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15th Jun 2009, 11:25 | 採訪背後

十年前我第一本書<生命好傢伙>便是寫正生書院十二名學生,還拉著表弟林林當攝影師.Picture最記得正生書院要求所有學生都正面上鏡:做錯事,改過,,是與一般人無異,打格仔即是無法面對過去.這個星期在電視看見正生學生,表現很得體.

採訪當年,我還沒教過書,沒有真正知道他們的工作實際有多艱難.

在島上來回住了幾次,看見學生都好乖!認真跟著時間表上課,唸書,做功課,下課還會幫忙興建校舍,那校舍只是幾間殘破舊屋,都靠師生維修加建,學生最大的娛樂,除了打球,便是等樹上果子熟.

是什麼令學生變得這樣純樸?宗教,當然,但心想:如此漂亮的山水,同學間彼此都知道對方底蘊,沒有欺凌,沒有看不起,誰人住上一段時間都能心平氣和吧.又跟一些學生放假回家,其中一個男孩在學校非常健康開朗,眼睛總是笑成一線,去到他家,爺爺半身不遂,弟弟輕度弱智,那屯門小小的公屋單位臭氣沖天,男孩的眼睛暗下來.如此背景,不忍責難男孩曾經選擇逃避.

當時以為能夠為孩子提供一個好的學習環境,孩子自自然然就會讀書.

教過書,才知道良好學習環境是經營出來的!

回看校監林希聖,好有魄力!在電視訪問裡大喝:〔我們的學生不應被放逐!〕想來令學生變乖的,不是孤島,而是師生十多年間一直努力經營的正生文化,校長陳兆焯看來也沒改變,風趣有分寸,輕鬆但堅持.

教育界,變質很容易,回想當年,我只是寫下十二個學生的故事,沒掌握到正生書院能幫助學生學習的原因.戒毒很難,當年查過聯合國數字,成功戒毒的,不足2%.能如此讓一群學生靜下心學習,老師的團隊一定很強,辦學團體靠的,亦不不止宗教力量.

這次搬校事件,暴露離島居民社區設施不足的問題,也令十多年來默默努力的學校得到關注.我相信以正生的積極,是一個祝福,可以幫助梅窩建設社區.

(正生其他報導: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寄正生書院,給小碧碧的信

壹周刊<非常人語:陳兆焯>

他 說 今 日 年 輕 人 沒 仰 慕 對 象 : 「 歌 星 、 明 星 , 太 過 遙 遠 。 」
他 的 仰 幕 對 象 ? 「 父 親 。 父 親 前 衞 , 五 六 年 已 做 『 得 哥 』 ( 結 紮 手 術 ) , 手 術 失 敗 有 了 我 。 為 人 風 趣 , 告 訴 我 揸 坦 克 , 其 實 是 維 修 坦 克 。 」 父 親 九 八 年 離 世 , 母 親 在 他 二 十 七 歲 生 日 ( 八 七 年 ) 撒 手 塵 寰 , 現 在 說 來 , 一 樣 難 過 , 久 久 不 能 言 語 。

衞 詩 、 關 楚 耀 涉 嫌 藏 毒 , 讓 戒 毒 學 校 — — 正 生 書 院 忽 然 紅 起 來 。
學 校 位 於 芝 麻 灣 半 島 下 徑 。
「 我 用 一 個 月 時 間 , 才 沒 暈 船 浪 。 」
搜 購 暈 浪 丸 , 只 找 到 萬 輝 藥 廠 的 出 品 。
「 都 說 是 歷 險 旅 程 。 」
從 五 號 碼 頭 乘 船 到 長 洲 , 由 長 洲 乘 街 渡 到 芝 麻 灣 , 船 夫 說 , 早 前 風 力 八 級 , 開 不 了 船 , 這 天 好 點 , 見 浪 就 不 前 進 , 浪 退 又 再 起 航 , 擾 攘 四 十 五 分 鐘 , 由 中 環 計 起 , 舟 車 勞 頓 兩 個 多 小 時 , 才 到 達 彼 岸 。
「 街 渡 是 載 貨 的 , 不 幸 掉 下 海 , 沒 有 保 險 賠 。 」
市 區 氣 溫 十 三 度 , 新 界 再 低 幾 度 。
「 這 裡 沒 熱 水 , 一 年 四 季 凍 水 浴 。 」
水 是 一 滴 一 滴 掉 下 來 的 , 一 雙 塗 滿 梘 液 的 手 , 洗 十 分 鐘 也 沒 洗 淨 。
「 黃 昏 時 分 , 長 洲 用 水 , 這 裡 就 只 有 『 滴 水 供 應 』 , 但 政 府 要 我 交 水 費 。 」
全 個 小 島 , 只 四 個 廁 所 , 還 是 旱 廁 , 臭 得 要 命 。
但 學 員 生 活 、 學 費 , 每 月 合 共 一 萬 零 六 百 六 十 五 元 , 如 斯 待 遇 ?
校 服 印 着 , 「 school of fish 」 。
「 當 佢 水 魚 , 打 到 佢 瘀 。 」
說 話 的 , 是 四 十 八 歲 的 正 生 書 院 校 長 陳 兆 焯 。
又 留 鬚 , 又 穿 七 彩 波 鞋 , 說 話 大 動 作 , 又 無 厘 正 經 , 看 不 出 他 是 校 長 。
「 話 你 似 馬 騮 , 即 是 你 唔 係 馬 騮 , 唔 似 , 即 是 係 啦 。
「 我 從 沒 說 過 刻 苦 磨 煉 意 志 , 有 熱 水 做 乜 唔 用 , 有 福 不 享 的 , 叫 戇 居 。 」
這 裡 有 百 分 之 九 十 的 學 生 , 是 法 庭 判 入 去 的 。
「 佢 請 客 , 卻 要 我 埋 單 。 」
舉 目 望 , 斜 坡 盡 是 比 人 頭 大 二 十 多 倍 的 危 石 。
「 土 力 工 程 處 的 解 決 方 法 是 , 戙 個 警 告 牌 — — 小 心 山 石 滾 下 。 」
這 裡 有 一 百 一 十 個 學 生 , 二 十 八 個 教 職 員 , 上 下 格 床 一 張 貼 一 張 的 。
陳 兆 焯 本 人 , 留 學 、 「 貴 養 」 。
「 我 沒 有 『 賤 養 』 學 生 , 是 政 府 沒 資 源 給 我 『 貴 養 』 學 生 。 」
陳 兆 焯 溫 哥 華 Trinity Western 大 學 畢 業 。
童 年 願 望 — —
「 話 得 事 , 人 工 高 , 有 錢 途 , 唔 使 做 , 返 工 時 間 有 彈 性 。 」
中 二 , 朋 友 給 他 假 首 飾 , 他 賣 給 屋 邨 師 奶 。
「 八 十 蚊 一 對 耳 環 , 開 工 一 個 多 小 時 , 兩 日 已 賺 一 千 多 。 」
幸 好 朋 友 沒 給 他 白 粉 , 否 則 便 變 成 眼 前 的 學 生 。
「 個 個 都 想 叻 , 做 叻 人 辛 苦 呀 ! 」
他 說 , 我 們 每 個 人 , 都 是 垃 圾 桶 。
「 你 我 滿 肚 , 咪 又 係 屎 。 」
學 生 曾 吸 毒 , 他 反 對 遮 眼 。
「 底 花 , 如 何 ? 老 師 底 沒 花 , 也 犯 非 禮 罪 , 醫 生 成 績 好 , 一 樣 賣 丸 仔 。 」
正 生 的 課 室 門 , 是 用 荒 廢 木 板 砌 成 。

