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19th Jun 2009, 01:39 | 過日子

[梅窩居民]從來不是只得一群人!
有人真心支持正生來梅窩,有人擺明反對,有人是二年來繼續反對殺校,有人被指示要大罵.... 如此這般把有不同想法不同訴求的梅窩居民打成一塊,然後罵斥之偽善,這和大部份一直把事件簡化的傳媒有什麼兩樣?
而且正生書院內部亦有不同意見,有老師反對遷出霞澗,認為惡劣環境正好磨練筋骨,獨佔山頭和海灣,也是梅窩一間校舍無法相比的.如其爭取搬入梅窩這相對太舒服的校舍,不如要求政府容許繼續在現址辦學,並且給錢改善安全.
別為方便發言把事情簡化!

以上這篇,是在acebook回應roundtable林輝的,今天又看到一心的回應,連同林文,放在這裡.坦白說,讀到林的文章但覺以偏概全,接著看到facebook多人大讚文章有深度更覺不妥.

香港太多簡化評論,太少合格的報導!

懇請勿偽善理解締雙贏 :林輝

前幾天在梅窩的一個居民大會上,有居民打斷正生書院校監林希聖的發言,大喊「你最叻用傳媒!」,似乎吃了不少傳媒的冤屈。於是我仔細地將在YouTube上有關正生書院風波的片段看了一遍,包括居民大會上居民的發言、新聞報道,以及在互聯網上可找到的其他有關資料,想了解他們的真正想法。 結果,這是我看到最深刻的幾句話:
居民大會上,一位男士發言:「我們不想將這麼好的怡情小鎮變成販毒、吸毒小鎮!」掌聲雷動。
另一位男士說:「(正生書院)來大嶼山我們不介意……但去鳳凰山山頂建吧!」掌聲雷動。
還有一位女士,對着電視台的記者解釋:「我想大家都不想有一間特殊用途的學校這麼近居民吧……
還有最難忘的一幕:一班才幾歲大的孩子們,小手拿着示威牌,圍着正生書院的校長和校監,居民高呼支持,也自然吸引了各大傳媒眼光。
因此,即使看過溫文漂亮的梅窩學校阮校長,一再帶領居民高呼「我們支持年輕人改過」、「支持正生書院繼續辦學」、「支持政府承擔戒毒教育」後,我仍無法不感到疑惑:這種「我們支持,但……」的說法背後,是一種怎樣的邏輯和情緒。
本地需要與正生 非二選一
這也許是禮貌,因為怕傷害你,所以先來一句「我們支持」。這也許是策略,先表示理解接納,然後再痛快駁斥,力度更大,是我輩寫文章常用的手法。我不懷疑阮校長的好心,更不會認為那些居民都是涼薄心腸壞;相反,我理解他們被政府忽略多時之後的不忿,以及在面對不清楚事物時的恐懼。 同樣都是弱勢,他們本來就不應被放到正生書院的對立面上,本地需要和正生書院也絕不應該是非此則彼的取捨;但當民粹主義和恐懼主導了運動,便將所有人都推到了輸家的位置。
民粹主義+恐懼 居民變輸家
以史為鑑,十年前麗晶花園的「反對興建愛滋病治療設施」的運動,到後來演變成充滿仇恨甚至暴力,居民不但被外界視為暴民,而居民內部也嚴重分化;而有趣的是,到了今天許多曾大力反對該設施的人,卻樂於經常使用該健康中心。
如果那句「我們支持」不是禮貌和策略,而是發自真心的話,那麼既為自己、也為了整個社會,懇請梅窩的居民們重新檢視整個運動,平心靜氣找出雙贏的方案。

林輝先生:

你有出席上周日的正生和居民大會嗎?梅窩的大點鼓隊友,小雜貨店老闆小明,畫家及一些鄰居都有出席,但他們卻無法發言。能有一個半個發言說支持的,沒被記者記下,又或許,你們都不想再聽我說,認為他們說的支持,都成了偽善?那你知道,我的鄰居在正生未來前,就常常給他們做蛋糕,一班梅窩教友和正生學生一起上涌口村的教堂,常來往正生探望嗎?

 大會的情況,並不如你的文章的推理:「我仍無法不感到疑惑:這種「我們支持,但……」的說法背後,是一種怎樣的邏輯和情緒。」

正如我的好朋友小羊所說,我們有太多的評論!這個清晨,就讓我們放下評論,以我的人格,以我對生命的熱情,訴說當天的現實。

上周日的大會:鄰居阿Sa為了支持正生,出發前就寫好講稿,他們一家廚藝了得,有空會給正生學生做蛋糕,周日,一起在涌口村上禮拜;其他支持的鄰居也來了,但他們當中,除了畫家陳清華外,都無法發言,因為大會早就像安排好,很多人能發言,卻不輪到你.

