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12th Nov 2008, 17:08 | 採訪背後

Picture(謝家賢竟然去了emotion我記憶中是相當賣力的攝記,每次碰臉,他都好nice打招呼!)

[明報專訊】四川大地震後,災場曾經出現不少香港記者的身影,我記得,謝家賢是他們當中最勇敢的。

震後數天,震中映秀鎮陸路交通中斷,不少記者一大早便背沉重的器材,徒步翻山走進孤鎮。寒夜難熬,大家都偷解放軍的柴生火取暖,我睡不,到處拍照,幾根蠟燭閃爍,我突然看到一個背光的男人,正大口大口地嚥一碗麵,我以為他是災民,舉機就拍。環境太暗,我看不清他的臉,他卻喊出了我的名字,在那種人間煉獄竟然有朋友在,還喊出自己的名字,那種感覺實在窩心。借燭光一看,他是謝家賢。

家賢說﹕「我剛到,走了10個小時,餓得快瘋了,幸好災民請我吃麵。」快11點了!剛到?你從哪裏走過來的?「那邊,大伙走過的那條路。」我朝那個被夜幕完全遮掩的山谷看去,回想起白天的凶險,腳下的懸崖有急流,頭頂的大石比巴士還大,踏腳的地方卻比腳板還小……那條路最少有幾處可以死人,竟敢在晚上走那種路進來?你是個瘋子……

「就算掉下去,也不過是死」

「下機晚了,我等不及,胡亂買了個帳篷就走進來了,管他要走多久,總知我要來!」於是,他拿電筒,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懸崖邊,孤獨地走了近來,沒有一個伙伴。「有沒有想過你掉下去,沒有人會知道。」他說,他跑過馬拉松、毅行者,應付得來,「就算掉下去,也不過就是死」。

那晚,我們跟路透社的女記者在他的帳篷前合照,他請我住進帳篷,但實在太狹小了,不忍心,就此錯過了與他對影長談的唯一機會。第二天,大家四散採訪,約定一起出鎮,但我看出他不想離開,對我說﹕「我們約定,如果你先走,就留字條給我,到外面再會!」果然,他捨不得走,我在帳篷留下字條﹕「賢兄,一路小心,保重,切勿夜行,保住性命。」後來,我只知道他留下帳篷給災民,然後轉去其他災區了。那是我們最後一面。

明報記者 覃純健

首席攝記猝死 遺愛人間 

【明報專訊】本港受到東北季候風影響,昨晨天文台錄得入秋以來市區最低氣溫16.5℃,昂坪更錄得10.3℃。在天氣轉下,兩名壯漢昨早疑因心臟病及患哮喘病發猝死。其中亞洲新聞社(亞新社,EyePress)首席攝影記者謝家賢,昨早在觀塘寓所起後不久嘔吐大作,陷入昏迷,送院搶救後不治。家人商議後決定將其器官捐出,遺愛人間。

猝死的謝家賢(37歲),初步相信是心臟病發死亡,死因尚待剖驗。謝某一向身體健康,亦無長期病,其34歲姓陳女友事後一直陪伴送院,驚聞噩耗後哭成淚人。

不煙不酒愛運動 疑心臟病發

亞新社新聞總監吳曉東表示對家賢猝逝感到非常突然,他讚揚家賢是一名優秀攝記,採訪時不是機械式地拍照,而會先了解新聞的背景。今年奧運馬術賽的時候,為了可以第一時間拍得「好相」,家賢更帶備衣服在場地紮營露宿。吳曉東稱,他及亞新社全體同事恍如痛失親人,亦惋惜香港失去一名優秀攝影記者。

吳透露,謝家賢身體一向健康,不煙不酒,又喜愛戶外運動如攀石、馬拉松、毅行者等等,想不到他會猝然離世。前日家賢才從吉林公幹回來,在機場與行家分手時亦無異樣。謝家賢是天主教徒,生前曾戲言如有不測,希望捐贈器官,雖然他無填寫器官捐贈卡,但其家人已同意按照其遺願遺愛人間。

作品獲本地及國際刊物採用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亦發表聲明悼念謝家賢,聲明稱謝在聖文德書院畢業,其後在沙田工業學院修讀攝影課程,曾任職《星島日報》、《新報》、《東方日報》及亞洲電視,生前在亞新社任職首席攝影記者。他的作品除獲本地媒體採用外,亦刊登在國際刊物,如美國《時代》雜誌、《新聞周刊》等,攝記協會對家賢的離世感到悲痛不已。

昨日清晨8時20分,謝家賢在觀塘功樂道21號寓所起後突然不斷嘔吐,迅即陷入昏迷,其女友見狀報警,惟他送院搶救後不治。


[1]

我是家賢的中學師兄, 去年2007年1月都中風, 不煙不酒....現在仍狂康復中. God bless us
Samuel


[引用] | 作者 Samuel | 20th Jan 2009 14:13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Samuel

保重!香港城市 生活真不宜人居.

Samuel :
我是家賢的中學師兄, 去年2007年1月都中風, 不煙不酒....現在仍狂康復中. God bless usSamuel

leila
[引用] | 作者 leila | 20th Jan 2009 16:1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