學 生 多 對 學 科 沒 興 趣 , 「 現 在 沒 了 工 業 中 學 , 在 傳 統 學 校 沒 價 值 。 來 這 裡 學 印 T-shirt , 製 作 , 剪 片 , 幫 人 拍 婚 紗 相 , 有 一 技 之 長 。 昔 日 不 高 興 , 要 不 谷 埋 泡 腮 , 要 不 拳 頭 侍 候 , 這 裡 教 我 們 情 緒 宣 洩 , 懂 得 面 對 社 會 , 人 生 充 滿 希 望 。 」 學 生 說 。
「 物 和 人 , 都 可 回 收 再 造 的 。
「 背 景 唔 夠 好 , 咪 同 僱 主 講 , 免 費 試 工 一 個 月 , 滿 意 才 聘 用 , 十 個 僱 主 九 個 受 感 動 。 」
陳 兆 焯 生 於 一 九 六 ○ 年 , 屬 鼠 。 讀 書 不 行 , 運 動 不 佳 。
「 老 鼠 一 樣 , 有 極 大 無 力 感 。 」
父 親 叫 他 兆 焯 。
「 兆 是 族 譜 , 焯 , 真 知 焯 見 , 即 係 有 眼 光 。 」
追 女 最 有 眼 光 , 十 三 歲 開 始 拍 拖 , 永 遠 揀 到 個 愛 自 己 多 過 自 己 愛 她 的 。
「 好 處 是 留 學 時 , 不 為 分 手 苦 惱 。 」
陳 兆 焯 的 父 親 在 地 盤 當 散 工 , 偶 遇 一 個 澳 洲 工 程 師 , 獲 提 升 為 技 術 員 。
「 不 久 , 還 做 了 工 程 師 。 」
一 家 住 牛 頭 角 公 屋 。
「 人 工 多 了 , 開 支 沒 增 加 , 有 錢 供 我 留 學 。 」
陳 兆 焯 有 個 阿 姨 在 溫 哥 華 , 寄 住 阿 姨 家 , 阿 姨 要 他 剪 草 , 帶 表 弟 踢 波 。
「 我 那 時 的 人 生 態 度 是 , 對 我 不 要 有 要 求 , 並 且 我 要 乜 有 乜 。 」
他 開 阿 姨 的 萬 事 達 323 。
「 俾 人 撞 尾 , 全 車 着 火 , 從 此 報 銷 。 」
阿 姨 沒 責 備 , 他 也 沒 內 疚 。
出 國 求 學 , 只 走 精 面 , 選 容 易 攞 分 的 科 目 。
「 外 國 的 理 科 , 課 程 比 香 港 淺 。 」
他 在 溫 哥 華 哥 倫 比 亞 私 校 唸 中 五 、 中 六 。
「 理 科 全 A , 英 文 好 屎 。 」
原 定 兩 小 時 考 試 , 老 師 容 許 他 做 完 才 交 卷 。
「 我 不 明 所 以 , 老 師 說 , 我 做 乜 要 用 時 間 去 限 制 你 。 」
外 國 教 育 , 給 予 空 間 , 尊 重 差 異 , 他 大 受 感 動 。
今 日 , 送 獨 生 子 讀 基 督 教 國 際 。
「 因 為 國 際 學 校 , 尊 重 空 間 、 差 異 。 」

社 會 都 市 化 , 人 與 人 疏 離 , 「 昔 日 我 阿 爸 也 忙 於 搵 食 , 但 睦 鄰 關 係 好 , 現 在 ? 各 家 自 掃 門 前 雪 , 少 年 人 有 煩 惱 , 又 無 處 宣 洩 , 便 寄 情 毒 品 , 麻 醉 自 己 , 學 校 要 學 員 至 少 留 三 十 個 月 , 就 是 學 溝 通 、 自 強 、 情 緒 宣 洩 。 有 抗 疫 力 , 才 重 返 社 區 。 」

咁 都 得
八 七 年 結 婚 , 太 太 是 禮 賢 小 學 校 長 。 兒 子 今 年 十 二 歲 , 從 不 在 家 做 功 課 。
「 他 說 , 功 課 只 在 上 堂 做 , 我 問 他 , 做 不 完 如 何 。 他 告 訴 我 , 有 能 力 、 做 得 快 的 , 老 師 會 讓 他 們 做 多 些 , 沒 能 力 , 做 得 慢 的 , 就 做 少 些 。 」
擬 定 考 試 日 期 , 卻 沒 如 期 舉 行 。
「 有 學 生 要 多 些 時 間 溫 習 , 老 師 就 把 考 試 延 期 。 」
人 就 是 人 , 需 要 空 間 , 不 能 遷 就 制 度 , 就 沒 有 了 尊 重 。
政 府 禁 毒 宣 傳 片 , 說 索 K 索 得 多 , 會 幾 分 鐘 去 一 次 廁 所 。
「 就 像 教 仔 別 浪 費 一 粒 米 , 大 部 分 用 恐 嚇 方 法 , 說 將 來 會 娶 個 豆 皮 婆 。 」
他 只 告 訴 兒 子 , 食 物 是 讓 人 吃 , 不 吃 是 不 尊 重 。
「 靠 嚇 , 對 無 知 者 有 用 。
「 試 過 吃 剩 米 飯 , 又 娶 到 靚 女 的 , 就 不 屑 你 言 論 。 」
他 的 學 生 看 過 宣 傳 片 , 異 口 同 聲 說 , 朋 友 吸 了 十 年 毒 , 都 沒 有 失 禁 。
「 嘩 眾 , 對 沒 吸 毒 的 , 有 阻 嚇 作 用 。 」
吸 毒 的 , 更 多 有 學 業 問 題 、 家 庭 煩 惱 、 社 交 障 礙 。
「 索 K , 有 三 小 時 迷 糊 , 不 索 , 煩 惱 即 時 堆 在 眼 前 。 」
昔 日 的 陳 兆 焯 , 也 看 不 到 未 來 。
「 人 人 都 說 , 以 前 機 會 多 , 我 以 前 唔 覺 自 己 多 機 會 喎 。 」

外 面 的 中 一 , 共 有 二 百 多 個 學 生 , 這 裡 只 七 個 , 一 樣 在 學 界 奪 獎 無 數 , 「 底 花 , 如 何 ? 渣 打 馬 拉 松 三 小 時 四 十 二 分 跑 畢 全 程 , 跑 得 快 過 你 , 憑 乜 睇 小 我 ? 」 學 生 這 日 參 加 十 五 公 里 畢 拉 山 越 野 賽 。
中 一 , 他 讀 下 午 K 班 。
「 單 是 中 一 , 已 有 二 十 六 班 , 當 時 香 港 好 多 人 , 我 怎 會 覺 得 自 己 有 機 會 。 」
七 九 年 留 學 , 主 修 化 學 、 電 腦 科 學 及 應 用 數 學 。 畢 業 前 一 年 , 父 親 中 風 , 大 哥 在 工 廠 熨 衫 , 二 哥 做 五 金 推 銷 , 合 力 供 他 完 成 最 後 一 年 大 學 。
八 五 年 畢 業 , 在 中 大 化 學 系 跟 李 偉 基 教 授 做 教 學 助 理 , 擔 任 研 究 工 作 。
李 教 授 發 表 一 篇 國 際 有 名 的 學 術 論 文 , 《 Study of hydrogen bond length in the ninth decimal 》 , 陳 兆 焯 有 幸 與 他 聯 名 , 登 上 國 際 舞 台 。
「 立 志 做 科 學 家 。 」
發 夢 上 研 究 院 , 現 實 是 他 要 負 責 父 親 中 風 後 的 開 支 , 的 士 出 入 針 灸 、 覆 診 、 物 理 治 療 。
不 久 , 母 親 也 中 風 。
「 前 路 太 漫 長 。 」
母 親 中 風 後 , 方 發 現 腦 瘤 , 並 且 是 惡 性 , 癌 細 胞 擴 散 。
為 了 穩 定 收 入 , 到 滙 基 書 院 教 書 。 深 深 體 會 , 人 生 路 是 跌 撞 出 來 的 。 再 有 理 想 , 也 得 向 現 實 低 頭 。

黃 仁 龍 曾 探 訪 正 生 , 這 裡 年 紀 最 小 的 , 今 年 只 十 二 歲 , 飯 餸 多 了 , 陳 兆 焯 只 禮 待 年 資 最 淺 的 , 「 現 實 是 , 老 闆 是 最 早 返 工 嗰 個 , 能 力 高 的 , 自 我 鞭 策 , 雞 髀 給 予 舊 人 , 他 們 享 受 慣 , 就 沒 動 力 出 去 捱 苦 了 。 」

