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Picture馮老太的睡房對著大馬路,一整列的窗,通風又光猛,她喜滋滋地種了好多盆栽。盆栽小小的,密密麻麻放滿幾層架子,每一盆都是悉心打理,開著各式各樣的花兒,過了花期或是常綠的植物,給放上小鳥、小屋、泥公仔等彩色裝飾,一點也沒有比下去。

然而2006年夏天,一個大招牌霸道地抓著外牆長出來,霓紅燈肆意從成列窗子闖進,馮老太再也無法待在睡房。

 她說起那個下午,依然激動:

「早上醒來,就看見窗外搭起棚架,嚇一大跳,但兩個兒子都不在香港。我很生氣,手發抖,整個人都在震:『你們沒權在我前面做工程!我是業主!』工人不理,我唯有報警。」

「警察來到,我說:『他們為什麼搭棚?我沒同意,不能在我家的外牆打釘!』警察很好,馬上對工人說:『婆婆不許你們做這些工程!』可是警察一走,工人又再繼續,不斷用電鑽,我再打話給警察,這次他們上來卻對我說,他們沒權力干涉這些工程,叫我請律師,我有錢,早搬了家!哪裡有錢請律師?」

「工人勸我:『阿婆,我都係搵餐食,通融吓啦!』我氣得不得了,喉嚨都硬了,心想:但你們是不對的!這是我的家!我打電話叫女婿找區議員,太生氣,差點說不出話來。雖然招牌是裝在隔壁的大廈,但條條鋼線都釘在我的窗前,那些電鑽一下下打進外牆,我在這裡住了幾十年!幾十年的舊樓,石屎剝落,怎知道整幅外牆會不會給扯裂?」

電鑽聲沒停下來,馮老太整個人都震成風中葉子似的,她已經八十多歲了。等到區議員上來,招牌已經裝好。議員說這招牌是犯法的,僭建的,但說不出可以做什麼,只著馮老太找屋宇署。

 

當晚,招牌隨即開燈,八盞大射燈射向招牌,又再反彈開來,馮老太整間睡房都光亮亮的,窗簾也擋不住。

向外睡,向內睡,睡不著。

頭向上,頭向下,依然沒法入睡。

好不容易睡著了,一下子又驚醒過來。

馮老太唯有抱著枕頭被子,去客廳梳化睡。

睡不好,健康變差,她心悸,不斷看醫生,身體大大小小毛病都跑出來了,診所醫院進進出出,非常折騰。客廳沒有窗,要開冷氣,電費一下子標升,從兩三百元,增加到過千元。

 

「我1958年便搬進這楝大廈,那時的旺角好清靜。」馮老太彷彿一下回到從前,牆上掛著她昔日的照片,好漂亮,就是如今,她的五官依然秀氣。

馮老太在1952年和丈夫到非洲馬達加斯加開雜貨店,帶著三個小孩,生活很不容易,她一直不適應,六年後回香港買下這楝房子,一心想留下讓孩子學中文,但丈夫又要她回非洲,新房子只好給親戚住。過了六年,她真的堅持離開非洲,但香港正鬧起難民潮,入境不易,只好舉家移居澳門,六年後,才有機會回香港。房子依然給親戚住著,還給間成很多小房間出租,數數,竟然住了二三十人!直等到所有租客都搬走,馮老太終於能夠住在自己的房子,已經是七十年代,足足過了近二十年,新房子都變舊了!

然後一住,就是幾十年。

白天看見窗外的鋼線,總擔心外牆能否承受得了那個大招牌,入夜,窗外的射燈照進來,心更是亂跳不停。家人一早向屋宇署,按法例,105日內招牌就要拆掉,但冬天過去,春天,夏天都完了,那招牌依然無恥地亮著。

2007年九月底,招牌終於拆了,馮老太終於可以回房間睡覺。一牆的小盆栽,列隊歡迎她。

「好開心!精神好了,胃口回來了!當堂無晒病!」她笑得好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