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7th May 2009, 12:00 | 採訪背後

葉蔭聰往美國參加傳媒論壇,談到報業萎縮,未來大多數記者會否不再全職受聘於報館?

變自由身,應該可以更獨立採訪,立根社區從而跟讀者建立關係,也是深入報導的方向,問題是:獨立採訪的資金.

申請基金,自由度同樣受限,並且要兼顧大量行政及申請工作.美國勝在出版有回報,報導寫得好,書是能賣的,香港印二千還隨時蝕本,報館雜誌的稿酬無法不夠r採訪開支,兼且永遠拖數.

張翠容是少數香港記者可以獨立採訪,但題目國際化,形象鮮明,並能打入台灣市場,如果香港記者寫的,是香港社區,本地讀者群根沒打算給錢,上網轉載就會,而大陸台灣亦沒興趣看你這邊綠小城.

文:葉陰聰

《三藩市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像許多傳統報章一樣,面臨財政危機,特別在金融海嘯之後,靠廣告維生的報章如何生存?這份老牌報章的沒落,或面臨基金介入重組,令美國新聞專業感到危機。簡單一點,被裁員解僱的新聞從業員該何去何從?

三藩市的新聞媒體中人近日的話題,似乎離不開這份超過一百四十年歴史的報章。今天(1/5)在三藩市大學(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有兩場論壇正是由《三藩市紀事報》出發,討論新聞專業前景,而合辦單位之一是「專業新聞工作者協會」(Society of Professional Journalist),所以,我們很容易理解他們的擔憂。

報館沒落,還是新聞工作沒落?

《三藩市紀事報》的一位執行編輯說,許多人是在印刷媒體中成長的,報章是美國民主的一部份,也許它面臨許多危機,但不該讓它自然死亡。更多的新聞工作者認為,美國的地區報章是整合社群(unifying community)的重要媒介,特別是在灣區或洛杉磯等這些分散而異質的城市區域。

同時,這群新聞工作者更進一步認為,新媒體、互聯網等等的出現產生一個傾向,容易令我們的公共溝通分裂,令社群或社區更難整合,特別是傳統新聞媒體消失,新聞專業沒落,更令民主的公共商議功能減弱。這種看法在具有地方自治及民主傳統的美國,似乎特別強烈。我們說公共或公眾,與他們說的社區/社群有許多重疊卻又相異的地方。

美國西岸有大量針對拉丁美族裔社群的媒體,這些媒體的工作者卻對新聞專業充滿信心,他們認為,《三藩市紀事報》的危機,只是某種商業模式的危機,印刷媒體以至新聞專業仍然強大,不該把兩者混為一談。在美國這個(曾經?)強大的資本主義社會中,把兩者混為一談,是很自然的事,但也是應該警惕的事。

媒體可否像教堂?

包括三藩市大學媒體研究系教授姬迪絲(Dorothy Kidds)在內的幾位與會者認為,美國許多像《三藩市紀事報》這樣的城市大報,長期壟斷一個地方市場,過去更通常是一個富有家族把持,而且由於機構龐複,頗為官僚化,對城市的民主及公共討論是否有益,實存在許多爭議。

來自曼菲斯商情報(The Commercial Appeal)的比克(Chris Peck)同意,過去以廣告基礎的商業模式無以為繼,可以思考的方向不一定是另一個商業模式,相反,可以是一種新的擁有權模式。隨著新媒體強調讀者的重要性,傳統新聞媒體可否像個教會或公共事業,由讀者及社區居民資助,他們甚至可以參與類似市議會會議(town hall meeting)來決定媒體方向,換言之,新聞專業需要放棄部份權力。

追尋另一種商業模式以維持現在的新聞專業,似乎是問題叢叢,而大家一窩蜂上網,亦似乎把問題過份簡化。我們在香港資金少,又沒有辦法取得公部門財政資源,固然難以想像轉化現在商業新聞媒體的可能。但是,在美國具有相當豐富的民間基金的地方,地方政府亦相對民主的情況,試驗「公共服務新聞專業實踐」(public services journalism),似乎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有關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的討論,是一個由三藩市專業記者協會與三藩市大學及一些新媒體機構合辦的一整天活動的其中一環。本來有一場專門討論這份歴史悠久的報紙倒閉的問題,但聽說現在正尋找基金注資,但卻要勞資和投資者洽商一個 business model。估計大量記者會變成 freelance,所以亦有記者問,未來新聞業是否會由 freelance 主導?另一個可能的大變是增加更多更多的廣告式新聞,或娛樂副刊(但其實現在有八成都是副刊)。而記者專業方面,則提出要以 community 為基礎去建立與讀者的關係。

原文: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