教 育 局 以 正 生 是 私 校 註 冊 為 由 , 不 予 教 育 資 助 。
「 但 法 庭 又 不 斷 掟 學 生 來 , 要 我 埋 單 。 」 校 舍 危 石 處 處 , 土 力 工 程 處 勘 察 多 時 , 「 結 果 只 係 戙 個 牌 , 警 告 小 心 山 石 滾 下 , 政 府 有 多 支 持 和 尊 重 戒 毒 , 你 有 眼 睇 呀 。 」
一 如 當 年 去 溫 哥 華 , 入 境 官 員 嘰 哩 咕 嚕 問 問 題 , 他 聽 不 明 白 。
「 亂 撞 答 no 。 」
對 方 叫 他 go 。
後 來 才 知 , 官 員 問 他 有 否 攜 帶 違 禁 品 。
「 幸 好 我 是 香 港 教 育 失 敗 者 , 沒 有 唯 命 是 從 , 假 如 是 yes-man , 人 生 又 會 改 寫 。
「 雙 親 中 風 , 我 大 有 機 會 遺 傳 , 得 趁 機 幫 助 和 我 相 同 遭 遇 的 人 。 」
加 入 正 生 , 做 戒 毒 書 院 校 長 。
這 裡 的 學 生 , 可 參 加 校 際 比 賽 。
「 羶 羶 都 是 羊 肉 , 戒 毒 所 員 和 學 生 身 份 , 分 別 很 大 。
「 昔 日 吸 毒 , 但 我 跑 渣 打 馬 拉 松 跑 得 快 過 你 , 打 籃 球 、 乒 乓 , 打 得 出 色 過 你 。 威 風 過 後 , 更 有 勇 氣 面 對 過 去 。 」
除 了 紅 、 白 二 事 , 學 生 在 三 十 個 月 內 不 能 離 開 荒 島 。
「 時 間 長 , 對 改 變 性 格 和 習 慣 是 優 勢 。 」
政 府 叫 父 母 多 關 心 子 女 。
「 佢 哋 阿 媽 都 要 人 關 心 , 你 叫 他 們 如 何 關 心 子 女 。 」
有 學 生 來 自 暴 力 家 庭 。
「 長 時 間 相 處 , 有 助 教 授 情 緒 處 理 。 」

校 徽 是 十 字 架 , 也 是 迷 宮 。 「 人 生 就 是 一 個 謎 , 跌 跌 撞 撞 跑 出 來 。 」 他 當 年 , 抽 煙 、 夜 蒲 、 開 阿 姨 的 車 以 致 total loss , 全 車 燒 剩 一 本 聖 經 , 剛 巧 又 被 女 友 飛 , 返 教 會 親 近 神 … … 跌 跌 撞 撞 , 才 變 成 今 日 的 他 。

一 條 魚
這 陣 子 , 多 了 名 校 生 吸 毒 — —
「 香 港 名 校 , 成 績 掛 帥 , 下 游 分 子 , 前 路 茫 茫 。 」
他 幫 學 生 建 立 價 值 , 自 覺 有 價 值 就 有 改 善 動 力 。
像 他 留 學 那 年 , 托 福 五 百 八 十 , 才 有 大 學 收 。
「 我 第 一 次 考 四 百 零 三 , 第 二 次 四 百 五 十 。 」
一 九 八 一 年 , 有 所 名 氣 不 大 , 原 是 基 督 教 神 學 院 , 剛 轉 型 為 普 通 大 學 的 Trinity Western 收 他 , 有 得 發 揮 , 他 就 有 動 力 改 善 英 語 。
兒 時 唸 牛 頭 角 天 主 教 小 學 , 中 學 唸 寧 波 公 學 。
「 中 四 滿 江 紅 , 除 了 數 學 , 練 精 學 懶 的 人 , 數 口 比 較 精 。 」
七 九 年 會 考 , 數 學 拿 B 。
「 懶 , 也 可 轉 化 成 動 力 。
「 你 說 我 學 費 貴 , 我 就 是 用 來 買 器 材 , 幫 學 生 發 掘 前 進 動 力 。 」
在 長 洲 買 下 薄 餅 店 讓 學 生 營 運 。 包 辦 製 作 , 幫 澳 門 政 府 拍 禁 毒 宣 傳 片 , 帶 學 生 去 學 拉 線 、 收 音 。
正 生 有 二 十 五 萬 元 一 部 的 鐳 射 雕 刻 機 , 二 萬 元 的 蘋 果 MacBook 多 部 。
他 「 利 用 」 學 生 , 向 政 府 討 錢 。
「 即 使 你 是 李 嘉 誠 個 仔 , 入 得 嚟 戒 毒 , 我 都 可 以 幫 你 申 請 援 助 , 我 最 多 是 刻 薄 老 師 。 」
老 師 和 他 的 工 資 , 比 出 面 低 百 分 之 四 十 。

他 是 基 督 徒 , 和 教 會 安 排 及 補 貼 學 生 到 美 國 交 流 一 個 月 , 「 學 生 拿 不 到 良 民 證 , 靠 犯 罪 記 錄 , 獲 國 土 安 全 局 允 許 , 到 西 岸 交 流 。 」 一 眾 學 生 說 , 「 出 國 , 讓 我 知 道 世 界 很 大 , 別 介 懷 和 着 眼 於 一 小 撮 。 」

家 住 又 一 村 , 一 星 期 最 少 三 日 坐 街 渡 回 家 探 望 妻 兒 , 「 海 關 拉 我 , 說 街 渡 是 載 貨 , 不 是 載 人 的 。 」 採 訪 期 間 , 官 員 沒 出 現 , 他 很 是 失 望 , 「 佢 拉 我 , 你 見 證 , 就 可 以 報 導 政 府 冷 血 。 」

這 裡 沒 一 處 好 地 方 , 地 面 凹 凹 凸 凸 , 桌 椅 左 搖 右 擺 , 「 應 使 都 唔 使 , 才 有 錢 買 高 速 電 腦 、 專 業 雕 刻 機 , sell 客 有 說 服 力 , 才 可 為 學 生 製 造 就 業 , 迎 接 未 來 。 」
「 間 間 學 校 都 有 校 園 電 視 台 , 但 佢 哋 唔 肯 投 資 買 器 材 , 我 『 尅 扣 』 老 師 人 工 , 投 資 在 學 生 身 上 。 」
學 生 毒 癮 發 作 , 如 何 ?
「 警 方 拘 留 期 間 , 毒 癮 已 沒 了 。
「 Cold turkey , 根 本 不 用 藥 物 輔 助 。 」
問 題 是 心 癮 。
「 忙 , 自 然 無 癮 。
「 有 案 底 的 , 出 不 了 國 , 我 透 過 教 會 幫 助 , 讓 學 生 見 證 奇 跡 , 帶 他 們 赴 美 交 流 , 他 們 知 道 , 世 界 很 大 , 很 多 人 接 納 他 們 。 自 我 感 覺 良 好 , 人 生 就 有 希 望 。
「 學 生 缺 乏 榜 樣 , 我 做 他 的 significant figure 。 」
幫 學 生 接 搬 運 工 作 , 別 人 三 百 元 一 單 , 他 收 六 百 五 十 。
「 我 sell 效 率 高 , 唔 講 粗 口 。
「 個 個 想 搵 人 取 代 我 哋 , 最 終 還 是 回 頭 錄 用 。 」
他 要 告 訴 學 生 , 底 花 , 一 樣 有 價 有 市 。
「 這 些 招 式 都 無 效 , 我 就 打 佢 上 五 寸 、 下 五 寸 。 」
記 者 沒 有 筆 錄 — —
「 為 什 麼 你 不 抄 ? 因 為 過 去 教 育 , 讓 你 有 分 辨 能 力 。
「 社 工 講 跟 進 , 學 生 給 訓 練 了 三 十 個 月 , 企 得 起 身 , 使 乜 鬼 跟 進 , 你 母 校 有 沒 有 跟 進 你 前 途 ?
「 我 學 校 叫 School of Fish , 因 為 魚 只 向 前 游 。 任 何 人 都 嚮 往 美 好 將 來 , 我 們 是 會 無 怨 無 悔 走 下 去 的 。 」