在你的文章背後,你了解鄉公所近日在梅窩進行的洗腦工作嗎?十多個大小村長加起大班鄉紳,每天如何游說婆婆和街坊,還有我的包租婆?他們告訴我們,有一所戒毒中心要來梅窩,且要用我們村民捐錢建的南約中學,給白粉妹白粉仔,那天我到區議會買梅窩婆婆和婦女的手織basket,區議會的人就說,我們不怕戒毒中心,都的是怕帶着k仔來探他們的靚仔靚妹,所以要反對。(但就算反對,他們也有表達看法的權利)如果被游說的人是我們的母親,她們會加入反對嗎?在正生空降梅窩之前,有人知道正生是什麼?政府有說過正生是什麼嗎?

我包租婆雖是小女人,但心態視野廣濶,認為戒毒中心也是好的,早在你們從報章得悉正生之前,他們一家已說,「學校停了,不用,就給人家吧!」

這是怎樣的邏輯的情緒呢?

這就是怎樣的簡單的邏輯。

他們在梅窩相愛,在梅窩組織家庭,兩個孩子都在梅窩小學唸書,一直希望梅窩小學有九年的一條龍教育!他們的兩個小朋友,都是我的老友,從十一歲開始每天五時起來,六時坐船,遠去北角趕八時正打校鐘,晚上回家就和大人一起同船,梅窩小學是我們所有鄰居孩子唸的學校,很多南亞裔和混血兒學生,他們的父母很想他們融入,成為本地人,許多年前,就提一條龍的夢想,那為麼一定是陰謀?

這些情懷,這些聲音,願君傾耳聽!

畫家陳清華當日僥倖地搶到發言,大概如下:我們歡迎正生來,但我們也渴望這裏有一所中學,我的許多小朋友(跟她畫畫的小朋友)從K1K2開始跟我畫畫,由小學轉入中學就不能再跟了,因為每天舟車的時間太長,回到家裏已太累,不能再跟我畫畫了,我很心痛。

請勿把看見的選擇性的報道,想成是梅窩的全部,想想我們這裏的小朋友,每天在島外上學,接受的嘰笑和冷嘲熱諷。

能停止轟炸嗎?我和梅窩教友,小雜貨老闆小明,鄰居walter等,還有許多居民,都會感恩!

一心


[1]

其實網上罵梅窩居民既從來都不是一群人啦. 個個講既意見都唔系完全一樣啦. 果度嘜人都有, 你如果要分類既, 按行業黎計分分鐘都有幾十種咁多啦. 呢d咪叫做言論自由囉, 你唔可以一句就標籤晒佢地全部都系罵人架. 就算罵人都有好多種唔同既心態呀, 動機呀, 表達方式呀, 要分既都可能有十幾廿種架. 如果你批准佢地將自己既諗法講晒出黎, 咁大家咪冇咁簡單化囉.

仲有, 其實我都唔中意南約架, 因為佢太近你地居民囉, 我怕既系你地果班反對既居民日日夜夜咁去騷擾d學生咋. 而且果間野太學校 feel, 好唔順眼. 不過呢個騎呢校長都搞咗呢類教育咁耐啦, 系佢至清楚班細路最需要既系d嘜囉, 我呢個外人又點講得佢掂丫.

你又唔洗咁粗心既, 家陣曾特首呀, 孫公呀, 發哥呀, 仲有一大班官咪企番出黎擺平單野囉. 不如大家握手言和, 唔掂傾到掂為止啦. 記得比大家有言論自由呀, 比記者有新聞自由呀.


[引用] | 作者 無窩居民 | 19th Jun 2009 08:53 | [舉報垃圾留言]

[2]

梅窩班居民唔洗咁燥喎, 班妄民家陣中毒仲深過果班吸冰既少年啦, 中咗毒咪亂咁罵你地囉, 你地當佢地唱歌咪得囉.

明報金日話班妄民 land 仔比果個豬流感踢晒出校, 佢地咪移屍去妄吧打機囉, 日日十粒鐘, 打到天昏地暗, d毒癮仲越黎越深, 不能自己, 簡直連梅窩系邊都唔知啦. 真系讀萬卷書不如打爆機喎.


