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30th Oct 2008, 09:49 | 採訪背後, 過日子

昨天終於和C通到電話,好開心.她找了我幾次,我也打過電話,就是緣慳一面.C是香港記者,剛由上海調到廣州去了:〔我在廣州一個多月,遇到有理想的人,比待在上海一年見到的還要多!〕

不是第一次聽到香港記者在上海工作不順.有時裝記者給當地同事排斥,所有採訪通知都藏起來.C也有類近的感覺,大家採訪風格實在不同:[有同事的屁股,根本沒離開桌子!]

 (唔,不是全部,但很多內地記者依然以〔不必〕實地採訪為榮,打幾個電話便能寫幾千字.U那時採訪四川地震,當日還和某內地記者在成都喝茶,翌日該記者已經寫好繪影繪聲的災場實錄.)

C尤其不滿上海的光鮮只是表面一層:〔整個城市好功利.沒理想沒熱情!大家看到的所謂國際城市,可能只是上海的百分之一!其餘的,和其他大陸城市沒兩樣!〕

要求一個城市有理想,會否太高?

〔但廣州真的給低估了!〕C和我都這樣覺得.別說曹誠淵 十多年前幫忙創立廣州現代舞團等小眾文化界交流,大眾市民長期看無線電視,單單是每月兩次的消委會新聞,食物安全意識也提高不少!

希望C在廣州採訪順利.

上星期收到〔世界好友周〕的電郵,也真的重遇好多好朋友.

上周和U去澳門,(超高興,睡到早上九點,吃了早餐再睡到十二點退房!emotion)(澳門好多人!內地客一減少,澳門的旅遊廣告馬上便在香港播不停,蘇GOOD和蔡澖介紹的那幾間食店,人頭湧湧幾乎要搶!)在葡國餐廳O MANEL竟然撞到,一九九四年我們一起在新城電台當記者.我們都叫她〔奇哥〕,好男仔頭,居然結了婚,丈夫高高大大臉圓圓,很可愛.

〔我現在,量地呀~〕J做了幾年記者,轉入志願機構當公關,一度去了港鐵,不喜商業運作,又再辭工.

幾天前也在藍屋保育小組見到,撐著兩只熊貓眼睛,第二天P轉來一張去法庭示威的相片,大家顯然都沒睡醒,拉著橫額烏眉瞌睡,笑得我!Picture

好喜歡我的朋友們,外面又海嘯又雷曼,身邊的人似乎都無穿無爛,皆因都是窮光蛋,理想比鈔票多很多.那管好不好景,大家依然開口埋口講理想,並且身體力行.

撮自世界好友周的電郵: 

人生吧,0歲出場,10歲快樂成長;20為情彷徨;30基本定向;40拼命打闖;50回頭望望;60告老還鄉;70搓搓麻將;80曬曬太陽;90躺在床上;100掛在牆上...生的偉大,死得淒涼!當大部分人都在關注你飛得高不高時,只有少部分人關心你飛得累不累 這就是友情.再忙也要照顧好自己,朋友雖不常聯系卻一直惦念.

世界好友周快樂!


[1]

完全同意廣州是被低估了!!
這可能與廣東人的性格有關, 而且中原人一向都有偏見, 視我們為南蠻, 大概沒什麼好貨色。廣州的好東西就這樣被埋沒了......廣州不如上海光鮮, 而且真的是核核突突的, 但是, 廣州有野心得來不霸道, 那才可愛!


[引用] | 作者 華仔 | 2nd Nov 2008 16:2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