一 九 八 六 年 , 他 到 滙 基 書 院 教 書 , 一 教 九 年 , 在 那 裡 認 識 了 妻 子 劉 斯 嫦 ( 左 ) 。 九 二 年 考 獲 中 大 教 育 學 院 的 學 位 教 師 教 育 文 憑 , ○ 三 到 ○ 七 年 唸 教 牧 學 博 士 , 「 人 的 責 任 是 鍛 鍊 自 己 , 迎 接 困 難 , 不 被 逆 境 吞 滅 。 」 他 最 想 學 生 和 兒 子 , 學 習 這 一 課 。

幫 澳 門 政 府 拍 禁 毒 宣 傳 , 都 是 正 生 學 生 , 「 有 乜 真 實 過 搵 過 來 人 , 香 港 拍 禁 毒 , 拎 K 仔 上 手 , K 仔 是 粉 末 , 怎 樣 拎 上 手 , 無 知 , 嚇 倒 外 行 人 , 我 學 生 就 一 臉 不 屑 。 」

撰 文 : 阮 佩 儀   攝 影 : 郭 永 強 、 李 宇 家


[1]

好文章喎! 香港搞教育既人要睇啦, 尤其系果班做緊校長同埋搞緊課程d官啦, 呢d至系教育嘛. 而家成個中小學教育比果個無聊既課程框死晒, 咪盞迫d唔得既學生落毒海囉.

話時話, 我都系唔系好中意果間南約校舍, 事關佢太近民居, 唔系驚d學生會去騷擾居民, 而系驚果d居民成日騷擾d學生. 你睇佢地擒日果個凶臣惡殺, 蠻不講理既樣就知啦. 仲有, 南約實在太學校 feel 勒, 咁系會好容易令d學生勾起以前被校長老師丙既不愉快回憶. 其實最好系搵個可以有多d機會接觸倒大自然既地方, 起一d平房宿舍比佢地, 好似烏溪沙之類既款咁就理想得多勒. 一於實行大自然教育.


[引用] | 作者 Joe | 15th Jun 2009 16:14 | [舉報垃圾留言]

[2]

陳敏兒琴日既表現真系令我好敬佩佢, 佢真系母親既好榜樣. 曾經歷失去愛兒既創痛, 今天佢好有愛心咁去關心每一個孩子, 一個都不放棄, 擁抱他們, 為他們挺身而出, 全心支持他們. 沒有校舍, 唔緊要, 但系真誠既愛心同接納至會影響孩子既一生.


[引用] | 作者 愛心母親 | 15th Jun 2009 16:53 | [舉報垃圾留言]

[3]

家陣最重要既唔系正生應唔應該搬入南約校舍既問題, 以政府既資源財力冇理由解決唔倒呢個問題. 而家反而系中小學課程缺憾同學校教育畸形生態既問題迫在眉睫. 好多細路已經失去咗學習既興趣, 抗拒讀書, 學校又唔理唔幫, 班細路好容易就誤入歧途, 去搵佢地既死黨玩同索K黎逃避現實.

課程問題一日唔解決, 學生濫毒既問題只會越黎越嚴重. 搞課程班人如果唔掂既話, 就好應該即刻落馬, 唔好阻住個地球轉, 免得繼續害死班細路.


[引用] | 作者 Joe | 15th Jun 2009 21:14 | [舉報垃圾留言]

[4]

Leila,

謝謝你的分享。聽見同事早前訪問正生的經驗, 正生的理念沒變, 堅持到現在, 實在不易。

在Blog內介紹了你的文章,讓更多人探訪和分享。


[引用] | 作者 Florence | 15th Jun 2009 23:44 | [舉報垃圾留言]

[5]

拿, 老襟, 咪話我唔醒你, 奇實你比班細路入黎落腳系會撈到唔少積素架. 等我數比你聽啦.

第一, 就系佢地系年青人, 佢地入黎系洗個島年青好多架. 家陣全世界先進國家冇人肯生仔, 漸漸老化, 好似日本咁, 正苦好驚後繼無人. 加上全球城巿化, 你地本土d細路都遲早走晒出省, 唔想mau系個鄉下地方冇黎發展啦, 咁你個島咪分分鐘變咗霉窩囉.

第二, 班細路入黎可能會將個島變成創意之島, 家陣佢地學緊既野咪就系正苦大力推動緊既創意產業黎囉. 佢個校長搞創意教育夠晒騎呢古怪, 搞呢瓣佢好似幾掂, 佢仲幫d細路搞埋創業, 振興本土經濟, 好有諗頭. 而家出面正統既教育淨系識得求分數, 教唔倒細路d創意, 正生變咗創意教育先峰, 第日甚至變咗創意名校, 前途無可限量.

第三, 借呢間學校搏吓宣傳除笨有精, 可以洗梅窩名揚天下, 而家全世界搞青少年戒毒搞極都唔掂, 正生系呢方面相當成功, 最近個名仲嚮到全世界都識佢, 咁遲吓英國呀, 美國呀, 歐盟呀, 聯合國呀都會派人黎學吓野, 你個島分分鐘變埋知名旅遊勝地添, 你地就算起多幾間酒店仔怕扯都未必夠應付. 咁你地個島咪可以威震四海, 為國為港爭光囉.

照我既經驗睇, 正生班細路其實仲乖過出面好多 band one 名校既細路架, 唔會搞亂個島架. 比佢地入黎落腳呢條水路系諗得過架.


[引用] | 作者 老島人 | 16th Jun 2009 12:11 | [舉報垃圾留言]

[6]

金日阿明報個社評講得好岩, 佢話正生單野既本質系教育問題, 亦應該將佢地納入教育範疇黎處理. 正苦不嬲話正生系私校, 冇得支援, 家陣正苦養果d正統學校衰咗, 操場變 K 場, 至忽然話正生系寶. 正苦自己搞果d戒毒所, 唔知點解, 入親去既細路d毒癮越戒越深.

點解正苦搞既唔得, 正生就得, 咪系因為搞呢d野要攞個 heart 出黎囉. 救細路要有 heart 至得架, 唔系靠學歷, 唔系靠泵水就得架. 弟日正生搞大黎做唔知會唔會走樣, 但系正苦做野要有彈性, 有創意, 總之佢地 work 既咪比多d支援, 如果唔 work 既咪 cut 番佢出黎囉. 做野唔好自己框自己至得架.


[引用] | 作者 Joe | 16th Jun 2009 15:49 | [舉報垃圾留言]

[7]

正苦搞唔掂d教育, 正生搞得好掂, 呢d咪叫做業餘勝專業囉. 之前我刀話叫正苦比記者教通識啦, 橫掂都系靠睇報紙啫, 記者熟好多啦, 死刀唔肯信我. 拿! 拿! 拿! 而家d學校走去搵d教開生物呀, 地理呀既老C轉去教通識, 臨時拉夫, 搞到個個教到騰騰震, 上兩個禮拜佢地聽倒話連陶傑既通識卷都唔合格果陣, 仲幾乎嚇到死咁濟, 咁點捱落去呀. 其實最簡單既解決方法咪通識唔好計分囉.


[引用] | 作者 Joe | 16th Jun 2009 19:20 | [舉報垃圾留言]

[8]

好發人深省的文章啊!
人活著為什麼?教育又為什麼?
會否是基督的使命?令失落青年得到主的護蔭?

這另類校長真了得,確實令本人非常欽佩。
忽然想起筆者前任學校的錯配KY校長,有否想到離開後部署下一步的教育路向,做褔下社會呢?
如有,我俯首願意跟隨!
是時候的另類教育了!

baccalaureate


[引用] | 作者 baccalaureate | 16th Jun 2009 22:03 | [舉報垃圾留言]

[9]

正生同學, 被正統學校唾棄, 被自私居民歧視, 在此人生路途上舉步為艱, 又彷如離群孤雁, 徬徨無依. 然而社會上仍有無數仁慈正義之士, 不住支持鼓勵著你們.

