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10th Oct 2008, 19:20 | 人家的

文:陳惜姿                                                          (因為認識何馬仔,好生氣emotion)

我一直覺得「腎石普查」這四個字十分荒誕。我知道有人口普查或者健康普查,但從未聽過腎石都要普查的。到底古往今來的全人類裏,曾幾何時,有過這麼一次小孩子腎石普查?為什麼是腎石?為什麼是小孩?

想不到,我家兩個孩子,很快就要加入驗腎行列。

兒子今年六歲,女兒十一個月大,二者我都是餵母乳的,再以嬰兒奶粉補充,直至他們七八個月大。哺育兒子時,我仍是記者。一個記者要帶奶泵到處採訪,是什麼滋味,不足為外人道。就算我如何努力,身為一個要工作的女人,是不可能不倚靠奶粉的。我當時安慰自己,奶粉沒有毒,很多人吃奶粉長大,也長得好好的。

兒子一歲多,要轉用較大年齡吃的奶粉配方,我就轉用雀巢金裝。當時也試過其他兩種牌子,有一種為了配合小孩嗜甜口味,加了雲呢拿味,我試過,很甜很假,像糖水似的;另一種,他吃奶後眼睛被眼膠封住,睜不開,證明奶粉很燥,不適合他。

我其實對那些不知名的字母,例如DHA、SA 沒什麼喜好,每種牌子都有它強調的字母,給人很強的「配方」感覺──奶粉始終是在實驗室混出來的。

當時我認為能放在貨架上出售的,都是合乎標準的,都沒問題。現在看來,我錯了。

最後有人給我兩包雀巢試用裝,他試過,沒眼膠問題,味道也不太甜,大便正常,如是者便一直喝下去,由一歲以上裝,喝到三歲以上裝,每天一杯。有人提醒我雀巢是大陸製的,我不太在意,有什麼產品不是在大陸製的呢?外國牌子,一定有嚴格監控吧!我再一次錯了。

他約在四歲開始投訴小便刺痛,有時小便會痛得叫起來,而「菇菇仔」也有泛紅。我聽過小孩也有尿道炎的事,不過多數在女孩身上。我們帶他看兒科醫生,醫生把他的「菇菇仔」翻來覆去,懷疑他是包皮過長。我們又怪他經常只穿內褲滿屋跑,又或者動作太大爬高爬低撞到。

總之,一旦發炎,便要吃抗生素,還要每天消毒「菇菇」,塗藥膏。我們夫婦倆是很抗拒西藥的,尤其抗生素,那會削弱他的抵抗力。孩子要吃西藥,我們感到很痛心,但也沒辦法。

事隔不到一年,他又發作。我帶他看同一個醫生,又聽到同一番話,又要吃抗生素。到底為什麼?

我們都很疑惑。把包皮割了就一了百了?醫生又說可再等一會。但我見過其他男孩包皮比他長的也沒事,為何只有他遭殃?有母親教我,洗澡時要抽起他的包皮來沖洗。自此之後,大家都格外留神,除了每天洗澡以外,臨上學前菲傭姐姐都替他洗一次。

之後有第三次,那次是差不多半夜的時間,他小便又痛得差不多叫起來。我們帶他到24 小時門診。

又帶回來消毒藥水、藥膏的一大堆。

小兒不太喜歡喝水,這是他的問題,我也以為,這是他經常患尿道炎的原因。他小便時經常沒好好控制「菇菇」,尿撒得一地都是,弄得廁所臭氣薰天,全家人都罵他。唯獨菲傭姐姐細心,她問我為何他的尿那麼臭?是不是有什麼不對勁?

我真是不懂得答。能做的都做了,我還可以怎樣?

