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2nd Jun 2008, 10:07 | 採訪背後

Dear dearest friends,
 
6月1日──2008年剛過一半。
年初曾揚言今年是SEE雜誌(甚或敝機構)決定性的一年,因為難得有人肯拍心口為雜誌承包接廣告的重任,於是亦應其建議,轉作雙月刊,希望以(表面上)更接近常規雜誌的形式出現,給可能的廣告客戶一點信心及提早計劃。
 
半年後,負責為本雜誌招廣告的營業代表先後三人逐一離職,細心的可發現雜誌上有關名字期期不同。現實證明有些事情在某些情況下是mission impossible。

問題在那裡?

我反覆問過自己數年,又經常翻閱其他我其實不太喜愛但又行銷的雜誌作檢討;現在說來,道理可能很簡單,我相信就是沒有獲廣告商青睞的雜誌內容不是強調自己所銷定的消費群是誰,然後字裡行文就刻意或淡淡地撮合讀者與廣告客戶,有時雜誌的內容,根本就是寫給廣告客戶看,這就圓滿了不斷重覆的類型訊息與供受雙方固定角色的循環,雜誌要是離了鼓吹消費的內容及有關品味,廣告商一方的市場部人員就難有數據資料對決定作出交代。 
 
要是香港讀者的人數多一點,大家都口能對心,叫好的便買,惡評的就不屑一顧,這將能起重視內容的書刊及作者,市場才會多元。當然,現實不消我說。
 
這半年,SEE雜誌在內容上及製作上還天真地求變。當中有人喜歡,認為越見進步,但也有人認為我們越離基層,不夠關心貧苦大眾;甚至改用印刷廠倉裡剩餘的紙張而不用再造紙就是不夠堅持;那麼多年來對義務編採攝等朋友,一個仙稿費都沒有支付,還多多要求就是濫用義工.....等等。
 
我覺得人其實做什麼,都會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我根本無法因為人一句說話就可以有相應改變,但我還是很願意坦蕩蕩的分享自己對SEE雜誌的出現和定位的想法。
 
一)SEE多年來都期望做到知識為本,資訊其次,這一直沒有改變,也沒有想這是否基層不基層,我也從沒覺得自己要搞什麼社會運動。知識,我想大概是一套對世界理解的系統及邏輯,是有脈絡可依及經得起反覆論證的考驗。重視知識與論證,不等如我們不關懷人的需要;相反,我更相信清晰的邏輯思考,才讓人有明辨事非、有為世界為人群創造的能力。人該去學習的,不應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因為「方法」可以改變,人要學的,是明辨事非的邏輯與容納創造的開闊。
 
二)就如使用再造紙,這很可能只是環保的其中一個選擇與方法;但我們在有限的資源下,得印刷商相助,可以使用它們在貨倉裡剩餘的紙張,這就不夠環保嗎?就如能夠先將上的食物吃畢,才想如何用更環保的方法處理廚餘,這又有何不妥?很多事情其實都是相對,貴乎是每次決定的原因和動機,以及有可能的影響,其實再造紙製作過程都需要資源,最節約的可能是不出版。
 
三)為何還出版?我至今在市場上還未找到一本與SEE類似的雜誌,我覺得市場應該多元。在SEE雜誌裡看到的不單有我們編輯部人員不斷對問題思考探索的文章,而是連其他供稿朋友的文章,內容都看得出是花過不少時間親身觀察、是有知識基礎的成份,很多時看大家的文章,我都叫好都感動,更難能可貴是,我們全都是社會上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我們沒有胡亂吹水意見文字都有fans的福氣,但這裡卻展現了大家的能力,SEE就是有幸地盛載了你們的能力,可以留傳後世。
 
四)是,可以留傳後世。我初步跟政府檔案處人員談過,他們對SEE很欣賞,我將會免費送一套由第一期開始至今的SEE雜誌給他們作館藏,日後其他人都可以在那裡找到全套SEE雜誌。
 
五)SEE雜誌的編採取向,我敢說在其有生之年都不會大變,但我們會更有要求;我們沒有因為大家是義工就不要求;相反,這麼一本不去理會廣告客戶的雜誌,就更應該珍惜每次出版的機會,這是大家光釆的舞台,能夠在一本體面的雜誌上留下名字,總比在一本得過且過的爛書上出現好得多;我們提出要求,反而是對你們更尊重,而不是濫用。我可告訴大家,我自己的文章,由第一稿到出街,我往往修改十次八次;Zero的設計,他有多忙,不夠好就一樣要改,遲出一天兩天一星期,都要改。
 
六)至於,財政及未來發展方面;到目前為止,本公司差不多出版每一期SEE雜誌都要貼錢的,當中還未計算我自己、負責設計排版的Zero,和我公司一名員工的工資。以往雜誌一年才出版一、兩期,補貼的費用還不算太大負擔,但今年要出雙月刊,負擔的確不輕,雖然今年本公司的開源及節流方面都有所改善。但始終人的時間有限,現時雜誌的工作差不多花上我一半的時間,我有更多開源的機會也不夠時間去做。
 
七)當然,SEE至今未到絕路(最多回復不定期刊),所以我們更迫切去尋求穩定的財源和分配時間;SEE機構本身希望嘗試多元化發展,雜誌可以幫助其他業務,其他業務又可以養活雜誌(又發夢?都完全是,只是花錢的與賺錢的比例是否合理....);又即是說,從前想雜誌能自負盈虧的想法差不多放棄,因為我不想雜誌取向有太大改變。但我都想有廣告,始終出書成本很高,所以又只好嘗試逐步擴闊讀者層,做好readership profile,這方面是可以改善的。
 
萬分多謝,要是你能讀畢文章至此。
 
萬分多謝,因為你我的名字都在SEE共同出現過,在歷史上留下我與你們各自一絲情誼的線索和故事,是我生命的部分。
 
當然,我也希望你也在SEE找到一點你自己詮釋的意義和價值,SEE也可以讓你自豪和在世界存留了你的知識。這些知識我相信都曾啟發過好一些人。
 
Yours sincerely,
Pat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