《孤雁》作者:崔塗

幾行歸塞盡,片影獨何之。
暮雨相呼失,寒塘欲下遲。
渚雲低暗度,關月冷相隨。
未必逢矰繳,孤飛自可疑。

這是一首詠孤雁的詩,作者借此以喻自己孤棲憂慮的羈旅之情。徐培均先生以為此詩"字字珠璣,沒有一處是閒筆;而且餘音裊裊,令人回味無窮,可稱五律詩中的上品。"


[引用] | 作者 唐詩 | 17th Jun 2009 09:18 | [舉報垃圾留言]

[10]

唔好話我唔醒你地班梅窩居民喇, 既然你地咁中意無毒既學校, 等我介紹阿貞姊比你地認識啦, 佢就系百年一遇既教育奇財, 好有理想, 好有 heart, 仲好積極咁搞遲善籌款架. 佢為教育真系去到盡, 成日揹住個背狼撲黎撲去, 同大班官員土價還價, 爭取教育利益. 佢仲好出名好受記者追捧架, 你睇吓全港既記者咪日日咁追住佢囉, 又拍照又問候, 直頭當咗佢系超級偶像咁, 仲勁過d香港小姐, 你話咁既人財去邊度搵丫.

孫公你仲唔快d批阿貞姊去梅窩打救果班居民, 等佢地嘆吓乜野叫做"一切為教育"啦. 貞姊會幫倒佢地搞翻間一條龍既幼稚園連小學連中學連大學連綑綁式伏霧連保雜社兼扯無毒既國際學校, 一定可以震興梅窩既教育呀地產呀咸魚呀士多呀腫腫事業, 洗佢即黑變成香港教育輸瘤都得. 不過最緊要系你地記得準時交齊學費同雜費同輸保費.....播


[引用] | 作者 國際學校 | 17th Jun 2009 12:11 | [舉報垃圾留言]

[11]

有聞香港監獄欺凌風氣甚誠。懲教署職員以不人道的方式管理監犯,令人髮指。


[引用] | 作者 amber | 17th Jun 2009 15:03 | [舉報垃圾留言]

[12]

果個其實系叫做懲戒署, 一唔順眼就一棍拗埋黎懲戒一吓你. 佢地系攻務員, 又點會用個 heart 黎對你丫.

正新個校長系果種好識得同d反叛犯事情緒容易失控既人溝通既人, 佢EQ夠高, 冇架子, 就得人, 講道理, 有耐性, 夠義氣, 攞個 heart 出黎同人傾計. 佢仲有一種一般人都冇既能力, 仲系相當高tim, 果樣野叫做"practical intelligence". 睇佢講野就知佢既溝通能力好強啦, 個人好有理想同有遠見喎, 你同佢玩唔系咁易贏倒佢架, 而家系香港能夠搞得掂呢類教育既人, 怕扯冇幾多個. 正苦局住都要 buy 佢個套啦.


[引用] | 作者 Joe | 17th Jun 2009 16:01 | [舉報垃圾留言]

[13]

乜野系教育? 其實唔洗講咁多理論, 睇吓正生班細路既表現咪知囉, 外面果d正統既學校都做唔倒啦. 正生班細路比人當眾咒罵侮辱, 雖然佢地年紀細好驚, 但系唔出聲唔丙番轉頭已經系一種唔易做得到既修養黎, 比著以前佢地一定打鑊金條氣至順番, 而家佢地呢種忍耐唔還拖既能力就已經大過鬧佢地果d人啦. 如果單憑講話同d態度黎分, 你問我邊d人至系冇教養, 邊d人似系犯過事, 我就會話系果班居民囉. 話中國系禮義之邦, 睇吓班梅窩居民既惡形惡相, 我就真系唔系好敢認囉.

點解正生班細路可以教得好過出面d band1 呢? 咪因為個校長得囉, 佢以身作則, 身教言教, 有 heart, d細路系感覺倒既, 咁咪服囉.


[引用] | 作者 Joe | 17th Jun 2009 19:09 | [舉報垃圾留言]

[14]

乜野系教育? 正生d學生仲識得教出面d學生, 呢d咪叫做教育囉. 明報報導話彭昕霖, 與哥哥彭天睿曾是該校校園電視台的成員, 正生的學生則是他們的「導師哥哥」, 在剪片, 拍攝上作技術支援. 對導師哥哥的印象, 兩兄妹毫不猶豫地想到友善, 有耐心, 和藹可親. 昕霖說:「他們從來不會大聲,或用不耐煩的語氣教我們。」

家陣呢班梅窩居民擺明系玩大咗啦, 今次仲唔系騎虎難下, 如果佢地唔比正生入黎, 咁佢地就永遠比香港人鄙視, 揹住個冇良心, 冇同情心......好狠心既惡名. 但系如果佢地比正生入黎, 佢地又落唔倒台, 好冇面.

邊個叫你地鬧人鬧到咁盡丫, 鬧人都要講理架, 又話人吸毒仔吸毒女, 什麼毒瘤......家陣香港搞緊做"文化之都", 唔系"蠻牛之都"呀. 你地想笑死全世界咩.


[引用] | 作者 wind | 17th Jun 2009 21:07 | [舉報垃圾留言]

[15]

我諗正生既校長用呢套搞得掂班細路, 系因為佢做細路時曾參加過d教會既夏令營, 有好愉快既體驗, 有紀律得黎又唔洗對住囉囉嗦嗦既父母同老師, 又遠離倒班豬朋狗友, 系咁既環境之下自我反思, 可以改變倒自己既性格, 幫倒自己成長, 所以咪覺得可以用呢套野去改變果班誤入迷途既細路囉.

仲有, 佢系美國接受咗d西方自由教育既薰陶, 知道咗讀書唔可以齋一套, d細路系會好容易冇晒興趣既, 佢好了解d細路諗嘜, 對遊戲呀, 得意野呀, 創意呀會好有興趣, 咁咪教佢地拍吓片, 做吓設計, 煮吓飯仔, 燒吓薄餅, d細路咪覺得有番d人生意義囉. 最重要既系佢 follow 得好, 幫埋d細路諗吓佢地將來既出路, 咁有 heart 既一條龍教育同培訓, 自然好掂啦.

呢個校長勝在夠騎呢囉, 有d吊兒郎當同幾分大佬味, 壓得掂d誤入迷途既細路, 佢仲教班細路去同d惡人同d高官講數, 以靜制動, 好夠 pork, 咁其實佢系幫緊班細路重建自信, 唔好比人睇死. 始終人生都系要系錯誤中學習同成長, 錯一次唔代表以後就冇得玩架.


[引用] | 作者 wind | 18th Jun 2009 09:10 | [舉報垃圾留言]

[16]

有heart!

日青
[引用] | 作者 日青 | 18th Jun 2009 14:05 | [舉報垃圾留言]

[17]

我唔講正生搬唔搬入梅窩呢單野勒, 事關發展得好複雜同仲有好多手尾系後便. 不如講番d簡單少少既野啦, 唔知黎緊呢幾年應該起多幾多間類似正生咁既書院至夠呢, 陳校長一條冷睇幾個場又唔知掂唔掂呢, 仲有早d搵定地方, 唔洗到時又要花晒d時間去咨詢呀, 鬧交呀, 開片呀. 如果將來既戒毒學校搵唔倒陳校長呢類咁騎呢既人去睇, 唔知又 work 唔 work 呢? 真系搞到我頭都痕埋.


[引用] | 作者 Joe | 18th Jun 2009 15:15 | [舉報垃圾留言]

[18]

各位, 我有一個壞消息講比大家聽, 就系由於貞姊對教育萬念俱灰, 佢話想以後離開教育界咁話. 呢個消息對我黎講簡直系晴天pig溺, 呢個唔單止系教育界既重大選失, 仲系愚樂界既重大選失黎. 已經走咗個淡罐稀啦, 如果連貞姊都走埋, 咁我地仲有嘜野人生樂趣呢. 鞋!

貞姊, 我希望你唔好亡記, 你既智願同里想系系果個島度起番間無毒菌綁式既國際學校, 打救居民, 如果你就咁走咗, d居民搵邊個去打救佢地呢? 點首歌古厲吓你啦: 永不放氣....種種轉變逼使我去面對, 絕無話躲避......有更重壓逼我也輸得起, 闊步前往方知一切都美......


