「運動」對張炳玲提出三大指控(見表),包括張炳玲早於2008年夏天,已經擅自以「運動」名義向外募捐,但捐款是直接存入其私人戶口,而非「運動」登記的獨立銀行戶口,涉及款項以萬元計,張氏更向捐款人發出「運動」名義的收據。

張炳玲發出的「收據」,上面寫明「HOMECOMING」(「我要回家運動」英文名稱),並蓋上「我要回家」的印章,但並非「運動」使用的官方收據及官方蓋印,卻令人們以為捐款是給予團體,而非她個人。

有關款項,「運動」稱張氏至今並沒有交出。由於事態嚴重,「運動」今年2月解除了張的義務總幹事一職。「運動」主席朱耀明回應張炳玲聲言曾將5000元捐款交給他時說,他從沒要求張替「運動」募捐,而由今年2月初至今,他從沒與張見面或有飯局,因此轉交捐款的說法並無可能。至於版權問題,朱耀明否認有默許張翻印《回家》,重申《回家》一書的版權屬「運動」,即使張稱翻印書本主要用作送贈,亦不代表她可以此理由來侵犯他人版權。

除此以外,張炳玲涉及侵犯版權,令《回家》一書出現「雙胞胎」。朱耀明早前曾向海外朋友發信,指《回家》書中內容全是作者,即一班民運人士授權予「運動」,並非張炳玲,而張在正版書中的唯一作品只有「序言」。「運動」徵詢法律意見,認為張其後出版的《回家第貳版》內容版權應屬「運動」,故今年4月向張發律師信,阻止其侵權行動,其後張亦退回600本書,但餘下1400本的收益並未交代。

另外,「運動」去年10月至今年1月,曾將18萬元捐款交予張炳玲,她亦按「運動」計劃,出訪美國、法國、英國及台灣,訪問海外民運人士,以便為第二輯《回家》作前期工作。後因張不滿「運動」決定將《回家》 收益交給向「運動」借款的學聯而與「運動」決裂,這三次出訪花了約13萬元,但經「運動」多次催促交稿,張只退還用剩的約5萬元,至今文章、照片、錄像從未交代。

明報記者 施嘉雯、覃純健

張炳玲回應:籌款已經轉交朱牧默許翻印

【明報專訊】對於「我要回家運動」成員的三大指摘,張炳玲昨晚逐一反擊,唯獨承認曾經以自己戶口,以「我要回家」的名義籌款,但強調是因為基於與朱耀明牧師(朱牧)是朋友關係,用自己戶口是為方便籌款,又說已在今年6月一個飯局,以信封將籌得的5000元交給朱耀明。

張炳玲說﹕「我一開頭諗件事很簡單,諗住與朱牧是朋友,89年已開始相識,大家有交情……為何用自己戶口?是為了方便籌款,事後亦都有交番出來。」她聲稱,是去年朱耀明請求她幫手籌款,她才向自己朋友圈中發了一封籌款電郵,又強調今年6月在潮江春酒家與朱牧的飯局上,用白色信封將該5000元交給了朱耀明。

有關盜版翻印問題,張炳玲反指是朱耀明默許她翻印。她說,自己07年臥病,當時想到六四20周年將至,想採訪民運人士寫一本書,因此與朱耀明談及意念,當時朱大表贊成。後來支聯會馮愛玲向學聯申請幾萬元,向朱耀明提出與她類似的意念,結果一拍即合。張炳玲反對將書的收益交學聯,因她認為學聯只是贊助而非墊支,她在2月2日飯局與朱耀明談此事,不歡而散,她引述當時朱牧說「如果妳唔鍾意,就自己去印啦」。她稱,基於這番話,她認為朱耀明是默許授權她去印。

張炳玲表示,2月之後,與她合作的陳木南亦曾找朱耀明談版權問題,當時陳向朱提到張炳玲提議,將來翻印的版本會抽起蔡淑芳和馮愛玲兩篇文章,並把絕食宣言放進去,朱耀明當時說最好不要抽,如果要抽也沒辦法。張炳玲強調,朱耀明應確認當時曾有這些對話。

張炳玲說,九成的翻印版本都是免費,送到學校派發或送到書局作贈品,600本送給教會是另有用途,並非退回給朱耀明。她說,朱耀明以近8萬元向學聯買了3000本正版《我要回家》,但學聯是贊助身分,不應收這筆錢。

