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曉蕾Leila | 9th Mar 2008, 14:10 | 採訪背後

Picture前兩天,去了青文羅志華的追思會。

香港的文化界,在沙漠種玫瑰。

青文源自青年文學獎,第五、六屆的等辦人想做點事,當年好書難求,找到什麼認真的文史哲書,也就是拿到旺角[環球]影印,有心人於是走在一起,只是愈有誠意愈易起紛爭,未經創辦人鳥獸散,整間書店逐交托給店員羅志華。

羅志華最早在三聯書店工作,當年的同事馮先生說,羅很好人,試過有客人把飲品帶進書店,羅跟著客人走了兩層樓,也不敢主動開口叫客人別喝東西。

這樣的老好人,經營這麼一間有心的書店,落在歐洲等文化底蘊深的地方,也許會傳奇如巴黎莎士比亞書店,但在香港,是一部慘淡荒謬劇。

劉細良唸大學時,已經上廣州買書,走水貨帶來香港賣,那些<文化大革命史>、<走向未來叢書>,青文最肯收,一收便是一堆,細良畢業,依然見到那堆書;過幾年,依然在;幾年前,依然見到那些標價0.8的簡體字書。

遊靜,中學時期開始上青文看書,(對,是看書,誰沒試過在青文打書釘讀詩?)後來青文替她出書,關係即變。遊靜說:[所有人給青文出書,一定會跟羅志華吵架!]硬頸作者遇上硬頸出版人,火花四濺,為什麼本本書的封面都一樣?沒錢找設計?但根本沒人知道那是新書!吵歸吵,羅志華甚少修改內容,更沒審查。其他出版社?連標點符號都過問!作者們,對青文愛恨交纒。

然而這幾年,人們開始收到羅志華的借錢電話。

沒錢吃飯、要到公共浴室洗澡、找到一家飯盒只賣十元,但要走很遠......出版的<詩潮>沒本錢,有人要買,才一本本地影印。然後因為很想很想可以登刊彩色的相片作插圖,租了一架彩色的影印機。

然後因為沒錢給影印機公司,迫得清盤,執達吏直接便把大部份的書,拿去當廢紙賣。

然後因為沒錢租大一點的貨倉,給跌下來的書本活埋,十四日後才被發現。

創辦人之一陳慶元說羅志華:[靠著一股傻勁,認定了,全力以赴,不問成本,不問出版原則,只是投入。]

陳國輝,語重深長,拿著一個寫著[we are the bookpeople]環保袋說:[我們這些寫書的、出書的、翻譯的,別讓自己太孤立,大家多一點溝通,互相打氣吧!請記住[但願無事常見]。]Picture

整場追思會,不知怎地,聽到葉堅耀的發言很[一額汗]。葉第一本影集由青文出版,好天真好傻,竟然印二千本,結果堆在家中不斷給家人埋怨,數度搬家,有天終於決定丟掉!他把一大箱書搬去垃圾站,一股腦倒掉,但又不忍離開。過了十五分鐘,兩個婦人走過見到,如獲至寶地馬上去找拉車。葉堅耀說,很明白帶著賣不去的書本到處搬家的痛苦。這本書,他還有兩箱在青文,羅志華不時打電話叫他拿走,每次他都是敷衍了事。

你看這種鬼地方,還出什麼書呢?賤如紙箱。

追思會後,和朋友一起吃飯,真是有了年歲,見面不是送殯便是探病。陳慶元領著去陳泗記,還有翠容、一心、曉陽,狠狠地大吃大喝--[為健康飲杯]!

帶了兩個沾點墨水的學生去追思會,都聽得很認真。男的回應樂天:[很好呀,就像喜歡女人的人死在女人堆,羅志華應該很高興。]女的胡亂答了一些話,也許是想太多不知怎說吧,問她還要繼續寫作嗎?答案居然是肯定的。

幾好吖,鬼地方後繼有人。