[引用] | 作者 積時生聞 | 18th Jun 2009 16:07 | [舉報垃圾留言]

[19] Re: 積時生聞
積時生聞 :
各位, 我有一個壞消息講比大家聽, 就系由於貞姊對教育萬念俱灰, 佢話想以後離開教育界咁話. 呢個消息對我黎講簡直系晴天pig溺, 呢個唔單止系教育界既重大選失, 仲系愚樂界既重大選失黎. 已經走咗個淡罐稀啦, 如果連貞姊都走埋, 咁我地仲有嘜野人生樂趣呢. 鞋!
貞姊, 我希望你唔好亡記, 你既智願同里想系系果個島度起番間無毒菌綁式既國際學校, 打救居民, 如果你就咁走咗, d居民搵邊個去打救...

看過版主寫過有關貞姐的辦學熱情,點解一下子變得如此的失敗?不會是連聯合道塊校地都輸比英姐嘛?能夠係董事會踢走人地,都係想係教育方面個人化獨立管理吧?
有教育理念的人,應該不會視錢財看得那麼重才對啊!

奇怪做校監唔會免費及義務嘛?點解又會比KY間學校搶走左個高中辦學權而變得放棄教育?真的想高人指點有關辦學方面的實際利益會讓人互相爭奪的呢?


[引用] | 作者 baccalaureate | 18th Jun 2009 17:28 | [舉報垃圾留言]

[20] Re: baccalaureate
baccalaureate : 積時生聞 :各位, 我有一個壞消息講比大家聽, 就系由於貞姊對教育萬念俱灰, 佢話想以後離開教育界咁話. 呢個消息對我黎講簡直系晴天pig溺, 呢個唔單止系教育界既重大選失, 仲系愚樂界既重大選失黎. 已經走咗個淡罐稀啦, 如果連貞姊都走埋, 咁我地仲有嘜野人生樂趣呢. 鞋!貞姊, 我希望你唔好亡記, 你既智願同里想系系果個島度起番間無毒菌綁式既國際學校, 打救居民, 如果你就咁走咗, d居民搵邊...

我都唔知呢單野播, 你可以問吓酸公掛, 不過佢成日都唔得閒, 好難 meet 倒佢架, 聽講話佢沉迷咗果隻運動喎, 咪系潛水囉.


[引用] | 作者 積時生聞 | 18th Jun 2009 20:28 | [舉報垃圾留言]

[21]

孩子是我們社會的未來, 今天在他們身上出現的種種問題, 也許是因我們而起的, 無論他們是怎個樣子, 怎樣的背景, 他們都應獲得平等的權利與機會. 他們尚是年幼, 心思仍未成熟, 心靈仍然脆弱, 雖然遇然犯錯, 遇然跌倒, 遇然失迷, 但我們應站在他們身邊, 扶持他們, 鼓勵他們, 給他們機會再次站起來向前走. 每個孩子都可有著無限的潛質!

送給正生同學們: Stand By M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QxHxloG854

When the night has come
And the land is dark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No I won't be afraid, no I won't be afraid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
And darlin', darlin', stand by me, oh now now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引用] | 作者 Joe | 20th Jun 2009 21:20 | [舉報垃圾留言]

[22]

當政府官員及議員口口聲話支持正生書院時, 請提出實際支援, 唔好只係成機做show.

政府已經將本來係自己的責任, 推為人地責任,係咪真係等到正生書院做唔落佢, 到時政府斑無能官員又點收科.

正生書院由校監, 校長到學生係呢次南約事件上的表現, 真係好好, 相比梅窩生番, 口講一套, 做又另一套, 佢地行為係令人不恥.


[引用] | 作者 寧波校友 | 20th Jun 2009 21:45 | [舉報垃圾留言]

[23]

正生家陣咪教緊你地班官同扮學團體嘜野叫做真正既學校囉. 個校長要夠薑, 幫學生企出黎, 唔系去霸野, 而系為公義. 個校長叫班學生企出黎, 唔系為咗叫佢地做餐具做戲 , 而系攞勇氣出黎為正義, 唔系弟日點做人呀.

一間真正既學校系要健康, 要強壯, 要有 spirit, 敢作敢為, 教學生做人既道理, 教出黎既學生要夠胆面對群眾, 同呢個世界. 唔學得出面果d學校咁CC縮縮, 將唔得既學生一系就踢佢地出校, 一系就收埋佢地唔比人知道佢地既存在. 正生至系香港, 系教育界既光榮!


[引用] | 作者 Joe | 21st Jun 2009 17:55 | [舉報垃圾留言]

[24] 有關"生命好傢伙"一書

陳曉蕾女仕,

我正在看"生命好傢伙"一書, 發現那是十年前寫的.

閣下有否想過再訪那十多名青年, 看看他們近況?

謝謝.


[引用] | 作者 Dennis | 22nd Jun 2009 10:15 | [舉報垃圾留言]

有想過再去訪問的,尤其近日甚多負責報導,
追踪報導可以看長遠一些.
只是我只夠錢自資採訪一年,好多題目寫,得安排好時間.
謝謝你想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leila | 16th Aug 2009 10:08

[25] ZS Creative Sch

陳校長, 你個人都幾夠騎呢, 個腦勝在冇嘜框, 睇黎搞吓創意教育都幾岩你架, 既然你地班細路唔岩出面果隻填鴨教育, 咁不如你地搞大d創意教育, 班細路弟日咪大把出路囉. 家陣你間野咁响, 搞番個創藝樂隊, 一野跳出國際都唔難喎.


[引用] | 作者 Joe | 22nd Jun 2009 16:50 | [舉報垃圾留言]

[26]

陳校長, 你地班細路好得喎, 成單野黎睇, 我覺得你班細路既 EQ 系最 SHARP 播. 日日對住幾十舊隨時碌落黎既山石, 面不改容, 食既系粗茶淡飯, 住既系又熱又漏水既屋, 廁所都唔夠用, 又要同 d 蚊蟲蛇鼠為伍, 生活同果個老奔信差唔幾.

再講, 佢地之前比班大人系咁大, 系咁丙, 竟然可以粒聲都唔出, 之後仲話體諒佢地. 另外我系電視仲見倒有位型叔無情情殺出黎攔截你地班學生, 仲寸班細路話佢地系餐具黎, 班細路仍然唔出聲唔還拖, 呢 d 咪叫做高 EQ 囉. 比著出便學校 d 細路咁樣比人寸法, 你 call 定白車都得喇, 你地班細路唔止系學生, 簡直可以做埋老師, 開班教吓 d 香港大人既 EQ, 等佢地學吓點樣控制一吓自己 d 情緒啦.


[引用] | 作者 wind | 23rd Jun 2009 12:00 | [舉報垃圾留言]

[27]

你唔好咁講, 餐具阿叔至系我地既偶象黎, 佢一條冷充咗出黎, 擋住班靚仔, 嬉身小我, 圓成大我. 糞不故身, 鸚鵡不繁, 直頭訓晒身咁濟, 將我地香港既瞎心價值發揮得淋你盡至. 突首今暈應該醒番個金止驚昏章比佢表羊一吓喇.


[引用] | 作者 金止驚昏章 | 23rd Jun 2009 14:08 | [舉報垃圾留言]

[28]

Daniel H. Pink 個老外話今後全世界渴望既人才, 需要有六種既感性能力, 佢地就系設計啦, 故事啦, 整合啦, 同理心啦, 玩樂啦, 仲有意義啦. 呢 d 能力都需要好高既 EQ 架.

美國果個好中意研究 EQ 既心理學博士 Kelly Morth 話 EQ 能夠營造一種良好既創造心境, 而長期維持創造心境既能力, 系 EQ 高既一種表現. 陳校長你既學生 EQ 咁高, 佢地既創造力其實系可以隨時一觸即發架. 比 d 心機系呢方面去栽培吓佢地啦, 佢地會系創意既人才黎架.


[引用] | 作者 Joe | 23rd Jun 2009 14:49 | [舉報垃圾留言]

[29]

創意其實最好响細細個既時候去培養, 香港搞得唔好最主要既問題系响課程同師資果度出咗問題. 家陣唔少細路响小學三年級就已經失去咗讀書既興趣, 系因為 d 課程又悶又深, 學校做唔倒愉快學習既文化. 另一方面, 香港學校冇嘜幾多個老師知道嘜野系創意黎, 咁咪教唔倒創意囉. 政府如果希望長遠搞好創意產業, 培育創意人才, 就要系呢兩方面諗吓點改善喇.