[引用] | 作者 妄民 | 19th Jun 2009 11:27 | [舉報垃圾留言]

[3]

老細, 人地不嬲都靜系鬧繄果班反對正生既梅窩人啫, 唔系鬧晒全部梅窩人喎, 乜咁你都睇唔出?


[引用] | 作者 麻甩佬 | 19th Jun 2009 14:27 | [舉報垃圾留言]

[4]

你地都唔好話個島d人唔包容呀, 拿, 你睇吓佢地同班老外幾 friend, 攬頭攬頸咁, 仲一齊抗議, 出死入生咁濟. 諗番以前果班鄉吓人, 同英國佬片到你死我活咁, 同而家比較簡直系兩個世界黎. 家陣個島班人仲要系班老外面前片吓自己人比佢地睇吓, 以示攻平, 大義滅蚊, 直頭黎個幫你不幫親囉, 可以大塊人參喎.


[引用] | 作者 NT | 19th Jun 2009 15:08 | [舉報垃圾留言]

[5]

點解成日都系度講正生d爭咬架, 你地漏咗一個至叻講數既阿姊喇, 講數唔可以唔搵佢架, 佢咪系而家全城最燭目既貞姊囉. 佢講親數都要講到三更半夜至肯收架, 全力以腐嘛, 一姊當關, 萬姊莫敵. 佢講數可以講到由原本佢欠你錢到最後變咗你欠佢錢都得, 系咪好西利呢, 真系乜都比佢拗番生, 正生可以變犧生, 南約都可以變毀約, 總之唔夠出人意表佢都唔會比你歎架. 如果你唔比佢玩較育, 佢咪同你玩較腳囉.


[引用] | 作者 痰罐專家 | 19th Jun 2009 16:00 | [舉報垃圾留言]

[6]

真系睇唔過眼, 點解唔比阿貞姊繼續搞教育, 佢一世為教育, 比你地迫到而家唔想再店教育, 呢個系乜野既社會. 冇咗佢, 酸公你地仲點搞教育輸瘤呀? 貞姊咁有抱腐, 家陣佢壯志未籌, 經費更加未籌, 佢真系覺得欠咗教育好多債咁.......可碑, 真系可碑.

咁圍有點首梅姊既名曲記念吓貞姊啦......"深債"

重重心中黐債, 原是欠下你一世
無限無盡計在我心底
油油心中黐意, 源源不絕虎餵
只望可保存一切
明明用盡了努力
明明事事都筆計
為什麼萬般黐心
都等如枉費
原來今生黐債, 償還不只一世
千代千生難估計......


[引用] | 作者 深債 | 19th Jun 2009 17:50 | [舉報垃圾留言]

[7]

世事從來都系複雜架啦, 偏見亦無可避免, 但系亦要盡量避免, 咁樣大家就只有試從唔同人既角度黎睇事物, 至可評論得中肯. 正生呢單野可以由唔同既角度黎睇, 或許大家仍在不斷調整緊自己既想法. 不同意見又不用太過執著囉, 各走極端始終都唔系好事黎.


[引用] | 作者 Joe | 19th Jun 2009 21:13 | [舉報垃圾留言]

[8]

既然果間學校咁近民居, 不如起番一幢圍牆系中間, 永遠分隔兩邊既人, 幫個圍牆改個名叫做"拍淋", 將間學校改個名叫"北約番生書院", 咁將來一定會吸引倒成千上萬既勾洲人冒名而黎, 一倒"拍淋"圍牆既風采, 到時個島咪响當當囉, 仲可以震興個島既旅遊地產業. 拍淋重現鄉港, 全球燭目, 呢條橋諗得過架.


[引用] | 作者 wind | 20th Jun 2009 07:23 | [舉報垃圾留言]

[9]

大家講咗好多勒, 不如實事求事, 等政府去搞點單野咪算囉.


[引用] | 作者 Joe | 20th Jun 2009 09:56 | [舉報垃圾留言]

[10]

Hi 曉蕾,

很同意你的標題: 評論太多報導太差. 其實這標題大概可以應用到大部份香港報張的頭條, 甚至大部份報導.

很久沒讀報了, 像你這樣愛做記者而有經驗的人,卻讓我隱約感到要有種"當記者貧亦樂"的態度, 才能讓人安心幹下去, 真的很感慨.

幾時, 我們的報張能讓最資深的記者有尊嚴的報酬, 讓他們跑新聞的最前線, 讓讀者不覺得讀報是浪費時間的呢 ?


[引用] | 作者 曾經很想一世做記者 | 23rd Jun 2009 14:1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