為了分散風險,一年前我替他換了另一種奶粉,所以一年前他已停喝雀巢。近這一年,他投訴過一次小便痛,我們沒理會,只他多喝水。

憤怒

知道國內奶粉有事,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去年產女時,在威爾斯醫院睡在我鄰的產婦。她來自石家莊,操一口京片子,病房裏無人能和她溝通,我便成為她的翻譯。

在公立醫院產子,嬰兒喝什麼奶粉,是醫院決定的。不同牌子的奶粉商會輪流供應,隔不多久換一次,家長無權置喙。

她不知規矩,問護士,能不能讓女兒喝她自己帶來的奶粉?她發了個音,是我不懂的,她說那種奶粉是全國最好的, 「特別全」,她說,就是什麼營養都有的意思。現在回想,那個音就是「sanlu」。

她是石家莊人,三鹿是石家莊最驕傲的品牌,她一定會支持。護士完全沒理會她,我也安慰說,香港的奶粉也是很好的,國內很多人來買,叫她放心。

她的女兒和我的同日出生,相隔不過兩小時,現在都是十一個月大了,不知她女兒怎樣呢?

雖然火未燒至門前,我已經痛恨那些在奶裏下毒的人。一些明知下毒會害到孩子仍繼續做的,是喪盡天良,沒有明天的人。因他們沒想到,孩子是一個國家的明天,而中國的明天會被他們弄得七癆八傷。

潘多娜的盒子漸漸打開,毒火迅速蔓延香港。先是伊利雪條,繼而是蒙牛,我開始把兒子的問題,跟毒奶粉聯繫起來。二話不說,我立即致電醫院預約腎石檢查時間。

星期日(28/9),《蘋果日報》驗出雀巢有三聚氰胺,當護士的妹妹提醒我可以致電衛生署求助,當天是星期天,我早上留了口訊,晚上八時才收到回電。姑娘說目前情,連喝過伊利三鹿的,都要先排街症再等轉介,何政府沒驗出雀巢有毒,只有《蘋果日報》一家驗出有問題?

我本已約好在私家醫院做,所以無謂爭論,但我也不感到那通電話有任何幫助,所謂「求助熱線」是門面功夫。他停喝雀巢已近一年,就是有破壞,都已是過去式了。所以那時的我尚算平靜。

之後幾天,來了點情緒。就像被強暴過的人,我的反應首先是否定,繼而是憤怒。我痛恨狠下毒手的人,傷害我們最珍貴的下一代。那種憤怒無處發洩,因我無法報復。下毒者是誰?難道真是中央政府公布那兩個賊頭賊腦的奶農嗎?若兩人能做出那麼大的破壞,拉登也應找他們幫手了!中央政府這樣回應,不是侮辱我們智慧嗎?

我的無力感是在於,我發覺有一個龐大的系統在加害我們,而我們被蒙在鼓裏。那不是無心之失,而是有意識下毒。國民愚昧是可以理解的,但制度全沒監管效能,層層收賄,層層過關,竟有「免檢機制」這回事,政府完全無法保護人民。這個龐大犯罪系統不但加害自己國民,還讓這些受污染物大量出口,遺害世人。沮喪憤怒之後,就是沮喪。外子的情緒無法發泄,罕有地不斷說粗話。我則為自己讓兒子喝了有毒奶粉感到內咎。但這些情緒,都不能在孩子面前表露。

近日風聲鶴唳,兒子看新聞,已在問: 「究竟誰人那麼衰,要落毒,他們要不要坐監?」他也擔心吃了不少伊利雪條的外婆,問若她多飲水能不能把毒排走?

整個星期,我都覺得很累。陸續有香港小孩驗出腎石,而事前都全無徵狀,叫人十分擔心。政府宣布全港十八間診所替小孩免費檢查,長長人龍清晨便已出現。大陸的醫院更是失控了。我不禁慨嘆:現在的中國不是正值盛世嗎?怎麼老百姓還要受這些苦呢?做中國人怎麼就沒好日子過?

星期三,是兒子檢查的日子;星期四,輪到吃了不少雀巢糊仔的女兒。私家醫院裏,都是四個大人和一個小孩的組合,四個大人是──夫婦二人、外婆、外傭。又或者:祖父母、母親、外傭。每個家庭,都視子女如珠如寶,所以,這次民憤來得更深。

在等候見醫生之際看電視,新聞台在直播神七航天員準備升空,像機械人的航天員聽胡錦濤訓話。

我本來該慶幸,比美國遲四十年後,終於有中國人在太空漫步。但我那刻腦裏卻在胡思亂想,伊利不是航天員的指定飲料嗎?他們體內會不會有腎石?