[引用] | 作者 creativity | 23rd Jun 2009 20:22 | [舉報垃圾留言]

[30] 強烈支持正生書院

世上不怕有容不下我之地
只怕沒有容得下的我自己


[引用] | 作者 manman | 24th Jun 2009 10:57 | [舉報垃圾留言]

[31]

佢地真係很積極面對,希望社會亦能給予支持~

MinSin
[引用] | 作者 MinSin | 25th Jun 2009 01:36 | [舉報垃圾留言]

[32] 誰比正生更有說服力

正生每位學生都是活生生的見証,沒有別的東西比他們自己的生命更有說服力!
我會繼續支持正生書院的學生!


[引用] | 作者 ccomeout | 4th Jul 2009 09:23 | [舉報垃圾留言]

[33] 正生書院

一班年紀輕輕既學生,
已學會了社會上絕多數成年人不認識的--悔改,
而且願意勇敢站在鏡頭前任人觀看和指責,
這是一股什麼的力量呢..
望著他們一張張寫實照片,
又有莫名其妙的感動和感染力,
他們的臉孔好像經歷了不一樣的人生,
是真正的喜樂人生!
正! 正生書院


[引用] | 作者 Anson | 4th Jul 2009 22:08 | [舉報垃圾留言]

[34] 值得嘉訐

太好la


[引用] | 作者 KM | 6th Jul 2009 14:55 | [舉報垃圾留言]

[35]

hiu lui!!!!!!!!!!U know how I miss you?!

Im Kee wing yee ar!!

DO u remember me?!!

U remember u go to CUHK to talk with my professor,hope he help me with my school fee?

And u helped me alot..

I really really miss u, and i am so sad to lost ur contact! 

How are you recently??Im married lar!

and now im in canada.

pls leave me a message in my blog

http://hk.myblog.yahoo.com/wingjesus

and i can sent u my way of contact!!

hiu lui,I will never forget you!

Ur kindness to me~..and im spreading this to other kids..

 


[引用] | 作者 kee wing yee | 15th Aug 2009 09:04 | [舉報垃圾留言]

[36] 在囚人士在中學會考取得理想成績

http://news.gov.hk/tc/category/a ... l/090805tc02003.htm.
在囚人士在本年度香港中學會考中取得理想成績,21名年青在囚人士共報考109張試卷,整體成績及格率76.1%,合共取得1優、14良及68個及格。.............大家都係考會考,一間就打正名堂做書院,一間就收D連正生都唔要既監房照計論學生質素、品格、學習既奮鬥心,都應該係正生贏,但係成績反而係監房遠遠拋離,究竟個問題出係邊度?唔通學生係正生根本唔係讀書,又或係學校唔識教? 應該教學做生意,就一定有A


[引用] | 作者 獄卒 | 15th Aug 2009 22:31 | [舉報垃圾留言]

[37] 正生會以後所行的路荊棘滿途!

正生投資大陸二千萬經營黃色事業,事件耐人尋味,如果這是事實之全部,令人痛心症首,講番編報導,提及投資在大陸成2千萬!你估係細路仔玩泥沙,隨便找一個人就在大陸投資,大陸處處都是陷阱,尤其是黃、賭、毒等,唔係你話想投資就可以辦得到,大陸撈偏門,一定要得到當地政府官員撐腰,所以正生在大陸是有番咁上下勢力,其實正生咁有勢力,根本無須要香港政府資助,可能是他們太過貪心,想食埋梅窩間學校攪大去,但現在貪字變過貧!
其實我還有一個很大的疑問,就算真係在大陸開雞竇,駛唔駛要 2000 萬咁多呀???????
2000幾萬喎大佬!
在香港開間桑拿都唔駛 2000幾萬啦係咪先。
又或者佢地會講遇人不熟被騙徒有機可乘,扮可憐拆掂這單臭屎!
就因為綜援係無乜監管,好大程度上係林希聖等人利用呢個綜援漏洞,結果正生「表面濟世內裡肥仔水」。
老實講,「遇人不淑」呢個講法好吊詭,大拿拿二仟萬,如果正生可以「我都唔知點投資..被人呃左都唔知.......」等,真係講唔通的。(這樣就証明正生會的資產太多,管理不善!這更可能其會在大陸或世界其它地方開左雞竇都唔知?)
而正生亦無可能話「唔知開左雞竇喎」這樣,因為正生管理層是絕對有責任監察組織的一切運作,包括旗下「投資事務」。無可能乜都話唔知的。
我相信正生會以後所行的路,比正生書院學生更難行,更荊棘滿途!


[引用] | 作者 陳少文 | 15th Aug 2009 22:42 | [舉報垃圾留言]

[38] 正生會記者招待會

正生書院所屬的正生會回應質疑,指該會絕無涉及在內地經營夜總會,又指內地投資的收益絕無落入董事口袋。
事緣基督教正生會被指過去數年盈餘激增,並大手投資於內地公司,與其非牟利性質不符。
正生會強調該會是非牟利的慈善組織,在內地開設的開發公司,性質都是社會公益企業,像關懷愛滋患者的農場等。
正生會董事林希聖表示,有關項目的收益,都會用來回饋於相關的社會公益項目,「絕對不是落入正生會幾名董事的口袋」。
為此,他也在記者會上,公開了自己和正生書院校長陳兆焯的月薪。林希聖稱,他本人的月薪是4.1萬多元,而陳兆焯的月薪是3.9萬多元。
林希聖又說,該會的武夷山正生旅遊開發公司,於2008年投資於購入一些酒店的產權,是出於該會的「農業慈善旅遊一條龍」概念。
他說:「正所謂肥水不留別人田,我們每年都會接待一些善心人,到國內參觀我們的公益項目,我們想開設自己的酒店,接待這些善心人。」
他又指,武夷山正生旅遊開發公司的登記地址涉及一間夜總會,是他們在借名登記時的粗疏。事緣2007年他們創立公司時,需要找當地人註冊,公司的經理找了一名朋友借地址註冊,當時那是一家公司的地址,後來卻被本港傳媒揭露,是一間夜總會。

他強調,正生會絕對沒有參與夜總會,當地工商局和那間娛樂場所,亦可證明這一點。但正生會在正式成立辦公室後,沒有轉正地址,這是他們的粗疏。

至於有傳媒指正生會在國內投資達二千萬元,林希聖指報道有誤。他說:「二千萬只是07年我們準備註冊的資金,並不是最終到位的資金。」

對於外界指正生書院近年盈餘激增,正生書院校長陳兆焯指,正生書院成立以來,過去11年的總數入為1.28億元,其中8300萬元來自學費和宿費,佔總體65%。

他又說,根據政府的數據,特殊學校一般的辦學成本是,每名學生要15.2萬元。所以,如果計算辦學的成本和收入,有些時間其實正生書院是蝕錢的,甚至試過要賣出資產來補償。

陳兆焯在記者會上提及,正生會有兩個分開的會計account,各有正式核數;但記者要求他具體說明時,他指所謂的「account」並非「戶口」,而是核數時「所埋的數」。

------------------------------


[引用] | 作者 陳少文 | 19th Aug 2009 20:58 | [舉報垃圾留言]

