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Picture謝明莊這十年來,不斷拍攝窗外的天空。

彷彿闊銀幕似的,由籃田横越到西九龍,再跨過維港兩岸,直上太平山。他曾經站在窗前,拍攝特首曾蔭權上台一年來的「變天」:由2005623日起,用數碼相機每4分鐘拍攝一張相片,然後把365日的照片集合成一天,第一天是0:00am,第二天0:04am,第三天0:08am……

「曾蔭權管治的香港,天色一直轉壞,很多時灰頭土臉的,看得人很沮喪。」他說,但更令他不滿的,是商場aPM,夜裡招牌一亮,整個景觀都變樣:「那招牌太光!擋住我的視線,以前看出去是一無無際,現在aPM卻像眼中的一根刺!」

夜色不等於燈飾.

謝明莊說在月光下,夜晚自有顏色,像大海,夜裡也是閃閃亮的,教他想起李白的詩──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他曾經在坪州居住,晚上若非看書,他情願不開燈,享受大自然不同的光線變化,看著月光輕輕照著他的家。城市人卻要等停燈,才有這等「福份」。有朋友曾經目睹七十年代末的「九龍大停電」,尖沙咀的天空突然一片星光,竟然清清楚看到金牛座盡頭的七姐妹星團!那朋友形容星光下的大廈很「溫柔」,和平時的霓虹光管照著的很不一樣。

謝明莊感觸地說:「有時我會想,為什麼要有燈呢?像農村,天亮幹活,天黑便休息,現在的香港違返正常的生理時鐘,燈光下人人都得繼續工作,像Apm二十四小時都不關燈的,完全不許休息!」 

他更不滿創紀之城新一期即將落成,屆時窗外再也看不到維多利亞海,加上燈光,一定很「嘈吵」!

用「嘈吵」形容燈光?

「燈光可以很干擾!我拍攝,喜歡用自然光,不願意『打燈』。」他指著對開的一位老人,安然地坐在公園曬陽光,風吹過,樹影在臉上晃動:「同一位老人,現在替他拍一張照片、室內拍、或者是在影樓加上燈光,效果截然不用!」

一般人可以以為燈光愈亮,看得愈清楚,但對攝影師而言,燈光反會影響質感。

「自然光給予拍攝的對象『生命』;人工燈下,那是失去生命的『物件』!」他搖搖頭:「自然光,是一整片天,人工製造的燈光,哪天這樣廣闊的光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