至於收了「運動」18萬元到外國訪問卻沒有交稿的指摘,張炳玲說,外訪的建議是她提出,自己申請旅費,以義工形式合作,已經去過英國、法國、美國及台灣,但在第5次也是最後一次訪問的前一天,即今年2月25日,她收到朱耀明的電郵,要求她們釋出版權。張炳玲認為自己應該有版權,所以不肯接受,結果雙方中止合作。其後,朱耀明要求她交稿件,她指採訪未完成,何來寫得了稿?而且要交稿的話,她堅持自己應有版權。她強調,18萬元中用剩的餘額都已退回。

張炳玲說,「估不到為了一本書,大家搞到這樣,(名聲受損?)沒辦法,我控制不到。」她說:「我已猜到會這樣的了,他們我聲譽,人世間的事很複雜,亦檢討自己在事件上是否有問題,我覺得很無辜。」

《再回家》險爛尾  麥燕庭助見天日

【明報專訊】因為《回家》的爭議,「我要回家運動」原本計劃「六四」20周年前出版兩本書的大計,險些爛尾收場,最後由資深傳媒人麥燕庭臨危受命,兩個多月為「運動」義務工作,才令《再回家》一書有機會見天日。

現為記協主席的麥燕庭接受本報查詢時承認,她是為免《回家》第二部書流產,才答應為「運動」幫手,3月下旬隻身赴美兩周,4月初回港後便每日趕工,最後完成5月底出書的目標。她說﹕「這次是江湖救急,無辦法不幫手,不想六四前出亂子。」

接近200頁的《再回家》,麥燕庭除了寫序,還撰寫了16篇訪問,佔該書的大部分文章,問她這些文章或書的版權誰屬,她表示當日和「運動」沒有白紙黑字的合約或協議,但從事多年自由撰稿人的她理解,當日她接受了「運動」的贊助才展開有關工作,成果自然歸於「運動」,「我沒想過版權是我的」。

有份參與《回家》製作的蔡淑芳表示,去年外訪歐洲,為《回家》採訪及拍攝,馮愛玲是自行付費,她與攝影師陳木南則獲「運動」的旅費贊助,因此當時她為《回家》寫了至少6篇文章,私下的採訪紀錄及相片都一律交給了「運動」。

問到《回家》版權誰屬,蔡回答道﹕「當然是『我要回家運動』,做的時候,已很清楚是為了什麼。」


[1]

看到這事實在令人眉頭緊皺

細看過程,如果張炳玲是由[運動]出資,前往各地採訪,那麼她道義上不單不應自已出版,她更是欠了稿
試想我申請了政府資助去搞活動,到時根本沒有活動,肯定被告到甩褲

乙人
[引用] | 作者 乙人 | 17th Aug 2009 18:16 | [舉報垃圾留言]

她的理由是:未採訪完,寫唔到.
試想拿了錢搞活動,但沒做完政府叫停,活動也真搞不起來,或者會草草了事.
還有一點是她沒受薪,錢是實報實銷.
問題還是出在版權上, 應該未採訪前談清楚.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leila | 17th Aug 2009 19:50

[2]

單憑對張炳玲一向的信任,不足以澄清這件事。最後她自己出來當面解釋清楚,還她自己、牧師及運動清白。


[引用] | 作者 圓圓 | 19th Aug 2009 11:02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圓圓

同意,文章也不是為阿炳澄清, 只是權版問題要談, 否則成為記者受託採訪的先例.

圓圓 : 單憑對張炳玲一向的信任,不足以澄清這件事。最後她自己出來當面解釋清楚,還她自己、牧師及運動清白。

leila
[引用] | 作者 leila | 19th Aug 2009 12:36 | [舉報垃圾留言]

[4]

受薪員工作品版權歸公司所有,不只是香港傳媒獨有的模式。就例如,在微軟、谷歌工作的程式員,所寫程式的版權也歸僱主所有。支取的薪金,就等於買斷了版權。

我不是說這種模式好,但要實行讓創作者擁有版權也有相當難度。我能想到最佳的辦法,應是作者給予僱主永久、不能撤回的授權。不知道台灣的媒體,又是怎樣處理授權的?


[引用] | 作者 tzigane | 22nd Aug 2009 18:4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