[39] 提供旅遊一條龍服務 肥水不流別人田

正生經營色情事業 中港日三地投資逾2500萬
提供一條龍服務 肥水不流別人田

正生書院校舍簡陋,但正生會目前在香港、內地及日本的投資超過二千五百萬元,主力押注房地產,致力「執平貨」,物業遍布香港、內地及日本,單在內地福建、河南、鄭州等涉農業及旅遊投資已達千八萬元。
  林希聖又澄清,正生在內地並無經營色情事業,但承認一時「粗疏」借用註冊地址而惹起誤會。
  正生會昨天披露其投資情況,其中投資於本地房地產的,共有五項總值近三百六十萬元;同時又分別耗資一百四十萬元及九十萬元,先後購入東京 池袋一塊地皮及長野淺間山莊。
  認錯報色情場所地址
  內地更是正生會的發展重點,投資旅遊和農業項目,已開設兩間商業公司,準備註冊資本達二千萬元,目前已投資千八萬元。林希聖表示,希望發展「慈善農業旅遊一條龍服務」,因為每年均有善長到內地視察他們的慈善工作,為了「肥水不留別人田」,他們決定買下十多間酒店房和一個農場,用以接待善長,所得收益則用作營運內地的慈善工作,例如在河南鄭州照顧八十多名愛滋病 兒童,又在福州收養殘障或來自破碎家庭的孤兒。
  至於有報道指,正生會在武夷山經營旅遊公司註冊 地址是一間色情娛樂場所,林希聖解釋,當時公司的註冊工作交給內地投資項目總經理的副手辦理,但因為正生會在當地沒有租或買鋪,未有地址作註冊,故才借了該名副手的朋友的地址來註冊,令到雜誌記者以為該地址的色情場所屬正生,「我的錯誤就是疏漏了去轉個地址,現在這個(地址)在矯正進行中」。他展示一封由福建省武夷山市工商行政局簽發的信件,證明正生會只是借用了該地址註冊。
  林希聖強調,在內地的發展項目經費,由社會人士捐獻的二千三百萬元去支持,全部有記錄及收據,並指所有捐獻用途,都按正生會規章行事,可用於香港及世界各地,未違反《稅務條例》。


[引用] | 作者 陳少文 | 20th Aug 2009 22:34 | [舉報垃圾留言]

[40] 正生之聲

難分真與假 人面多險詐 幾許有共享榮華 簷畔水滴不分差
無知井裡蛙 徙望添聲價 空得意目光如麻 誰料金屋變敗瓦

命裡有時終須有 命裡無時莫強求

雷聲風雨打 何用多驚怕 心公正白壁無瑕 行善積德最樂也
人比海裡沙 毋用多牽掛 君可見漫天落霞 名利息間似霧化


[引用] | 作者 陳大文 | 22nd Aug 2009 02:47 | [舉報垃圾留言]

[41] 正生五宗罪,前路茫茫!

面對 新聞不絕的香港基督教正生會,26日被週刊揭露「5宗罪」,包括香港正生書院「剋扣」學生膳食津貼、在日本開設公司投資地產及金融項目、河南「正生愛之學校」強迫艾滋學童當免費勞工、潮州「正生愛心園」被當地政府批評管理不善,正生書院校監林希聖10多年前向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申請40萬元維修宿舍,獲款後工程一直未動工,款項也未還清。
 正生書院校長陳兆焯26日對種種指控不作回應,只表示事件已交由律師處理,截至截稿前該報也無法聯絡林希聖。
 最新一期的《壹週刊》報導,林希聖上週召開記者會時指出,正生書院11年來支出達8400萬元,扣除學費收入也赤字100萬元。但據正生會2006年向公司註冊處提交的帳目報告顯示,正生書院的薄餅快餐店及計算機維修2項培訓項目,當年盈利高達45萬元及16萬元。而正生每名學生每日膳食獲綜援73元津貼,但帳目報告卻顯示該年學生膳食總開支為53萬元,即每名學生每日膳食開支僅12元,「剋扣」61元津貼。
林希聖在早前的記者會強調,正生會外地投資全屬社會公益企業,但週刊據日本法務局的公司註冊數據顯示,正生會去年10月在當地以約530萬港元的註冊資本,成立「正生會株式會社」,股東包括林希聖及陳兆焯,而公司業務竟包括物業買賣、股票投資及金融業務,完全和社會公益無關。
 報導又指,正生去年在潮州市饒平縣開設「正生愛心園」,饒平縣民政局透露,該中心一直只有6人居住,環境惡劣及管理不善,若非中心承諾會改善設施,有關單位根本不會批准中心繼續經營。
 至於河南省開辦的「正生愛之學校」,報導引述該校一名前員工稱,雖然香港正生會每月向該校提供1.2萬元人民幣的資助,學生平均每天有400元資助,但學生每餐只吃紅薯及面條,只有外人探訪時,學校才「做秀」給學生吃肉。她續說,該批艾滋學生抵抗力差,但該校經常安排學生在校內的農田耕種,及到街市變賣農作物,曾有學生因工作而令腰骨勞損,但校方卻沒有資助該學生求醫。
 另外,報導指林希聖約13年前向華人永遠墳場管理委員會申請40萬元,用於維修位於大嶼山的正生宿舍,但10多年來沒有施工,也未還款。


[引用] | 作者 陳大文 | 28th Aug 2009 02:31 | [舉報垃圾留言]

[42] 日本“正生豬式會社”

正生書院在日本是否有分校?
不是, 那些只是物業買賣、股票投資及金融業務!

為什麼有『正生豬色會社』?
因為他們想轉行賣人豬仔, 或是像內地業務的農業咁賣隻豬比人!

這是什麼機構是否賣豬的?
看字面看是賣人隻豬而非自己個隻!

正生會去年10月在當地以約530萬港元的註冊資本,成立「正生會株式會社」,股東包括林希聖及陳兆焯,而公司業務竟包括物業買賣、股票投資及金融業務,完全和社會公益無關。


[引用] | 作者 陳少文 | 29th Aug 2009 22:35 | [舉報垃圾留言]

[43]

譚校長同一班歌星後黎都唱中文歌, 不過多數系搵日本歌黎填中文詞, 都算系中日文化溝埋既創意黎. 皆因自六十年代尾殖民地政府力推日本文化, 電視播好多配咗廣東話既日本劇集, 最初出名既名星咪有果個捉蝎無我呀, 六元小卷呀, 身藤為美呀......成為當時娛樂潮流焦點. 香港人一直都好buy日本文化, 但系填詞始終系成首歌既靈魂所在, 當時班填詞人既中文真系好勁, 而顧家輝作既曲配合又另闖一條出路, 家傳戶曉咁啦, 首首都識背咁濟.


[引用] | 作者 日文 | 5th Sep 2009 11:36 | [舉報垃圾留言]

[44]

今日香港d細路唔單止受到日本文化既影響, 亦系會受吓韓國既文化影響囉, 咁樣唔知系好定唔好囉, 始終好似冇咗自己既個性咁囉, 乜都跟晒人地潮.


[引用] | 作者 asia | 5th Sep 2009 14:49 | [舉報垃圾留言]

[45]

香港既下一代唔知會變成點?


[引用] | 作者 naughty | 5th Sep 2009 15:47 | [舉報垃圾留言]

[46]

都喺果句: 冇根囉.


[引用] | 作者 rootless | 5th Sep 2009 15:48 | [舉報垃圾留言]

[47]

而家d學生最大既問題喺佢地以為自己已經大個仔大個女, 識得用個mind-map腦圖同埋六頂思考帽, 加埋多角度諗野, 咁咪夠膽同你搏嘴搏舌囉.


[引用] | 作者 學生 | 5th Sep 2009 17:59 | [舉報垃圾留言]

[48]

我地要企响學生果邊, 救佢地脫離毒品既引誘同禍害呀. 大家努力呀!


[引用] | 作者 teacher | 5th Sep 2009 20:47 | [舉報垃圾留言]

[49]

而家d細路真系乜都 up 得出, 我個頑皮姪仔好憎讀書, 佢仲夠膽死警告佢阿婆話唔好迫佢番學, 唔系佢就會一把火燒咗間學校咁話, 嚇到阿婆死咁濟.

查實我當年都不甘示弱, 上堂同阿sir鬧膠, 跟住夾埋班死擋腫遲佢d堂, 仲腫遲咗去小食部大擦一餐. 後黎至識死, 比人反省又反省, 反到以後都不可一不可再咁囉. 始終細路都系需要教吓育咁既.

凡事都有定期, 都系時候避吓課勒.


[引用] | 作者 訓度 | 9th Sep 2009 14:40 | [舉報垃圾留言]

[50]

好似話d中學同大學都唔系好得幾多咁喎, 援膠呀, 吸毒呀, 吸水呀, 吸油呀, 通通都識, 簡直就系百花齊放, 多元出路咁啦.


[引用] | 作者 成仔 | 9th Sep 2009 17:41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