他們帶腎石漫步,與太空中的殞石相遇,又有什麼化學反應?

奧運期間,中國似乎有了點石成金之能,說鳥巢有鳥巢,說萬人操有萬人操,連惡劣的空氣污染都能控制,莫測的天氣都能掌管。一次盛世奧運後,竟然打回原形。中國愧為第三世界的老大哥,溫總此刻身在非洲大解善囊,但連坦桑尼亞都禁止輸入中國的奶製品,真是羞家。

幸好,兩個孩子都沒事,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愛國與國貨

二人的驗腎費合共五千二,好多人「嘩」了一聲。但我認為,更昂貴的,是將來日用的飲食。

現在人人都說要抵制大陸貨,尤其大陸食品。有媽媽來電郵,教大家如何分辨大陸來的貨品。包裝上寫的原產地、生產地可以作假,但有些東西不能作假,就是條碼(barcode)。但凡條碼開頭是690、691 及692 的貨,都來自大陸。女兒吃剩一半的雀巢糊仔,就是690 開始的。

當然了,在大陸有什麼是不可能作假的?而且除了生產地,還要看材料來源地。

大陸來的食物有事,非始自今天。孔雀石綠、蘇丹紅,善忘的我們都可以饒恕,慢慢我們又在大口大口吃魚吃蛋了。今次的殺傷力大,在於你害我們的孩子,奶是他們主要食糧!而毒物真是老老實實的結成一顆硬石,深埋孩子的體內,嚴重的導至腎衰竭甚至死亡。

今年初國人在法資超市家樂福門外示威說要罷買外國貨是假的,隔幾天又排隊大包小包的付錢了。

但今次我們罷買中國貨卻是真的,因中國真是切切實實的傷透我們的心。溫總就是哭喪臉說下毒者「沒良心」,胡錦濤說他們「麻木不仁」,我們都不會再給中國機會。

我沒做過調查研究,不過我認為在毒奶事件後,很多人會對「中國人」的身分多了一份抗拒。當然,護照上的國籍沒變,但我們與祖國的嫌隙是倍增了。這是無論在新聞前聽幾多回「心繫家國」,都無法補救的。

有個畢業學生來電郵,說自己雖是加拿大籍,但踏足北京天安門時,也曾有過一絲作為中國人的驕傲。也是加籍的父親心態上一直沒回歸,連蒙牛也不讓她喝,事實證明,這份心態上的抽離,免他們於喝下毒奶!

你問在超市排隊付錢的人,買蒙牛伊利的人是否因為愛國,大部分人會說一句「痴線!」但事實上,國家有自己的名牌,和搞了一次成功的奧運,有自己的太空人在太空漫步,同樣叫人驕傲。港人身分回歸容易,心態回歸才難。直至我也主動開始買蒙牛的「特侖蘇」,我發覺自己也漸漸更接受由國貨反映出來的中國。

但一次毒奶事件,把我轟到比起步點還要遠的地方。這個我每天要謹慎提防,我想把彼此的距離拉得盡可能遠的國家,我無法愛上。


[1]

我;都驗左.....
係好恐怖的exp.....我覺得好痛

Lan
[引用] | 作者 Lan | 10th Oct 2008 19:33 | [舉報垃圾留言]

[2]

說出來可能有點涼薄,但是我認為筆者把孩子並非由腎石所致的不適如此詳細描述,有點點不妥


[引用] | 作者 pik | 13th Oct 2008 17:23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pik

你能敏感別人的感受,很好呀.
我個人覺得那些細節令事件更具體, 展示一位母親的心情, 不過可能何馬仔大了讀到, 也可能有你的反應.

pik :
說出來可能有點涼薄,但是我認為筆者把孩子並非由腎石所致的不適如此詳細描述,有點點不妥


[引用] | 作者 Leila | 14th Oct 2008 11:3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